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5章 你安家有多大
    对于现在的韩岛玄门和安家来说,张横一定是最大的威胁,他张横现在留在韩岛,仿佛猛虎在侧,他今天高兴,还可以让你来唐手流跟他交流交流心得,明天不高兴了,该弄死你还是弄死你。

    毕竟他们的观念里,不是自己的族人,其心必异。

    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将张横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时候,伊藤诚已经在暗处崛起了。

    安必信更是不会料到,伊藤诚第一个目标就是他安家。

    当伊藤诚踏足安家的别墅群时,他还在家族的祖宗祠堂跟各位不问世事的老祖商量对策,听到伊藤诚登门拜访,他只当是伊藤诚终于醒悟,想要带领花溪流弃暗投明,前来跟他商议如何对付张横的。

    是以,走出来面见伊藤诚的时候,脸上都还带着半抹笑容,对着伊藤诚问道:“花溪流门主此次前来,想必是已经想通了,知道不管你我立场如何,都必须马上联合起来对付外敌。”

    伊藤诚孤身前来,手中提着一把倭岛太刀,闻他所言后,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点了点头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但是我希望你们安家能够臣服于我。”

    “什么?”安必信没有想到他张口便是这样一句话。

    如今他不但身处安家,还是孤身一人,怎敢说出这种话?

    安必信脸色当即大变,面沉如水,怒哼道:“是花溪流在你手中膨胀了?还是我安家最近太少露面了?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便是那个所谓的王一鸣转世在我面前都不敢说这种话!”

    “他?我刚刚去看过了,要不是他现在在闭关,你见到我的时候我手上都提着他的项上人头了。”伊藤诚轻蔑地笑了一声。

    安必信双眼微米,一身儒家玄修气息攀至顶点,显然是被伊藤诚这几句话激怒了,他前面想摆张横一套,反被他将了一军就已经弄得他非常气愤了,没想到现在又来一个大言不惭的三姓家奴?

    “一个只会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也能有这么大的口气,我还真不明白,你是怎么当上花溪流门主的!”安必信率先动手,准备擒下这个小子。

    “念你也算是韩岛千百年来难得一遇的天才,我便手下留情,只封你十年禁闭!”

    前来观战的各个安家子弟弄明白情况以后,都对前来挑衅安家的伊藤诚嗤之以鼻:

    “那个号称王一鸣转世的华夏猪来我安家撒野也就算了,怎么现在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敢来我安家门口叫嚣了?”

    “家主可是半步天王的修为,他一根手指就可以碾碎这个三姓家奴!”

    ……

    只是,他们贬低伊藤诚的话还没说完,怦怦怦几声之后,安必信便已经像只狗一样倒在地上了。

    安家家主安必信,以半步天王境的修为在他手上走不出三个回合?

    转过头来再看伊藤诚,只见到他持刀站在原地,太刀莫说出鞘,连动都仿佛没动一下。

    “怎么可能……”

    “家主在他手上三招都走不出来?”

    在场之人看到安必信的狼狈惨状,顿时吓得肝胆欲来,安家家主虽然不是安家最强大的修士,但也是半步天王境界啊,能够打败半步天王,那岂不是说现在的伊藤诚已经不再是四品巅峰,而是半步天王,或者是天王,乃至于天王之上……

    他如果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要在韩招据和张横面前充当仆从的角色呢?而且还是带着花溪流一整个韩岛大玄门一起给韩招据和张横做走狗?

    难道说他一直都在隐忍,在等着这一天的来临?

    “你安家还有什么底牌,一并用出!”伊藤诚拔出太刀,刀锋冰冷,倒映着他惨白的笑容。

    安必信扑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看到他双目之中的倒三角眼瞳,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刚刚和他过招时候的恐惧。

    “小子,你胆子很大啊,打败了我家的现任家主,还要得寸进尺?”

    一声巨吼,从安家别墅群的某个角落出来。

    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片片乌云便瞬间凝聚在了伊藤诚的头顶,继而便是轰隆隆的雷霆翻涌之声。

    “雷来!”

    那人再次发声,如果是张横在此定然大惊,因为这两个字,他居然是用纯正的华夏语说出来的。

    随着他这两个字话音落下,乌云之中的雷霆停止了翻涌,噼里啪啦一阵巨响之后,猛然向着伊藤诚劈去。

    这一道神雷和色书生、张横、韩招据以儒家口含神言召唤出来的都不一样,因为它的周身翻涌的是三种色彩。

    这赫然是一道三色神雷。

    “华夏孔夫子说,‘五十而知天命’,想来你就是安家最年长,一身儒家修为最高的老祖了!”伊藤诚双手持刀,一刀劈下。

    “今天,我就先用你祭刀,让你们好好看看,所谓的神言到底有多么可笑!”

    这一刀挥出,一道数十丈的刀芒如金钩倒挂、冲天而起,洞穿他们所在的别墅,其光辉犹如耀阳刺得在场之人睁不开眼睛。

    “那是什么?”

    安必信境界是在场之人之中境界最高的,他不顾反噬强行睁开了双眼,看到了伊藤诚背后的大蛇虚影。

    大蛇没有凝华,仅仅只是一道虚影,它双目之中的倒三角亮着诡异的紫芒,安必信这一刻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看到伊藤诚的双眼时,会在心里升起一股畏惧了。

    原来他眼中的那双瞳和这大蛇竟一模一样!

    “这怪物难道是……”

    他想要再仔细地看一眼,只是目光还没从伊藤诚身上移到大蛇之上便被璀璨刀光的威压震得心神激荡、口吐鲜血。

    刀芒所斩,无坚不摧,那儒家秘法修炼至顶级方能召唤出来的三色天雷居然迎上刀芒便瞬间消散。

    轰!

    一声巨响,尘土飞扬、碎石激飞,整个别墅被劈为两瓣。

    “竖子敢尔!”

    躲在暗处以儒家口含神言攻击伊藤诚的安家老祖被这一刀劈得闷哼一声,紧接着便没了声音。

    伊藤诚一刀抵在安必信的脖颈上,说:“你安家有多大?有几个这样的老祖?要不要全部叫上来试试我的刀?

    “一句话,你们……服不服?”

    安必信将头撇到一边,眼中满是倔强。

    他安家是韩岛可以和唐手流拥有同样底蕴的大世家,要让他带领安家降服于一个三姓家奴,那以后他身入黄土,如何去面对安家的列祖列宗?是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安家是韩岛一等一的世家,怎么可能屈从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你杀了我吧!”

    然而,就在他准备以死明志的时候,他的耳边却传来了刚刚出手那位老祖宗的话:“罢了,你先代表安家投降于他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