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0章 生别离
    “什么?仅仅是一拳下去,韩祖就死了?”

    被韩招据从镇海印之下救出来的韩俊杰呆若木鸡,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如何也不敢相信,已经成为尊者的韩招据居然被张横一拳击溃,乃至于一拳轰杀!

    不单单是他,旁边的人都震惊得再说不出话来。

    韩招据以尊者之力力抗众敌还喝退金尊者,如此强大的实力,放眼整个韩岛玄学界已是凤毛麟角了。

    然而……

    张横杀他,却只出了一拳?

    “俄滴神,这是在骗我么?他怎么会突然拥有这种力量的?”

    “还好我刚刚没有被鬼迷心窍,帮助韩招据对付他,否则只怕现在我也会成为他的百年奴仆吧!”

    ……

    赞叹声、悔恨声、怨恨声,几乎一同响起。

    整个洞穴之中,千百人的焦点瞬间汇聚到了这个少年的身上。

    以前他们仰望他的时候,是因为他是王一鸣的转世。

    而现在,他的谎言似乎被韩招据戳穿了,但是他依然强大,依然可以把不服气的人踩在脚下,仿佛是在告诉这个世界,王一鸣的外衣,其实还束缚了他的实力。

    “韩王这一次,只怕是完全败了……”

    他们看向垂头丧气、跌坐在地的韩俊杰,忍不住叹了口气。

    成王败寇,自古定理。

    诺亚冥舟上的阴圣女看到这一幕,也终于松了口气,靠在舟身之上轻轻合上了眼睛准备休息。

    只是,就在众人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韩招据的声音却从那一堆血肉碎骨堆砌成的小山里传了出来。

    “你还是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这汉拿圣山代表着什么!”

    轰隆隆……

    血肉碎骨堆砌成的小山发出剧烈的颤动,一道道黑气不知从何处而来,如丝一般涌入了血肉小山之中。

    “不好了,快带着我们离开这里!”

    张横还未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阴圣女便给他神念传音。

    “跑?你们跑得了么?”

    那黑气凌空旋舞,转眼之间化作了一柄巨大的斧子,朝着张横颠倒怒斩。

    “这股气息……”

    张横心神一凛,感受到了这股气息的不寻常。

    但他现在也来不及多想,双指并屈,凝气成兵,三三得九柄气兵短剑立时朝着那黑色巨斧射去。

    “走啊!别跟他纠缠!”

    阴圣女又一次用神念催促他。

    他一咬牙,选择相信阴圣女,转身便向着阴圣女和李佳楠处飞去。

    嘭!

    一声巨响,他原来所在的位置被一团黑影给撞至粉碎。

    “天啊,这是什么怪物!”

    等黑雾散去,众人看到里面的东时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连韩俊杰都难以置信地望着里面的老祖,牙齿直打颤。

    只见到,黑雾散尽之后展露在众人面前的韩招据,三头六臂、人首蛇身,而且脸上还有密密麻麻的神秘铭纹。

    张横掠到阴圣女所在的地方之后,还未开口,阴圣女便将力量收回,右手大水袖一挥,那个圣坛废墟处的大洞亮起了诡异的白光。

    “走!跳下去!”

    她朝着张横焦急万分地喊道。

    张横有点不太理解为什么她如此惧怕此刻的韩招据,但是他知道她的修为远在他之上,连她都不敢托大,那自己也不能放松警惕。

    当下抱住李佳楠便准备跟她一起跳下去。

    “我的兄弟们怎么办?”

    可是在他即将进入洞口的时候,他突然大喊道。

    阴圣女右手再次一挥,几十道光华飞向了跟随张横前来的众人身上,“有我给他们的解印符,他们只要不出汉拿圣山,即使是韩招据背后的人也无法奈何他们!”

    “快走!洞口只能开启三个呼吸的时间,如果不能进去,我们都要死!”

    说完之后,她右手一推张横,准备将他丢入洞穴。

    “你们跑不了的!”

    身后的韩招据已在此刻杀来,身后四只手臂在虚空凌空乱舞,撕扯空间,居然在一个呼吸之间便抓向了张横的后背。

    “跑不了了!只能先把他处理掉!”

    张横将李佳楠推给旁边的阴圣女,企图自己回身去将韩招据的这一抓给应付掉。

    但是他们的时间只有三息,如果他出手,那意味着他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你要干什么?你这是有去无回啊!”

    阴圣女慌了,对他发出凄厉的吼声。

    “你们先走!”

    他固执地握着伏以神尺准备转身。

    “张横,你好好活下去!”

    只是,在他已经准备挺身而去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腕突然伸了出来,将他拦下。

    是李佳楠!

    她不知道为什么爆发出异常强大的力量,竟然生生把张横给拦了下来。

    “楠楠,你要干什么?”

    张横双目瞪大,伸出手想要去拽她的手腕。

    身着白衣的李佳楠转过身来,破旧无比的白衣上又多了一朵血花,韩招据的一只手洞穿了她的肩膀。

    她对他露出一抹惊艳世间的微笑。

    “不!”

    他怎么可能会让她来替她挡下这一斧子呢!

    这比要了他的命更让他难受!

    他不顾一切地跳了过去,伸出手准备去抓她的手。

    只是,他的身还没触及她的指间,白光闪烁的洞口处便涌出一股极大的力量将他和阴圣女拉扯入了洞口。

    他视野中,那代表着李佳楠的洞口瞬间被合上,最后一丝光芒也泯灭于黑暗之中。

    “楠楠……”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和阴圣女处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了。

    他转头一看,旁边的阴圣女手握一颗夜明珠,面色愧疚地看着他。

    他的内心凭空生出一股怒气。

    要不是这个女人让自己逃跑,李佳楠何至于落入韩招据的手中?

    而且韩招据不过是凭借某种秘法再创肉身而已,怎么都没跟他交过手就要逃跑呢?

    她到底是在怕什么?

    “对不起……”

    阴圣女的尾巴蜿蜒在脚下,她伸出两只莹白的手腕想要扶起他。

    他却一把拂开了她的手,冷声道:“不用,以后我们各走各的吧!”

    “喂!”阴圣女知道他是在责怪自己让他心爱的女人落入敌人的手中,但是她也很委屈,如果没有原因,以她尊者巅峰的实力,又为什么会让他直接逃跑?

    她带着哭腔喊道:“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让你逃跑,你现在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你知道那个人干了什么么?他从汉拿圣山被封印的天魔身上偷窃了一丝力量!那可是元祖天魔啊,这一丝力量已经让他成就半魔之身,进入尊者巅峰了,就算是我也打不过他,而且他的力量还会随着他在圣山呆的时间而提升!”

    她是这天地之间的奇异生灵,从诞生到如今已经存活了不知道多久了,阳圣子离开之后,这还是她漫长人生之中第一次流泪。

    “你看看这里面是什么,然后再决定以后怎么走吧!”

    她泪落潸然地一挥水袖,张横的面前浮现出一道光幕,里面倒映着此刻韩招据等人所在地方的画面。

    而后,她便哭着,凄凉地跑开了。

    留下一地的珍珠。

    《博物志》中说:“南海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绩织,其眼泣则能出珠。”

    她明明是蛇尾,却泣泪成珠。

    张横却没有关注这个,他已经被光幕之中的画面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其中,韩招据以三头六臂和蛇尾之身,将在场不服从他的人顷刻之间轰杀,便是金普明也被他三招重伤。

    他倒吸一口凉气,摇了摇头,难道阴圣女说的竟是真的……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