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6章 皆为敌人
    在阴圣女如同被大风吹散的飘零之花一般黯然落下之时,在场的众人也注意到了被韩招据砸碎的祭坛突然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他们还没有弄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阴圣女跟韩招据在对峙的时候,阴圣女突然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力量,一击得手将韩招据给轰了出去,撞在了祭坛上。

    不过他们倒也不关心,都是来浑水摸鱼的,局面当然是越乱越好。

    “你们快看,祭坛的废墟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这光芒,难道这才是这次汉拿圣山的天地异宝?”

    韩岛大世家林栋上策大师忍不住喊了出来。

    天地异宝!

    听到这四个词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光芒。

    除了李佳楠和韩俊杰等人,其他人参与到这次汉拿圣山的开启,都是为了里面的福泽或者天地异宝。

    嘭!

    又是一声巨响,碎石飞舞,尘土四起。

    满天尘沙之中慢慢走出一个身影,真是韩招据。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张横便化作了一道虚影抱着李佳楠冲到了翩然落下的阴圣女下方,用诺亚冥舟将她接住了。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

    阴圣女嘤嘤出声,两只小手死死拽住张横的衣襟,泪落双颊,梨花带雨。

    张横叹了口气,只当她如今是神魂受到影响已经有点神迷意乱了。

    偏偏她的神魂又太过强大,自己也没有办法来帮助她。

    现在只能期盼她自己能够从心魔之中走出来了。

    “当年我们两人一同出生在这座圣山之中,皆为圣体,若是没有任何意外,等我们成长起来就可以自然悟道,自然长生,但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走出这座圣山呢?”

    她双眼紧闭,身下的蛇尾无力地垂在地上。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离开了,但是我知道咱们一直在守护的圣山出现了异状,你说是为了完成使命,不得不走,我不会怪你的,我会永远等你回来!”

    “就算修炼一千年,就算封印自己强逃轮回,要遭天谴,我也要等你回来。”

    “回首凡尘不做仙,只为等你续前缘!”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她猛然睁开了双眼。

    张横看到她的双眼不知为何已经有了眼瞳。

    还没弄清楚状况,她便不顾李佳楠一把冲入了张横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了张横,嘴中呢喃道:“你回来了么?”

    张横身体僵硬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能够从这个美丽的阴圣女语气和拥抱他的力度之中感受到她对那个男人的思念,如果不是爱到骨髓深处,为什么会这么用力的拥抱自己呢?

    为什么不是爱到刻骨铭心,为什么会在尊者巅峰都遇上心魔呢?

    “他已经回不来了,阴圣女,到了现在你还要骗自己么?”

    就在张横准备说话安慰她的时候,被她以大神通砸入祭坛的韩招据突然震开了所有压在他身上的碎石,毫无事情地走了出来。

    “就是那个东西在散发光芒么!”

    众人最关心的不是韩招据有没有死,而是此刻出现在他身边的一个洞口和一个被石台托放着的扳指。

    “那个扳指和王一鸣先前得到的扳指一模一样!”

    有眼尖的人已经看出了那个扳指的端倪,失声喊道。

    张横凝神一望,果然,那扳指和自己手上戴着的扳指差不多一模一样!

    “这就是阴环,和你手上的阳环本是一对,原本阳环已经失窃了,但是前几天又被人悄悄送了进来。”阴圣女温柔地说道。

    “恭喜阴圣女终于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韩招据冷笑不止,缓缓地说着话。

    “那么阴圣女应该知道,你和阳圣子共同持有这阴阳双环,人在环在,人死环才能够取下。如今阳环和阴环一起出现在这里,难道你还不明白,你苦等的人已经不在世上了么?”

    “你胡说八道!”

    “他不可能走的,他会回来找我的!”

    阴圣女泪流满面,但是他的话好像又戳中了她的痛点,她含怒右手手指猛然一点,一股天地玄力在虚空之中凝聚成剑状,嗖一声射向韩招据。

    韩招据哼了一声,那剑状玄力顷刻破碎。

    “别傻了,阴圣女。阳圣子当初受不了这一片枯燥无味的地方,在圣山封印松动的时候跑了出去,迷恋上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再也没有回来。”

    “如若不然,你为什么在封印自己力量,企图强逃轮回的时候还要封印自己的智力呢?”

    “难道不是为了忘记这件事情?难道不是受不了阳圣子的背叛?”

    他将残酷的事实说了出来,同时,右手一挥,阴环飞向了阴圣女。

    “不可能,不是这样的!”

    阴圣女凄凉地喊了一声,又晕厥了过去。

    张横叹着气将她揽入了怀中。

    当他听到她落下时候念的那句诗词时,还真的以为,她深爱的人是逼不得已才离开她,使得名将短命,不让人间见白头,但是现在他才知道事实是如此的残酷。

    “事已至此,老夫也不瞒着你们这些在场的人了。这对阴阳通玄指环,单独持有一件的时候,不是神器,但是当它们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成为了一天堪比唐手流天玄龙魂珠的伪神器!”

    “什么!”

    “这对指环居然是一件堪比天玄龙魂珠的伪神器!”

    他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就说这个指环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早知道我拼死也要将那指环弄到手啊!不然此刻左拥右抱美女又将神器纳入怀中的人就不是王一鸣的转世,而是我了!”

    无数散修肠子都悔青了,看向张横的眼神也是晦涩难免,隐隐之中有贪婪凶光。

    “除了这件事情,我还有一件事要当着你们的面宣布!“

    韩招据一脚踏出,地上瞬间被踩踏出一个大洞。

    “你们面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唐手流的王一鸣转世,而是一个不知何处得到王一鸣神魂的臭小子,他以王一鸣的神魂之力瞒天过海,欺骗我唐手流少宫主,以旁门左道盗走老夫绝阴魂火,更迫使喊我韩王血脉韩俊杰与他许下汉拿圣山之约,在汉拿圣山对韩俊杰大打出手,企图偷天换日,自己入主唐手流,毁灭我韩岛玄学界!”

    “此人当诛!”

    “他身边的阴圣女妄称圣女,自诩汉拿圣山的守护圣女,却私自盗用汉拿圣山气运,欲要偷天换日,将罪人的神魂放入轮回,使其投胎转世,也不配再做我韩岛玄学界的祖山的圣女!”

    伊藤诚、林栋乃至金普明等人听到他这番话的时候,脸色都大变了起来。

    前两者是震惊张横的身份和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的汉拿圣山密辛,而金普明则是无奈自己借势张横谋取圣山之利的阴谋破灭了。

    “我在此许诺,谁要是拿到此僚的项上人头或者缉拿圣女,我便将阴阳通玄指环赠与他!”

    此言一出,众人的脸色再次大变。

    尤其是那些这次进来就打着一飞冲天主意的散修们,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眼神,摩拳擦掌地准备第一个上前去捕杀张横和阴圣女。

    “你们要干什么?若不是我家王祖愿意救你们,你们早就在山门口死于那群蜥蜴怪物口中了!”

    阿蒂玛勃然大怒,对着那些散修喊道。

    “他不是早就跟我们了结恩情了么?要我们以后各走各的!”

    “对啊,兄弟别说那么多,直接上吧,下一个唐手流的老祖说不定就是我们了!”

    “那阴阳通玄指环本该是我的,完全是他以救我们的名义,强抢过去的!”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