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3章 可敢一战
    千百年来,从来未曾统一声音的韩岛玄门,居然在张横和韩招据的共同作用下走到了一起。

    包括林栋所在的林家等各大元古世家都站出来发声表示要成立一支贼子讨伐军,于三日之后和韩招据一起前往汉拿圣山,观韩招据手擒贼子。

    唐手流的天皇殿内,韩招据高座在上,在汉拿圣山之中投诚了韩招据的伊藤诚代替他开口说话。

    韩岛大大小小的玄门龙头人今日都来到了这里,一来是尊奉韩招据为韩岛玄学界第一人,二来是统一战线商量三日之后前去汉拿圣山山顶为韩招据战张横助威之事。

    上策大师林栋依然代表林家,他站起来身来对着韩招据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韩祖,后天就是你约战那贼子的日子,我们已经商议好了,随你一同前往,如若他战败不敌想要偷走,我们便立时将他斩杀。”

    韩招据端正高座,闭目养神,只是从嘴中吐出一个字:“善。”

    林栋再次行礼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个贼子真是好大的胆子啊,胆敢前来韩岛搅弄风云,最可恨的是还盗走了王一鸣的神魂,企图打入唐手流内部,以唐手流为跳板进而控制整个韩岛玄门,其认可诛,其心可灭!”

    一个大世家的老祖级别人物愤愤不平地说道。

    他旁边的另外一位老祖附和道:“我估计李佳楠少宫主也不是刻意与他狼狈为奸的,八成是他用了什么手段,蛊惑了少宫主,让少宫主不得不与他沆瀣一气,如此小人,真是让我玄门中人不齿!”

    “我听闻他还在汉拿圣山之中公然对我韩岛玄门的散修出手,杀了三名无门无派的散修,散修虽然不是我韩岛玄门的重要力量,但毕竟也是我玄门中人,此仇不得不报!”

    “与他为伍的韩海之流,实在是丢尽我韩岛玄门的脸面,韩祖,事不宜迟,就由在下带人前去追击他们,只要擒拿了他们,既可以逼迫贼子就范,还能为我韩岛玄门扫除叛徒!”

    ……

    一时间,群情激奋,将张横视为十恶不赦的魔头一般的存在。

    极尽渲染之能势,将他的所作所为添油加醋传遍韩岛各个玄门,势要诛杀此僚才罢休。

    到了第三天众人都已经到了汉拿圣山的时候,张横仍然还没有出现。

    “这个小子,应该是被韩祖的实力吓得屁滚尿流,不敢露头了!哈哈……”

    “韩祖现在可是大尊者境界,他这样的小人物自然是和韩祖无法相比的,只是未免也太窝囊了,他前面扯着王一鸣虎皮吓人的时候可是狐假虎威得紧啊,先是逼死龚老太君,又对朴金秀一个弱女子下手,恐吓得她不得不服软……”

    “据说他在圣山内还打着为唐手流除害的幌子,将韩俊杰给杀了,这才惹得韩祖怒而出手,撞破了他的身份,并且与他许下着圣山之战。”

    “韩俊杰可是我韩岛玄门百世一出的天才,他这般杀了,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一些小角色跟随玄门中的大佬在前来汉拿圣山的路上对此热议不已。

    “他若是再不出来,我们就把他的党羽都杀了!逼迫他出来!”

    那些前来观战的人都出言喊道。

    韩招据反而无比淡定,他来到那个掩藏着洞穴的瀑布之下,以气凝刀,双指对着山崖挥舞几下,一个石桌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酒!”

    他淡淡地喊了一声。

    旁边的伊藤诚恭敬地给他端上了一壶青花瓷壶装着的美酒。

    拿到酒后,他便静如止水地坐入了石凳上,开始一杯一杯饮酒,,等着张横而来。

    “我如今已是大尊者境界,任你在圣山之中如何东躲西藏,终究是打不过我的,不如早点出来受死吧。”

    现在还是清晨十分,路滑霜浓,汉拿圣山也添了几分萧索。

    片刻之后,太阳才初升,慢慢爬上鱼肚白天空。

    他们一直等到了晨曦变为余晖,太阳斜吻山头。

    “现在都是晚上了,约定的时间也要过了,那贼子到底还来不来?怕死就乖乖出来给韩祖磕头认错,说不定韩祖还能饶他不死!”

    “饶他不死?你是在说笑话么?他所做过的事情,哪一件都能让他死上一百次了,韩祖岂能饶了他?”

    “不过也是,面对韩祖这样的大尊者,世间有几个人是不怕的?估计也只有几百年前到现在还活着的老妖怪了吧?他不敢来,不怪他。”

    ……

    最后一丝光芒即将被黑幕所侵蚀,汉拿圣山便要入夜。

    林家的一位老祖走上前来,对着韩招据恭敬地行礼问道:“韩尊者,现在时间已经过了,我们要不要明天再过来?”

    韩招据放下手中的被子,淡然地说道:“不用,按照本尊的话,杀他党羽一人。”

    林家老祖点头应诺,走下去准备动手。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韩王府的人走了上来,对着韩招据恭敬地行礼说:“韩祖,刚刚有人查到了这个人的来历,他是华夏玄门之中新晋崛起的后辈,被华夏的那些老不死称为神少年。”

    “华夏之人?”

    此言一出,所有在场的玄修都露出了异样的神色。

    华夏与韩岛依山傍水,自古便有着无比的渊源,连带着其玄门也是关系颇深。

    所谓有人便有江湖。

    华夏和韩岛的玄学争端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无论是理论上的争端,还是术法的争端都未停止。

    这也使得华夏玄门和韩岛玄门其实是很不相容的。

    那位林家老祖怒道:“阿西噶,居然是华夏之人,难怪如此猖狂!”

    “我韩岛玄门因为气运定数数百年未能统一,如今有韩祖坐镇,我韩岛玄门振兴在即,我提议韩祖,活捉他们的神少年,再前往华夏要一个说法,问他们的后辈为什么如此没有教养,胆敢前来我韩岛撒野!”

    他的话音还没落,身后的玄修们便轻蔑地嚷嚷开了。

    “什么华夏玄门新崛起的后辈啊,都不敢前来迎战如何当得起新秀二字?”

    “而且还被称为神少年?真是可笑,在我韩岛玄门为乱,又不敢应战,唐生怕死、无德无能,我看神少年这个称号也是他以阴谋手段夺来的。”

    “你太高看他了,只怕这个称号是他自己封给自己的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