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9章 胜天半子
    唐手流为韩岛数一数二的大玄门,千百年来有过兴盛有过落魄,但即使是强大如花溪流的玄门都不能撼动它的位置,原因就在于仁川玄境存在。

    以唐手流千百年的底蕴,玄境之中的天王境界强者和尊者不知凡几,是整个唐手流核心的核心,这几十年来,即使野心蓬勃如韩俊杰也不敢贸然对李佳楠动手,鸠占鹊巢,可以说就是因为玄境里面的老祖威慑所至。

    玄境之中随便出来一个韩招据,都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和野心以及魄力,可以透过这冰山一角窥探整个玄境到底有多强大。

    只是唐手流的列祖列宗一旦突破天王或者尊者进入玄境之后便不问世事,就连不久之前韩招据窃取元祖天魔的气运进入大尊者,他们也没有公开露面,足见这凡间的事情,他们几乎不关心了,是以韩岛玄门中人也渐渐忽略了它的存在。

    其实这也是张横一直关心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天王境界的强者和尊者会在进入玄境之后便不关心凡间的事情了。

    “如今他们有人找我,也不知道是为了王一鸣之事还是为了韩招据之事,抑或着单纯地为了找我?”张横目光闪烁,心中揣测着玄境之中找他那个老祖的想法。

    在李佳楠的带领下,他终于进入了玄境之中。

    李佳楠站在雾气遮掩的玄境入口,对他关切地摇着手,咬了咬嘴唇才开口说道:“张横,进去之后,我也帮不了你了,但我希望你多为自己着想,没必要为了我做什么牺牲。”

    她所说的话,自然就是指如果里面的老祖以他是华夏之人威逼他离开韩岛离开李佳楠时,让他不要太多想,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慷慨离开便是。

    只是张横岂是这种轻易服软之人,他笑了笑说:“如果没有任何准备,我怎么可能走入这龙潭虎穴之中?”

    说罢上前拥抱了一下李佳楠,而后洒然走入了玄境之中。

    一进玄境,迷雾汹涌,周遭传来一阵阵的嚎叫,声音如同九幽绝响。

    张横的江山社稷图中诺亚冥舟传来一阵颤动。

    诺亚冥舟跟黄泉有着莫大的关联,如此颤动,想来是玄境之中怕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他眉头蹙了蹙,联想到汉拿圣山,心中忍不住猜测,不会玄境之中也封印这一尊天魔吧?

    他还未笃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一阵汹涌的雾气过后,那些嚎叫也停止了。

    层层迷雾散尽,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颗参天古树和一个身着古代华夏华服、头戴平天冠的威严男子。

    那颗古树实在是太巨大了,从下而上看去,直冲云霄,完全看不到树的顶头到底在何处。

    男子不怒自威地站立在树旁,紧闭着双眼,待得他走进了才开口说道:“神魂圆满,年纪轻轻便进入天王,当得起神少年三个字,好好好!”

    此人一开口便是赞叹张横的话。

    张横感受不到他身上的修为境界,神色一凛,先是恭敬地抱了一拳,以华夏语回答道:“前辈称谬了。”

    若是韩岛之人,他也不可能开口叫前辈,全因此人说的是华夏话,穿得是华夏衣冠,所以他才开口叫前辈。

    此人却是一大袖子,淡然道:“你我平辈论交就好了。”

    话音一落,顿时天地开阖,古树之下突然浮现一个石桌和一个棋盘。

    “你来自华夏,可会手谈?”他飘然落座,执起黑子,开口问道。

    古棋张横以前是不会的,但是得到天巫传承之后,他的一切能力都被提升到了凡胎**的顶点,随便看了几本关于围棋的书之后也学到了一些皮毛。

    只是现在他还没有弄清楚,这位玄境之中的老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没有轻举妄动,便坐了下来,拿起白子,说:“略知一二。”

    “可以,那你我就手谈一局。”玄境老祖松开手落下黑子,淡然地说道:“你赢了,我会解答你心中所有的疑问,如果输了,那你就在此跟我等一起困守百年,可敢?”

    这样的条件,如何看都是张横只输不赢,但是张横却豪爽地答应了,他不是对自己的棋艺自信,而是有这种魄力。

    “好!”答应之后,他也松开了棋子。

    两人猜先后,张横为后。

    “前辈先请!”

    他恭敬地说道。

    玄境老祖哼了一声,一子落入天元,整个天地为之颤动,空间也震荡开来,一股股如丝玄力自四面八方而来,在张横面前形成了一块横亘于两人之间的山岳棋盘。

    张横抬头看去,天巫传承之中的洞微之瞳立时开启。

    洞微之瞳还未传来什么有用的讯息,他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这个时代的人们着古衣,口诵古言,每个人皆有修为,或是道家的长生玄修之力,或是儒家的大道浩然玄修之力,或是兵家的征伐玄修之力……

    总之这个时代,是张横想象过,但是从未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时代,如今亲眼一看,他震惊无比。

    “百家争鸣!”他略微一思考之后便知道了这正是华夏的百家争鸣时代。

    这个时代强者如林,大能辈出。

    他在幻境之中与老庄论道、与孔孟谈仁、还与邹衍推演五行……

    “不对,我不是在跟那玄境老祖博弈么?为什么会进入这幻境之中,还与这里面的百家诸子坐地论道?”不知道在里面过了多久,他终于反应了过来。

    “难道前辈竟然是要以此为棋盘,看我能不能从中破局?”他思考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所有遭遇再联想到天地宇宙和自己后,终于渐渐明白了玄境老祖的意思。

    他停止了正与某位百子之一的论道,就地盘腿而坐,开始思考如何破局。

    玄境之中的那位平天冠老祖猛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对面手持白子已然入定的年轻人,点头赞叹道:“要破此局,先入此局,虽然你是被动入局,但是醒悟也不算晚,实属难得啊。”

    “只是,这棋盘乃是我以天地之力开创,你要破局,那便是要胜天半子,也不知道你这位神少年究竟有没有这种能力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