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9章 杀你如切菜
    “你们两个大男人围攻一个女人,很自豪啊?”

    从阴圣女那里借到尊者之力的张横,眼中燃烧着无尽的怒火,胸前的镇海印自然悬浮,迅速旋转。

    伊藤诚感受到张横气息的一瞬间就准备驾驭扁舟跑路了,而林栋则是站在原地愣愣出神,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张横伸出两只手指,遥遥对着天穹一点,周遭空气之中的水元素顷刻凝聚在他的指间,转眼汇聚为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

    “这是凝气成兵!”

    这一刻,林栋吓得神魂都将要消散了,这可是尊者巅峰的手段,为什么张横能够凝气成兵?

    他不相信,他不敢相信!

    “王祖,都是韩招据的错,我愿意做你百年奴仆,求求你放过我!”看到张横的气兵已经对准自己以后,他立刻跪到在地祈求张横得到原谅。

    然而张横此刻怒火满膺,根本没有心情多理于他的求饶。

    他单手持剑,一剑递出,空间震动,层层涟漪自剑尖而开。

    “你听韩招据之言将矛头对准我时,为什么不跪地求饶?”

    “你刚刚联合伊藤诚一起攻伐李佳楠时,为什么不跪地求饶?”

    这一剑,洞穿了他的肩膀,险些要了他的命。

    “要不是日后可能会跟你林家有来往,我早就一剑杀了你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剥脱你寿元三十年!”

    张横丢下这句话以后,伸出右手对着虚空一握,一只由天地玄力汇聚而成的大手瞬间形成,朝着驾驭扁舟飞奔的伊藤诚握去。

    伊藤诚在扁舟上挥出一刀,扇形刀芒再次切割虚空,但是却没有能够切割掉张横的天地玄力大手,他人连带着扁舟一起重重摔落在了地上。

    “他为什么会突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难不成是那个魔女给他的?”

    “快看,他的手上带着两个扳指!”

    “这可是连上策大师和伊藤门主都必须服软的力量啊,杀了他占有魔女,我也可以拥有这股力量!”

    “还有属于我的阴阳通玄指环!”

    ……

    那些围攻上来的散修们见到张横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之时,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逃跑,反而是利令智昏地冲上去准备杀人夺宝。

    张横嘴角上扬,一抹狰狞残忍的神色浮现在脸上。

    我三番五次救你们水火,你们不但不感激,还在我落难之时悍然出手?

    他晶莹剔透的五指在气兵神剑的剑柄上重重一握,气兵神剑顷刻消散,但转而又凝聚成为了三柄短小的飞剑。

    嗖嗖嗖!

    三道裂空之声响起,这三柄飞剑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出。

    再次被人看到的时候,已经穿过三个散修头颅带着他们的尸体将他们钉在了身后的石崖上。

    三剑取三人人头,只要张横神念一动,杀他们如同杀狗。

    冲上来准备和他拼命的几个散修眼见如此,吓得浑身颤抖,立马跪在地上磕头。

    “我错了王祖,求你绕过我吧!”

    “对不起王祖,是我鬼迷心窍,是我不知死活了,阴阳通玄指环我不要了,什么都是你的,求求你放了我吧!”

    “对,都是我等的错,王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求你别杀我!”

    他们哭得响彻天宇,他们磕得头破血流。

    然而张横不为所动。

    他右手一握,再次凝气成兵。

    “现在说这些有何意义?你们当初选择要火中取栗的时候就要做好这种心里准备!”

    那气兵在他手中疯狂逆转,变为了一条坚韧无比的气鞭,瞬间将他们几个人绑在了一起。

    他脚下一踏,瞬间出现在了他们几人之前,左手拽住他们的头发,右手一巴掌一巴掌地扇在他们的脸上。

    以现在他的实力,要杀了他们轻而易举,但是玄学界讲究不滥杀无辜,他可不想让以后的天劫威力变得无穷大。

    这种掌掴的方式不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能够无限制地侮辱他们的人格、影响他们的玄修之心。

    这一巴掌扇在他们的脸上,直叫他们脸色铁青,连脖颈都变成了酱红色,但是偏偏又无法发难。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后手?不过借用阴圣女的那力量,又能够支撑你多久呢?”

    韩招据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张横将一道冰块打入那些散修的身体说了一句:“从今以后,你们为唐手流的奴仆,受其门主驱使百年!”

    后,才转头看向韩招据。

    此刻的韩招据右手握着天玄龙魂珠,左手提着天渊之心,淡漠地看着张横。

    张横微微一笑,“时间不多,但是杀你也足够了!”

    此话音一落,他的身体便冒起了一阵一阵的金光,他双腿猛然迈出,右拳紧握,跳至本空朝着韩招据重重出拳。

    韩招据现在借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将**提升到最巅峰的水平。

    他便用**来跟韩招据决胜负。

    杀人不止头点地,还要诛心!

    韩招据似乎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以拳头来跟自己决胜负,慌忙之间挥出了一拳。

    他这一拳轰出,仿佛是砸碎了空间之中的某种限制,众人但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便看到他的拳头于虚空之中膨胀万分,变作了一个巨人的拳头带着无尽的功法威势,撞上了张横的小拳头。

    张横不但没有露出半点畏惧之色,看到韩招据也选择以拳头和他决胜负的时候,他的脸颊还浮现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嘭嘭嘭嘭……

    不成比例的拳头在虚空中相撞的那一刻,一声声空响在韩招据周身炸了起来。

    “这是什么?”韩招据脸色震惊地问向张横。

    张横讥讽地笑道:“以前跟公园里打太极的爷爷学的太极拳,打你足够了!”

    嘭!

    随着最后一声空响爆炸开来,韩招据的身体周身血脉也瞬间爆炸,裸露在外的上半身变得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哆嗦着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

    张横裂开嘴,哈哈大笑:“是不是没想通为什么不是我经脉寸断、血流成河?”

    他眼神一冷,哼道:“早就在为你准备这一招了,这内藏暗劲的拳头打在上,自食其果的感觉不太好吧?”

    韩招据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几道暗劲发作,嘭嘭嘭的闷响后,立时哀嚎一声,倒在地上变为了一堆骨肉相连的小山。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