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6章 第一人
    从半空之中迅速落下的那个人重重地砸入了河流之中。

    整条河流的河水上涨了几分,霎时间天摇地晃。

    “韩祖,真的败了么?”

    所有人都敢相信,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以一人之力压得整个韩岛玄门抬不起头的大尊者韩招据就这么被打败了。

    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一声巨响。

    只见到,半空之上的张横化作一道光落下,整个人化作炮弹撞了下去。

    从声势听来,下面的韩招据若不是所谓的半魔之身估计都快要被碾碎为肉酱了。

    哗啦啦……

    阴圣女站在渔船上,素手执着洞箫,驾驭着渔船划了过来。

    “阴圣女,他怎么处理?”张横掠到水面之上,将韩招据像是拎小鸡一样拎着。

    阴圣女美眸睁开,淡然地说道:“交与我封印在圣山之内,直到他神魂散尽。”

    “贼子!放了韩祖!”

    以林家老祖为首的韩岛玄修勃然大怒,纷纷上前要出手将张横给拿下。

    张横手上一用力,将韩招据给丢向了阴圣女,而后江山社稷图之中的镇海印翻然飞出,瞬间变大。

    “镇!”

    宛如小山一般的镇海印凌空压下,所有玄修不得不低头,身体颤动根本无法再进分毫,一些境界稍低一点的玄修更是七窍流血!

    “我今日在汉拿圣山击败你们韩祖韩招据,你们服是不服?”

    众人闻言,咬牙切齿,目光如同毒蛇般冰冷,但是被张横的神通压制,根本说不了半句话。

    “我今日登临韩岛玄学界第一人,你们服是不服?”

    张横再次冷哼,镇海印又长大几分,那些跪到在地的玄修气若游丝,感觉自己的胸腔都快要爆裂开来。

    “我今日要唐手流为韩岛玄门第一玄门,你们服是不服?”

    随着他最后一声冷哼,镇海印已经膨胀为三座楼高大,修为高一点的玄修亦是无法再支撑跪到在地。

    “我等服!”

    ……

    朴王府内,身着一身缎面丝绸韩岛古典服装的美艳女郎,此刻正在从后院的祖宗祠堂之内迈着莲花步伐走出。

    “小姐,汉拿圣山传来消息,韩祖已经跟那个冒充王一鸣的年轻人开战了。”

    朴家三祖之一站在她身边恭敬地说道。

    朴金秀捋了捋额头间的发丝,抬起雪白的下巴说道:“如此甚好,等韩祖正式登临韩岛玄学界第一人,我们就维韩祖马首是瞻。”

    她身边的三祖之一听到她的话,苍老的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

    她脸上很快露出温暖的笑容,劝慰道:“言老有什么话要说不妨直说。”

    朴王府三老皆为朴姓,以言、行、立为字。

    此刻站在她身边的正是朴言。

    朴言眉头紧锁,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小姐,实不相瞒,老奴觉得那个冒充王一鸣的年轻人实力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老奴希望小姐真的不要与他结仇,而且……小姐不是明面上答应过他,要跟李佳楠小姐站队么?”

    朴金秀目露寒光,清冷地笑道:“是这样啊,言老的意思难道是我并没有按照我跟他的约定行事?难道我转投了韩王?”

    “可是小姐……”朴言想要反驳,但是突然觉得反驳她的话从自己的口中说出很不合适。

    只是,她对那个假冒王一鸣的男人确实是阳奉阴违啊,在他进入汉拿圣山的时候带人前往掠阵,暗中将天渊墨玉宝器赠与韩招据,这难道还不算是不遵守诺言么?

    “言老,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不要说现在他已经自身难保,便是他突然从汉拿圣山得到某种可以打败韩招据的力量又能如何?我们只是没有出兵出力,又没有公然背叛他。”朴金秀再次开口说道。

    “那李佳楠小姐她们是怎么回事?”朴言叹息道。

    韩招据回来的时候将李佳楠和两个女人一起带了回来,朴金秀听说之后便自告奋勇地要为韩招据监管这三个女子,韩招据也不知道是为何居然答应了下来,此刻她们三人就被关押在地下室里。

    “我们自然是帮助韩祖监控敌人家眷啊!”朴金秀嘴角上扬,露出奸佞的笑容,继续说道:“或者是帮助王祖保护李佳楠少宫主啊!”

    朴言还想要说什么,但是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们家小姐选择这种阳奉阴违的方式来火中取栗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们只能一直往前走了。

    “老祖、小姐,不好了,韩祖……韩祖败了!”

    然而,这个时候,一道晴天霹雳却是从管家的口中传了出来。

    朴金秀和朴言都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而且他们才刚刚得到消息说两人在汉拿圣山动起手来,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么?

    “他居然赢了……”

    朴金秀颓然跌坐在地上,不敢相信。

    “朴小姐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意外啊。”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朴言脸色大变,猛然跨出一步就要站在朴金秀的身前。

    可是,已经太晚了。

    一个耳光已经打在了朴金秀的脸上,朴金秀捂着脸颊,忍不住哭了出来。

    从她出生在这朴王府的那天起,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这样给过她耳光。

    “我要你死!”

    她猛然站起来,发疯似的朝面前的人扑去,想要跟她拼命。

    她面前的男人自然便是张横。

    他击败韩招据,没有看到李佳楠之后便立刻赶到了这里。

    “我不打女人,刚刚那一巴掌只是让你明白,不要再在我面前耍心机和手段!”

    张横冷哼一声:“说,你把李佳楠关在哪里了!”

    李佳楠被韩招据抓走这么多天,也不知道状况如何,他可没有什么耐心跟朴金秀多说,当下运转神魂,一股巨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方而来,压迫得朴金秀和朴言都牙齿打颤、两股软软。

    “王祖,还请你放过我家小姐,我这就带你去找少宫主!”朴言硬抗张横的神魂威压,吐一口鲜血跪到在地祈求张横的原谅。

    张横这才收起神魂威压,沉声道:“若是李佳楠和我的侍女少一根头发,我就在你朴金秀的脸蛋上划一刀!”

    朴金秀瞬间脸色苍白,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