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7章 恨由心头起
    人就是这样,在困难的时候得到别人的帮助,会对别人抱以无上的感激,但是当自己觉得别人给以的是理所应当的,一旦别人不给予自己了,那人反倒变得罪恶,反倒变得十恶不赦了!

    散修们的双眼已经通红无比。

    这一刻,他们的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面前这个被人称为王一鸣转世的年轻人,是他们救命之人的概念,也没有了是非曲直和公正道义。

    但凡阻挡他们追杀张横,夺取阴阳指环的人,都该死!

    “张……我家王祖,在你们进入汉拿圣山的时候出手救你们性命,不但没有限制你们进入圣山,反而还许你们唐手流客卿长老之位,后来更是几次救你们于水火之中,你们现在为了一点利益,连救命之恩都可以抛之脑后,甚至还要将刀挥向救命恩人,实在是丢我韩岛玄学界之人的脸面!”李佳楠急得面无血色,指着那些提着兵器上前的散修们勃然怒吼。

    “何为脸面?”韩招据气焰滔天,一道道天地玄力被他牵引过来,顿时间空气震荡、悲鸣不断。

    “这是个讲道理的世界,但是谁拳头大,谁的话才是道理!”

    “杀了他们,该给你们的,老夫一样都不会少!”

    他指着张横等人对着所有散修下令。

    “哼!”

    旁边的金普明冷哼一声,右手猛然举起一把长刀,横亘在胸前说道:“最看不惯你们这种没皮没脸,还歪曲事实以人多欺负人少的!”

    “你到现在还要跟我们作对?”韩招据眼中露出寒芒,右拳紧握,臂膀和背脊之上的青筋仿佛是活着的小蛇一样在皮肤之下涌动。

    如此健硕强悍的身体出自韩招据这样活了几百岁的老人,真的很不可思议,这个世界虽然有着玄学、有着各种正常人无法揣测的存在,但凡是**凡胎终有一日会入腐朽,即使是境界再高深的玄修亦是不能逃脱。

    然而韩招据,竟然像是忤逆轮回一样使得自己的肉身回到了他年轻是的巅峰水准。

    这让金普明焉能不震惊。

    但是他知道,现在他不能退,如果自己要为金家某一个未来,要趁着这次汉拿圣山开启谋一份机遇,就必须跟韩招据反着来。

    不然的话,他也别痴心妄想来染指汉拿圣山的福泽了。

    “我说了,这个人,我要保!”他挡在张横之前,寸步不让。

    韩招据面色沉吟,转头看向伊藤诚等人,脸色如水地问道:“你们呢?是不是也要跟老夫作对?”

    花溪流的门主伊藤诚恭敬地拱了拱手,说:“小子只是一个四品巅峰,在你和金尊者面前屁都不是,自然不敢跟韩尊者作对,但是……”

    “但是什么?”韩招据不悦地问道。

    “但是汉拿圣山毕竟是我韩岛玄学界的圣山,福泽苍生,韩尊者哪怕再神通广大,若是独自吞下这次汉拿圣山开启之后的气运,只怕会被天道所不允许吧!”伊藤诚站直身体后坦然地说道。

    “事成之后,我给你花溪流一成好处,你不用三个月就可以进入天王境界!”韩招据摆了摆手,似乎是早已明白伊藤诚会明里暗里地威胁他,直接拿出了筹码。

    “三个月进入天王境界!”

    “我韩岛玄学界的普通修士怕是终其一生都难以达到的天王境界,居然可以轻轻松松三个月进入?这汉拿圣山里到底藏着什么?”

    “这韩招据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居然连这些都掌握了,他到底跟汉拿圣山有何渊源?”

    “他现在已经是尊者境界了,若是得到汉拿圣山的气运辅佐,日后会怎样啊?想想都害怕……”

    就在无数人倒吸一口凉气,又惊又怕的时候,韩招据又抛出了一枚炸弹。

    他转向那些各大韩岛世家的子弟,淡然地说道:“这个条件对你们来说同样有效,只要你们替我唐手流缉拿罪犯并且替韩岛玄学界处决魔女,我韩招据便可以助你等入天王!”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不再淡定了。

    阴阳通玄指环再如何强大毕竟是伪神器,韩岛大世家拥有千年传承,如何能够没有,是以这对大世家的子弟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可以眼热的。

    倒是韩招据口中的天王境对他们来说才是致命的诱惑。

    “娘咧,我也不是圣人,原本看那小子在两大尊者面前都毫不畏惧,对他也还有点好感,但是现在……为了天王境,我也只能把他杀了!”

    上策大师林栋双眼微眯,前踏一步,缩地成寸,立时来到了韩招据身边。

    他身后的林家之人,也是立刻上前,摆好了战斗姿态。

    伊藤诚挑了挑眉毛,看向张横,朗声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王一鸣,但确实是你扣押了我兄弟崔白彦,我一直迫于你的淫—威只能忍气吞声,现在有韩招据韩尊者主持公道,那就请你还我一个说法吧!”

    随着他这一声问话,花溪流的人也全部上前,嘴上带着戏谑的笑容,看向张横等人。

    “你现在还要执迷不悟么?”韩招据讥讽地望着金普明问道。

    金普明显然是很不甘心的,他跟韩招据一点都不对付,几十年前还结下了生死仇怨,本想要在今天借着张横的势搏一搏的,但是眼看着大局已定,他也没必要做无所谓的挣扎了。

    只是他不甘心啊,如果现在放弃,那汉拿圣山的所有福泽都跟他金家无关了。

    “老祖,放弃吧……”

    “是啊老祖,跟着韩尊者一起杀了这个禽兽再抓捕魔女,说不定我们也能得到圣山庇佑呢!”

    随着他一起来的金家小辈们清一色地倒向了韩招据,懦弱无比地劝说这他。

    “罢了罢了,你们要如何便如何吧!”

    他重重一挥手,竟然施展尊者神通离开了这里。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天际之时,韩招据才转头看向扶着阴圣女、正给她治愈神魂的张横,冷笑道:“小子,你还是乖乖伏法吧!”

    “呸,你是什么东西,要杀我兄弟先过我这关!”

    突然一声暴呵响彻天地,紧接着一道刀芒便拉向了韩招据。

    这刀芒如金钩高悬,怒鸣空响,逆转阴阳。

    韩招据以肉身硬抗之,他伸出手一把扯住刀芒,五指一捏,刀芒消散于人世间。

    “韩海,我本打算先收拾了他们,再收拾你的,没想到你这么急着去投胎?”

    出手之人正是前面休息了许久的韩海。

    金尊者走后,他一人挡在了张横和李佳楠面前。

    “说这些干什么?你要杀就杀啊!”

    他冷笑一声,看向韩招据旁边的所有人,吐了口口水,呸道:“都他妈是玄学界百年的人才啊,利字当头,连是非曲直和黑白都能颠倒,畜生!”

    “什么上策大师林栋,还不是墙头草一个?”

    “至于那个什么小杂种伊藤诚更是可笑,借用赵兄的一句话来说,明明是韩岛人,非要取个倭岛名字,而且一身修为还都来自倭岛,真是丢我韩岛玄学界众人的脸!最可笑的是,这只杂种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你就继续做梦好了您嘞!”

    “他是我唐手流王祖也好,不是也罢,今日我韩海就挡在他面前了!要杀他,先斩下我项上人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