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2章 受了多大委屈
    这句话一说出,林栋的脸色再惨白三分,这个米吉林顶级餐厅不是他林家的产业,但却是他狐朋好友开的,他仗着自己林家大少的身份也在这里吃得很香,平日里要来这里吃饭,什么时候不是说坐哪就坐哪,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说半个字,没想到今天却遇上的张横。

    是以,他看到张横的脸颊的时候,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他身边的经理听到张横说话的语气似乎是认识林栋一般,当下气焰便拔高了三丈,指着张横的鼻子骂道:“华夏猪,居然知道这位置是谁要的,那还不乖乖起来滚出去?”

    “等会林大少没了耐心,一巴掌下去,只怕你连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依仗着自己是林栋那位朋友身边红人的身份,倒也道听途说了许多关于玄学界的东西,知道他身边这位林栋大少爷有什么的手段和实力。

    “识相的,就赶紧滚出去!”

    他的目光假装不经意飘过了张横身边的李佳楠,想要借着林栋的威势好好狐假虎威一次,毕竟从李佳楠前面讥讽他的韩岛话里很容易听得出来她是个地地道道的韩岛人,只要把这三只华夏猪给赶走,那么李佳楠看到自己的权势,估计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林栋看到张横就已经被吓得不轻,现在听到他身边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跳梁小丑居然还当着他的面指着张横的鼻子大骂,更是一下子吓懵了,跌坐在地上。

    张横看了一眼现在毫无世家子弟模样的林栋,心中忍不住讥讽了他几句,而后起身离开椅子,对着那个小经理说道:“你要我走?那你等会可别后悔啊!”

    说完便抬起脚准备往前走。

    看到这一幕,被吓傻的林栋终于反应过来了,猛然站起身,一巴掌甩在那经理的脸上,打得他在原地旋转了三圈。

    “你娘咧,不知道这位是大名鼎鼎的王……张少么?”

    “他来了你也不通知我一声,还敢在我面前添油加醋地说张少坏话,你信不信我扒了你皮?”

    “别说张少要坐这个包间,张少就算是要搬到你家去住,你也给我机灵点收拾东西滚蛋!”

    这一巴掌用上了他的修为,一巴掌便将经理打得神志不清了,站在原地摇头晃脑。

    张横冷笑道:“别别别,林大少,你这个小经理连我朋友过来吃饭都不给好脸色看,要我去他家住,我还怕他在水里给我投毒呢!”

    林栋脸上立刻露出谄媚的笑容,跑过来恭敬地站在旁边,招呼张横坐下,点头哈腰地说道:“张少,您开玩笑了,他要是敢动你一根汗毛,我便剁他一根手指!”

    李佳楠在一旁冷声哼道:“刚刚不是要我们走么?怎么又要我们坐下来了。”

    林栋的额头冷汗直冒,他在汉拿圣山可是被张横下令为唐手流百年奴仆啊,要是面前这位唐手流的小公主不消气,恐怕就不只是做百年奴仆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他赶紧又走过去给了那个经理一巴掌,从衣衫里面掏出一叠钞票打在他的脸上,怒道:“赶紧滚,以后也别来了,这里不需要你。”

    看到散落一地的钞票后,这个经理好像是醒过神来了,他猛然想起了张少这两个字好像在哪听过。

    张少……难道是最近玄学界凶名赫赫的王一鸣转世张横?

    他不是被整个韩岛玄学界视为公敌么?

    几乎所有跟玄学界沾边的人都说他狼子野心,想要以唐手流为跳板继而控制整个韩岛玄学界,把韩岛玄学界弄为华夏玄学界的后花园。

    没想到现在他还能这么猖狂,甚至还让林栋林大少都为之屈服!

    一股从遇上那两个华夏人时候就积压在自己心里的怒火登时就爆发了出来。

    他不顾林栋那饱含玄力的一巴掌造成的内伤站了起来,吐出一口鲜血,朝着张横露出讥讽的笑容,说道:“原来是你这个贼子,现在所有的玄门和大世家都对你不满了,你就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所有的玄门会联合起来把你赶回你的华夏的!当日韩招据韩祖没有能够杀了你,真的是我韩岛玄学界近百年来最大的耻辱!”

    这一番话说出,除了不明所以的陈平安和朱荣国两人外,其余人脸色都大变。

    林栋更是反手又一巴掌,打得他跪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李佳楠气急攻心,一拍桌子站起来,带着哭腔喊道:“你们知道什么?如果不是张横将韩招据打败,你们都要成为韩招据的傀儡!他才是这个最有可能成为恶魔的人!你们不知恩图报就算了,居然还血口喷人!”

    她这一番话说的委屈且诚恳,只是趴在地上的那个小经理怎么可能听得见去。

    他张嘴露出里面被血液侵占的森白牙齿,惨淡地笑着,继续喊道:“你也不是什么好鸟,愿意跟着一个华夏猪,是了,要不是你跟他狼狈为奸,凭他一个华夏猪又怎么能够在韩岛玄学界为非作歹呢!”

    “你要死别拉着我!”林栋觉得自己现在都快要一只脚踏入地狱了,他抬手拿出自己的法宝,恨不得当场结果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的小命。

    只是,这个时候,张横却发话了。

    “算了,让他走吧。”

    李佳楠立刻转过头来,眼中浮现出了雾气,张横怎么能放他走了,他刚刚说的那番话多么难听啊!

    林栋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张横却是脸色不改,再次对林栋说:“赶紧让他走,我还要和我的朋友吃饭呢!”

    林栋这才反应过来,马上让人把他抬了出去。

    张横坐在椅子上,云淡风轻地对陈平安和朱荣国两人说道:“抱歉了,让你们看笑话了,还没来得及问安子,你女朋友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呢?”

    两人也是猛然醒过神来,苦笑了一声。

    李佳楠一屁股坐在张横的身边,满怀委屈地哼了一下,这还是她认识张横以后第一次表现出这种神态。

    张横看在眼里,但也没说什么。

    他觉得,玄学界的事情跟这样一个普通人多纠缠什么完全没有必要,玄学界的恩怨,那就放到自己的圈子里解决,如果真的是一些不知死活的玄门中人在他面前说这番话,只怕早已经被打得瘫痪了。

    而且,这个时代毕竟不是玄学的时代,唐手流要站稳脚跟,靠的还的是凡尘俗世,他可不想以后李佳楠要面对一个烂摊子。

    可是李佳楠不这么认为啊。

    她就是觉得张横受了无尽的委屈,也不知道为什么张横不愿意为自己出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