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4章 三姓家奴翻身
    “安必信,你怕是越活越糊涂了!”

    赵岭虎忍不住以沙哑的嗓子开口骂道。

    他这话自然不是说他六亲不认,惩罚自己的女儿,而是说他胆敢摆出这种喻义鸠占鹊巢的苦肉计来讥讽张横是癞皮狗。

    只是,安必信却表现得像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一样,脸上依然挂着羞愧难当的神色,无奈地说:“老朽也知道家丑不容外扬,但老朽实在是气不过啊。”

    “你……”李佳楠的俏脸上已经笼罩了一层冰霜,伸出葱白手指指着他,眼看就要发作。

    然而,她身边的张横却伸出手拦住了她,安必信苦心孤诣制造出这场戏不就是等着他们狗急跳墙,变相承认张横不是王一鸣转世,而是那个他们口中想要鸠占鹊巢的华夏人么?

    这些小伎俩,他岂能看不透?

    他冷声哼道:“看得出来安老也是在乎颜面的人,家族出了这种事情,想必安老也不愿意看到最坏的局面出现,敢问安老想怎么处理安小姐的问题?”

    安必信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看出了张横知晓了自己导演出这暮戏的含义,想要向自己服软,于是坦然地说道:“自然是废除一身修为,关禁闭十年!”

    他说出这番话以后,倒在地上被他象征性抽了几鞭子的女儿还痛苦地大喊了起来。

    “好好好!”张横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而后,他转头看向旁边的赵岭虎,露出狰狞的微笑说道:“赵护法,我念及安老也是个性情中人,只怕是舍不得亲手废除他亲生女儿的一身修为,今日恰好我们为客而来,就大胆越俎代庖一回,由你帮助他废除自己女儿的一身修为,并且将她的双腿打断以代替禁闭十年吧!”

    此言一出,满堂安家子弟皆是大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仅仅带着两个人前来安家大本营的王一鸣转世竟然还能这么嚣张跋扈。

    “你敢!”

    安必信眼看事情已经败露,便准备奋起抵抗,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但是他面前的赵岭虎已经动了。

    而他,根本无法动弹一个手指。

    不只是他,其他安家的子弟不管修为如何,都无法动弹一下。

    张横淡然地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看着施展大挪移术的赵岭虎去到那女人面前,一个手刀劈断了她的两条秀腿。

    “啊!”

    痛彻心扉的声音传来时,安必信和一众安家子弟才恢复了自由。

    安必信指着张横,怒吼道:“你刚刚到底干了什么?”

    张横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无辜地说道:“老夫说了,只怕你下不去这个手,所以让赵护法代替你行刑,你想问的应该是为什么自己不能动了吧?”

    他怒哼一声,眯起双眼看着安必信说道:“你不要忘了,老夫前几天才从汉拿圣山归来,这些手段自然是从汉拿圣山得到的。”

    “怎么?安老脸色不太好啊,难道老夫帮助你处置你家叛徒处置错了?那真对不起啊,老夫以为你确实是狠下心来要处置这个家族败类的,没想到你却只是要做给安家的小辈看?那下次老夫过来的时候千万别做这些事情了,不然老夫还会会错意!”

    安必信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下巴上的胡须也是不断飘飞着,显然气得不轻。

    他现在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张横这番话不但是搬起他搬过来的石头用来砸他的脚,还砸得他半句话不敢说。

    而且,以张横刚刚施展的神通,不要说是打断她女儿腿,就是打断他的腿,要了他的命都是可以的。

    联想到这里,他更是又怒又惊,没想到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有这样的莽劲和思维。

    虽然他们安家有不惧唐手流的底蕴,但眼下那些老祖没出面,张横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平息了一下之后,安必信才叹息着说:“罢了,都是小女咎由自取,王祖和少宫主这就入座吧,这次老朽可是给你们准备好多天材地宝作为食材呢!”

    张横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道:“如此甚好。”

    这一顿饭,张横和李佳楠倒是吃得挺开心的,至于安家,估计只能吃得出苦味来了。

    他们走了以后,安家马上召开了家主会议。

    一些老祖级人物纷纷拍案而起,大骂张横目中无人。

    “难道真的要这么放他走?”一个老祖问道。

    安必信一把捏碎了手中的文玩核桃,咬牙切齿地说道:“放他走?肯定要放啊,但是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怎么一人对抗我整个韩岛玄学界。”

    “阿西噶,这杀千刀的华夏猪!”

    ……

    张横回到唐手流以后,马上就进入了玄境之中闭关。

    他刚刚在安家,施展了阴圣女通过双修交给他的上古秘法之后就遭到了反噬,要不是刚好有镇压神魂的镇海印护体,估计刚刚在安家的宴席上就要露出马脚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没有进入尊者,阴圣女传给我的这几卷上古秘法根本无法正常催动,只能借着功德光环和一身元古神器来强行运转,上次击败韩招据,如果不是在汉拿圣山有汉拿圣山的气运辅助,只怕最后败下阵来的就是我了吧?”

    他和李佳楠盘腿坐在古树旁边,依照沧澜交给他的秘法开始缓缓吸取古树的灵气。

    ……

    与此同时,整个韩岛突然陷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之中。

    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沿海一带掀起了高达13级的台风,整个韩岛被大片大片的乌云笼罩,宛如黑夜。

    电视台将这称呼宛如神罚的一天。

    这一天,一个人从汉拿圣山出来了。

    他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唐手流的天皇殿,三招打伤天王境赵岭虎,大放厥词。

    “既然张横和李佳楠已经闭关了,那么我就等着他们闭关出来,那个时候再打败他也一样,这韩岛玄学界第一人的位置迟早是我的!”

    说完这番话之后,他便离开了唐手流。

    等赵岭虎再得到他的消息之时,这个被人称为三姓家奴的花溪流现任门主伊藤诚,已经把林家的上策大师林栋打得半身不遂,将金家的尊者金普明正面击败,正在赶往底蕴和唐手流一样雄厚的安家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