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3章 癞皮狗
    陈平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女朋友在阿荣女友的照顾下情况好转了很多,而且有了真子整容赔偿的那一大笔钱,我也就地给她找了最好的医院,目前正在积极的治疗之中,大体是好多了,只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不过张横也知道他难以开口的是什么。

    整容失败治疗好了以后,那一张脸必定不太好看,而且皮肤和神经也会变得尤其敏感,短时间内也经不住再有什么动作了,可以说,他女朋友别说再整容了,就算是要回到以前的容貌只怕都很难。

    想起自己答应他的事情,张横点了点头,对他温言道:“不必担心,眼下我这边的事情也解决得差不多了,过几天我们就一起回华夏,你女朋友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还你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这话说得,总让人感觉很奇怪。”旁边的朱荣国喃喃了一声。

    众人闻言大笑起来。

    林栋自觉地站在张横的身边,恭候张横驱使。

    李佳楠把对经理的所有怨气都撒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各种端茶送水,刁难于他。

    好在林栋也有自知之明,不但没有什么怨念的神色,还做得滴水不漏。

    其后的时间里,张横和朱荣国、陈平安推杯换盏,喝到尽兴。

    第二天早上,张横从惊天居起来后便找到了李佳楠,告诉她说现在韩岛这边的事情也差不多了结了,是时候该离开了,虽然那些韩岛玄学界的人在暗地里对他有不少怨言,但也无关紧要,他们短时间内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而且韩岛距离华夏也不远,张横要赶到是分分钟的事情。

    完全不用担心。

    李佳楠自然是不舍的,只是他知道,张横这样的男人,他家里那群千娇百媚的狐媚子都留不住,更不要说她了。

    所以当即怀揣着所有的不舍准备送他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岭虎突然前来说韩岛最大的世家安家想要请王一鸣老祖的转世前去赴家宴。

    “安家算是韩岛除了唐手流以外最大的玄门了,他们以修行儒家秘法闻名,说起来和华夏有着极大的渊源,色书生就出自安家,但是近几年,他们似乎深居简出,不显山不露水,很少在参与到玄门里的事情了,就连上次汉拿圣山开启都没有参与,为什么会突然请王祖过去呢?”李佳楠皱起眉头问道。

    赵岭虎闻言也是疑惑不已,猜测道:“难道是因为最近我韩岛玄门之中流传的舆论,终于忍不住要出手,打算借着王祖这块绊脚石,一石二鸟击败王祖这个第一人又搞垮唐手流,登上韩岛玄学界的巅峰?”

    李健楠闻言大惊。

    张横却一点都不吃惊,他很淡然地点头说:“那就去一趟吧,正好在离开韩岛之前,让我帮楠楠把路铺平了。”

    “张少,要不我们别去吧,就说他们如果有诚意让他们亲近登门拜访,我很怕有什么阴谋啊,毕竟安家的底蕴一点都不必我唐手流少。”李佳楠换上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高盘起发鬓后,还是忍不住咬着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说。

    张横抱了她一下,说:“怕什么,别忘了我一直跟你强调的,唐手流要做韩岛玄学界的主宰,那就要有魄力,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安家,就算是龙潭虎穴也不要怕。”

    李佳楠叹了口气,自然是顺从他的。

    晚上的时候,张横带着李佳楠和赵岭虎在胡礼平的护送下来到了安家的大别墅群里。

    本来胡礼平是要带着一大群人来的,说是怕安家在背后捣鬼,但是被张横拒绝了,张横说:“就是要让安家知道,即使我唐手流不带一兵一卒过来,你们安家也拿我们没辙。”

    赵岭虎很无比推崇张横的这一手阳谋,对张横又一次刮目相看。

    众人来到安家大别墅群后,刚刚来到主屋,还没走进去大厅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打骂的声音。

    走近了一看,只看到一个身穿西装,面容苍老的熊健男人手持一根很细很有韧性的鞭子,正当众抽打一个女人。

    女人被他打得趴在地上哭爹喊娘,偏偏又不敢逃跑。

    旁边的安家子弟看得也是一脸凄然。

    “唐手流王一鸣王祖,少宫主李佳楠,护法赵岭虎,到!”

    伴随着管家的提醒,张横等人走进了门。

    李佳楠眼看着这一幕,皱起眉头小声地给张横提醒道:“打人的那个就是安家的家主安必信。”

    “哦。”张横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老神在在的赵岭虎也变了眼色,定眼看着相似做戏的两人。

    安必信闻言,马上把手中的鞭子交给了身边的安家子弟,赶紧站起身来迎接他们,嘴中喊道:“恭迎王祖、少宫主,实在对不起王祖,老朽本该远迎的,但是……唉,因为家里一件丑事,老朽必须马上处理,所以没能前去亲迎老祖,实在抱歉。”

    张横老成地一挥手,面无波澜地说道:“无妨,我等玄门中人,无须如此在乎繁文缛节。”

    他身边的李佳楠亦是随意地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也不知她犯了什么事?”

    安必信听她问起,脸上顿时露出难言的神色,叹息道:“说来的确羞辱人,她本是我的小女儿,我本不该这么对她的,但她所做之事,实在是让我汗颜,我无奈之下只能以家法处置她了。”

    他接着说道:“我这女儿,前几天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病,看上了一个倭岛的男人,想要跟了那倭岛男人,她性子古怪乖僻,将心意告诉了那男子之后,便强行要那男子与她相好,还跟着男子回到了倭岛,霸占了他在倭岛继承的家业,甚至想要操纵男子继续在倭岛发展壮大,一点都不知足,我听闻这件事情之后,当即让人前往倭岛将她捆了回来,几番交谈,发现她仍然死性不改,于是便动用了家法。”

    他说完之后,还特地对李佳楠和张横行礼,诚恳地说道:“王祖、少宫主明鉴,这件事情上,确实是小女得了失心疯,恬不知耻,真的像是一只癞皮狗一样!”

    李佳楠听完之后,浑身颤抖,赵岭虎亦是脸色大变。

    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现在这一听才知道他哪是在惩罚自己的女儿,只怕是借着两人演苦肉计的份儿,含沙射影地说张横以华夏人的身份干预韩岛玄门之事是像一只癞皮狗一样,得了失心疯,还恬不知耻吧!

    张横阴冷地笑道:“那这么说,你这女儿鸠占鹊巢,也确实是只癞皮狗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