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4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神少年?”

    只有韩招据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眼中才闪烁过一丝正色,从以前韩俊杰给他资料之时,他就知道了张横是华夏玄门中人,但是还不知道他竟然在华夏那种人才辈出的玄门之中也占有一席之地。

    他和张横几经交手,知道张横有几斤几两,凭心而论,以张横的天资和现在的年龄自然是当得起这三个字的。

    要知道在他看来天赋异禀的韩俊杰比张横都要大几岁,然而却是拍马扬鞭在修为上也不及张横。

    “神少年又如何?若是你身后有着一些华夏千年不死的老怪物撑腰,那我倒还忌惮几分,如果没有,那你依然只能乖乖伏诛!”

    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仍然在喋喋不休,一直就张横的真实身份和所作所为展开剧烈地批判,若是唇可为枪,言可为剑,此刻的张横纵然身处汉拿圣山深处,只怕也要被他们的言语所杀。

    “来了!”

    众人不留神之时,韩招据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他身边的伊藤诚亦是睁大了眼睛抬头望向声势浩大的瀑布之上。

    “走!”

    韩招据一掌拍在石桌之上,身形顿时一跃而起,转眼便已在千丈之上。

    伊藤诚和其他老祖级别的人物各施手段紧随其后。

    瀑布之上是一条极宽的河流,河水缓缓地流淌着,宛如一匹光润的布匹,于月光之下,静若不流。

    张若虚说:“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此处虽非海,但亦是月夜。

    大有张圣手所言之境。

    待得众人飞掠其上之后,只见到水面上,一只渔船在随水而动。

    渔船之上,一男一女,一点渔火。

    男人靠着船身用脚在甲板上踩着拍子,女子面色如玉,身材婀娜,在皓月之辉下宛如九天神女,她双手扶着一支洞箫,神情温婉地吹奏着一曲悠扬婉转的凋。

    在他们的面前甲板上,斜插着一柄青玄色的长剑,隐隐发光。

    男子听着身边女子吹奏的曲调,忽地抬头望向头顶上的月亮,喃喃自语道:“张圣人言: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以此观之,想必他业已遁入大道,成就儒家大神通,否则如何能够感受到这天地宇宙洪荒与人之间的某种关联呢?”

    “张横?”

    临空而立的韩招据身形横亘于大圆盘月之前,低头俯瞰着张横淡淡开口问道。

    张横耸了耸肩,站起身来,看向韩招据说道:“你是在叫我,还是再叫王一鸣的转世?”

    “你也配和王一鸣老祖相提并论?”

    韩招据还未回答,他身边的林家老祖便怒喝出声。

    张横哈哈大笑,前踏一步,王一鸣的神魂之力弥漫整个水面,直袭向那人,他的神魂流可是华夏玄学界里有名的,他要让这些人只能感受到王一鸣的神魂,那他们就不可能感受到其他的东西!

    果然,林家老祖的脸色瞬间变了,他指着张横大喊道:“你……你这是什么妖法?”

    “雕虫小技。”韩招据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神魂覆盖周围千丈,王一鸣的神魂威压顿时消散。

    “他禁锢了王一鸣的神魂,自然可以造成这种神魂威压!”

    林家老祖当即怒吼道:“小子,乖乖伏法,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放出,否则只有死!”

    张横淡然一笑道:“你们如此兴师动众,几乎倾巢而出,难道我投降还能不死?”

    “既然知道,那就乖乖死来!”

    林家老祖怒喝一声便要出手。

    只是,张横仍然不为所动,静静地站在船板上。

    “这个就是那个胆敢调训我韩岛玄门威严的华夏神少年?”

    “看他的样子也不过如此,不过实力却是有的,至少高过我等。”

    “这有什么用?天王境能够击败尊者不成?而且别忘了,如今的韩招据韩祖可是大尊者,反手之间就可将他碾为尘土!”

    修为差的韩岛玄修只能一步一步地攀登上来,等他们来到的时候,韩招据等人已经和渔船上的张横形成了对峙之势。

    林家老祖站在韩招据身边,心下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现在韩招据势大,进入了千百年来难得的大尊者境界,只要跟着他,我林家迟早会成为韩岛各大世家之首。”

    他正谋划着未来的时候,张横突然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喊道:“喂,你们家那个什么上策大师林栋呢?他在圣山之内对我不敬,受我惩处,答应为我百年奴仆,怎么现在却不敢来见我了?”

    “小子说什么蠢话?信不信我代替韩祖出手将你现场诛杀?”

    林家老祖颜面扫地,当即对着他怒吼。

    “这小子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先是得罪韩祖,现在又来触犯林家?”

    “俄滴神啊,这脾气真的很大。”

    “脾气大?等一下韩祖就教他知道脾气大的人必须有实力来支撑!”

    ……

    “说到底,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其他的恩怨,你只要表示愿意顺从于我,并且在下次华夏与韩岛玄学争锋之中帮助我韩岛,我就对你一切作为既往不咎,而且还能帮助你提升到尊者境界,如何?”

    韩招据戏谑地问道。

    张横轻蔑地笑了一声,说:“你知道华夏有个道家的大能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惠子相梁》么?里面说‘鸱得腐鼠,鹓雏过之,仰而视之曰:吓!’我和你大概就是这样了。”

    “什么意思?”韩招据脸色难看,沉声问道。

    张横为曾回答,他身边的阴圣女便樱口轻启,发出如玉石撞击般的笑声,说:“他说你抓到了一只腐臭的老鼠,见到他路过的时候,赶紧发出恐吓他的声音,害怕他来跟你抢着吃。”

    “阿西噶,你找死!”

    韩招据终于忍不住气了,双指指向河水,一条黑雾自河水沸腾而起,在天地与月之间化为一柄黑色的巨斧向着他们所在的渔船斩去。

    张合和阴圣女临危不乱。

    她看向他,轻声说:“带着他当年最得意的作品,去吧。”

    张横微微点头,柔声回道:“与其等他,不如等我!”

    哐当一声,插在甲板上的青玄色宝剑出鞘,跪坐在他身边吹奏洞箫的她脸色绯红。

    美人如玉剑如虹。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