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7章 千古之谜
    来到朴王府的地下室时,李佳楠和阿娇阿蛮三人正被铁链牢牢锁住。

    这地下室如此潮湿冰冷,而且还有朴王府的人布局,一股阴寒之气凝聚不散,她们三人在此这么久,只怕已经快要吃不消了!

    思考到这里,张横便快步走了进去,给李佳楠和阿娇、阿蛮解除身上的束缚。

    “主人……”

    阿娇阿蛮见到张横以后,又是高兴又是自责的。

    “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和李佳楠小姐。”

    张横对她们微笑,示意她们不要在意。

    他转而望向躺在自己怀里的李佳楠,低声说道:“对不起,楠楠,让你受苦了。”

    李佳楠此刻面无血色,脸嘴唇都已经皲裂发白,将近油尽灯枯了。

    她牵扯出一个无力的微笑,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张横随意一察看她的身体状况便勃然大怒,朴王府和韩招据不仅不念及她的受伤之躯,甚至还给她施下了某些有损人体的秘法。

    他愤怒地看向朴金秀,喊道:“你朴王府好大的胆子啊!假意答应归属唐手流在先,将天渊墨玉打造的宝器暗中送给韩招据在后,如今又如此对待李佳楠,不给你们一点教训,你们是不知道痛了!”

    朴言和另外两个后来的老祖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说话,他们知道如今的张横到底有多强大,所以在见到张横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只是,朴金秀此刻的公主脾气完全上来了,她指着张横怒骂道:“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要我堂堂朴王一脉的千金公主给你们当打工仔一样使唤,你们何德何能?识时务者才能成为俊杰,韩俊杰哪一点比李佳楠差?”

    “而且你这种惯用下三滥手段的人,即使打败了韩祖,也不配让我以你马首是瞻!”

    “哦,这么说来,那还真是委屈了你朴金秀了!”

    张横搂着李佳楠,重重迈出一步,这一步之威,房屋震动,天地之力猛然席卷而来,朴言等三位老祖顿时跪伏在地,头也抬不起来。

    朴金秀则是被这一脚震得弯下了自己下有黄金的膝盖,扭曲着小脸哭出了声。

    “朴王一脉原本便是唐手流的一个旁支,所谓三王扛一鼎,要的就是你们尽心尽力拱卫天皇李家,如今你们不但自立门户,还企图祸害天皇李家血脉,今日,老夫以王一鸣的身份,剥除你们在唐手流的地位,同时废除你们所有的修为。”

    张横再上前一步,赶山鞭紧握在手,噼里啪啦抽在朴言三人身上,三人发出一声闷哼后昏迷不醒。

    “你不能这么对我!”朴金秀挣扎着大喊。

    张横收起了赶山鞭,但却没有绕过她。

    “你不是迷恋凡尘俗世的荣华富贵么?那你就和你的先祖一样去尝试一下怎么得到这些荣华富贵吧!”他转头看向李佳楠,说道:“明天,你就带人去把朴王旗下的所有企业都收走,谁若敢说半个字,老夫就亲自去登门拜访他!”

    李佳楠含笑点头。

    朴金秀终于承受不住打击,昏迷了过去。

    第二天开始,整个韩岛玄学界天翻地覆。

    张横以王一鸣的身份,强势整合韩岛所有玄门,要求他们宣布效忠唐手流,势要把韩岛千百年来未曾一统的玄学界统一。

    这让整个韩岛玄学界掀起了轩然大波,他们都没讨伐这个冒牌货王一鸣的声势之中醒过神来,冒牌王一鸣却摇身一变登临韩岛玄学界第一人了。

    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但是让他们更没有想的是,花溪流的伊藤诚伊藤门主居然还是第一个公开宣布承认王一鸣身份,并且归附唐手流的人。

    这可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且不说花溪流和唐手流自古便有矛盾,就是前几天他投诚韩招据的事情都还在众人心中留着疙瘩呢,怎么一下子又投奔冒牌王一鸣率领的唐手流了。

    因此,众人给了他一个三姓家奴的称号,大骂这一届的花溪流门主一点都没有当初列祖列宗叱咤风云的霸气,活得无比窝囊。

    就在韩岛玄学界的众人犹豫不决要不要承认王一鸣和唐手流的地位的时候,又两则消息传来了,林家和金家等大世家已经宣布承认唐手流的领导地位、朴王府被王一鸣除名。

    朴王府和王一鸣之间的关系很暧昧,他们如果跟王一鸣不合的话,被王一鸣除名也不是不能想象。但,这韩岛玄学界的各大世家为什么会选择屈服呢?

    这让还心存侥幸的韩岛玄门中人再也无法淡定了,后一则消息算是杀鸡儆猴的话,那么前一则消息就完全是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居然这些大佬都选择臣服王一鸣、臣服唐手流的话,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坚持的了。

    纷纷表示归附唐手流。

    唐手流,天皇殿。

    李佳楠身穿古典的宫装,用晶莹的玉手给张横端上水晶葡萄,美眸灼灼地看着他,对他温柔地说道:“张横谢谢你。”

    张横无所谓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用,难道不是应该的么?”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自然是将她当做自己的女人了。

    李佳楠也知会其意,脸上忍不住挂上了甜蜜的笑容。

    张横突然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说道:“楠楠,时至今日,我也该告诉你汉拿圣山之中到底藏着什么了。”

    李佳楠握着葡萄的手一顿,当即神情凛然地竖起耳朵听着。

    张横当下将自己从阴圣女那里得知的关于汉拿圣山的所有事情告诉了她。

    她听完之后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叹气道:“没想到汉拿圣山之中居然封印着一尊元古天魔,而每千年开启一次的山门泄露出来的魂力居然还是他的真魂,专门用来哄骗我韩岛玄门修士前往送死,这简直是把韩岛玄学界当做自己的养猪场啊……”

    张横忍俊不禁,道:“虽然你说法很粗糙,但是大致如是。它这样一弄,韩岛玄学界千百年来就从未出现过如同韩招据一样强大的修士了,这也是韩岛玄学界没有一统的原因,当然这要除去仁川玄境中的那些老不死。”

    “那你……”李佳楠突然眉头紧蹙,脸上露出幽怨地神色,神情紧张地看着张横问道:“你到底是从阴圣女那里得到了什么,为什么实力一下子就暴涨了许多?”

    张横听完之后落荒而逃,只说到:“你先休息吧,明天还要处理其他玄门的事情呢!”

    李佳楠急得在原地直跺脚。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