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0章 魔影初现
    巨大的蛇身倒在了汉拿圣山瀑布下的河流之中,溅起了数十丈高的水浪,扑腾在旁边的小山上。

    阴圣女手持一把樱花色的宝剑,临空而立,俯瞰河流里躺着的伊藤诚,怒道:“歪门邪道,外人称你三姓家奴,实在不是冤枉你,你不但心思邪狞,一身修为也是至邪无比,现在跪下求饶,我将你封印入圣山百年,若是将来魔性消退,也许我还能放你离开。”

    “哈哈……”伊藤诚慢慢站起身来,摸着自己的额头,身上的神魔退却刺青再次运转得活灵活现起来,他邪魅地笑着,喊道:“你既然认我为魔,那还跟我说这些什么干什么?难道觉得还能感化我吧?”

    “冥顽不灵,那就去死!”阴圣女脸上布满愠怒之色,手中长剑对天一指,一道道神雷顺着剑尖灌下,整把剑布满了雷霆。

    “最不喜欢的就是你们这些神啊圣啊的,不过是修为稍高一点而已,就要张口一句圣女闭口一个圣人,今天不管你九天玄女还是九幽魔女,我都要把你从神坛拉拽下来!”

    伊藤诚仰天长啸,身后的一整副神魔退却再次从身体上脱离开来,又一条大蛇凭空出现,居高临下地对着阴圣女吐出蛇信,三角眼瞳之中闪烁着残忍阴冷的神色。

    阴圣女的神罚之剑,一剑挥出,雷芒暴涨,直射大蛇的眼瞳,伊藤诚和大蛇不但不退,反而一往无前地扑向了她,伊藤诚双手凭空而举,大蛇张口吐出两团森白火焰,被他握在手中。

    阴圣女先前被他偷袭得逞,又拼尽全力将斩杀了一条从他背上刺青活过来的大蛇,此刻已是强弩之末,现在再面对手持业火而来的伊藤诚和大蛇,基本无力招架了。

    那一剑祭出被大蛇硬抗过后更是独木难支,终于遭不住伊藤诚和大蛇的人蛇一体攻势,重伤奔走。

    “不行,我得赶紧传讯给张横,此人居心叵测,估计又是第二个韩招据,如果他将元祖天魔释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阴圣女边跑边以手指上的阴环给张横传讯,只是此刻的张横已经进入玄境,只怕是得不到她的消息了。

    伊藤诚追赶了许久,发现自己追赶不上以后便懒得再追了,对着身后的大蛇喊道:“辛苦了,回来吧!”

    大蛇温柔地低下头让他摸了摸自己的大脑袋,而后化作一道光融入了他身后的神魔退却刺青之中。

    “等我再临世间的时候,所有人都匍匐在我脚下颤抖吧!”他嘴角上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再次将毛笔掏出,刻画符篆。

    片刻之后,汉拿圣山发出巨大震动,元祖天魔的嚎叫再次从核心之地传来。

    一道道魔气冲天而起,顷刻之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伊藤诚看着这天地异象,忍不住笑了起来。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

    却说唐手流玄境之内,正在与张横手谈博弈的老祖突然抬起头来看向汉拿圣山的方向,皱起了眉头。

    “汉拿山气动,难道又有什么不祥的事情要发生?”

    在他愣神的时候,紧闭双眼的张横也睁开了眼睛,眼中波澜万千。

    “我以为你至少也要三天才能破此局,没想到这么快便破局了。”老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问道:“说说看,你在这里面看到了什么?”

    张横想起在局中看到的尸横遍野、生灵涂炭的场景,忍不住皱起眉头,低声道:“实在是一场千古浩劫啊。”

    “现在你也算是解答了你心中部分疑问了吧?”老祖抚摸着胡须说道。

    张横郑重地点了点头。

    老祖见他还没缓过神来,开口说道:“我叫沧澜,我说了我们可以平辈论交,如果你愿意直呼我大名也行,觉得老夫痴长你几岁要叫老夫一声仓老哥,我也接受。你是阴圣女选中的人,又能胜天半子,身怀天下气运,是该知道一些传承千年的密辛了。”

    传承千年的密辛?张横听到这句话之后,神情一凛,露出洗耳恭听的神色。

    沧澜继续说道:“你身边的这棵古树,是一颗奇特的大树,连我也不知道它存在了多久,只知道我进来这里面的时候它就已经存在了,而我也在这里呆了将近五百年了!”

    五百年的古树……张横闻言忍不住抬头看向这颗古树,疑惑道:“初见它的时候,我觉得它只是一颗简单的古树,但是当我坐到这里的时候,我又感受到了一股充盈的灵气,身上的气息流转都加快了几分,难道它有什么不同么?”

    沧澜点头,说:“刚刚我给你布下的天地棋局便是借助了它的力量,毕竟要重现当年百家争鸣的盛况,以老夫之力,不可为。如果你在此修炼几年,我觉得你要立地入尊者也不算难事。”

    张横越听越心惊,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这古树的树桩,喃喃道:“它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要入尊者,难入登天,没有顶级的天赋支撑和千百的修为积淀几乎不可能,而沧澜却说在这棵树下仅仅修炼几年就可以帮助他入尊者,可以想见此树的神奇。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唐手流所有晋升天王和尊者的修士在进入玄境之后,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守护这棵古树。”

    此话一出,张横再次被惊讶到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棵古树竟然这么重要。

    “为什么?”张横问道。

    沧澜摇头说:“不为什么,就是传承,就是责任,而且所有进来的人也可以通过它的反哺提升修为,以达长生。”

    难怪那些唐手流的强者在进入了玄境之后都不问世事了,张横忍不住感叹。

    他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忽然问道:“那韩招据又是怎么回事?”

    既然玄境之中有这棵古树的存在,为什么韩招据还要去汉拿圣山来一场豪赌呢?

    沧澜随意地摇了摇头说:“玄境中人,只负责守护此树,个人行事与他人无关,而且汉拿圣山之中封印着一尊元古天魔,我等也是在韩招据的偷天阴谋之后才知道的,否则只怕也不会让他出去。”

    “那你们现在知道了,为什么不出去将那尊元古天魔消灭?”张横又问道。

    沧澜淡然地笑着:“一入玄境,如与世隔绝,凡尘俗事,自有定数,与我等再无关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