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7章 原来还得看他
    好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想起当初阴圣女带着他逃命时候进入了的那个祭坛洞口。

    “那个地方既然能够躲过韩招据,那么我找不到不是很容易想到么?”

    想到这里,他又激动起来,立刻朝着那祭坛洞口所在之处奔去。

    一路行去,他所见到的东西都叫他心惊不已。

    这破碎大地和残留的魔气酿就的满目苍凉,皆让他胆颤。

    究竟阴圣女遇到了什么,为什么打斗会如此激烈?

    怀揣着最后的希望赶到了祭坛洞口,张横果然在这里寻找到了一丝属于阴圣女的气息。

    他祭出阳环,按照阴圣女教他的方法进入洞口之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已经显出真身的阴圣女。

    此刻她一身宫装已经破碎殆尽,大片大片的雪肌裸露在外,俏脸上尽是痛苦之色,一条蛇尾有气无力地在地上随意扫着。

    “张横!”看到他进入这里的第一时间,她便气若游丝地喊了一声。

    张横看到她这幅样子,心中先是一阵疼痛,而后便是无尽的愤怒。

    “到底是什么人把你打成重伤?”张横咬牙切齿地问道。

    阴圣女刚刚想说话,登时气血翻涌,张口吐出了一大滩鲜血。

    张横洞微之瞳早已开启,心下了然她的情况,是**遭受重创,神魂遭到巨大威压。

    所以马上将镇海印翻出,再次帮助她稳住神魂。

    她缓了一会之后,苦笑着开口说道:“你绝对想不到,打伤我的人是谁……”

    ……

    “竟然是伊藤诚!”

    李佳楠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满脸震惊地看着赵岭虎和韩海等人。

    她在张横离开之后,因为害怕会出什么状况,于是也便出了玄境,但怎知道仅仅是几天的时间,整个韩岛的玄学世界都变了天,不仅各大玄门公然宣布成为横空杀出之人的附庸,而且他们唐手流的势力也被那人打压得急剧收缩。

    最让她吃惊的是,这个人是伊藤诚。

    当初张横来到韩岛的时候,韩王韩俊杰和花溪流门主伊藤诚就是他们最大的眼中钉肉中刺,后来随着金普明、韩招据等人粉墨登场,他们逐渐淡出了主舞台,甚至一度成为不起眼的配角,但哪知这个见风使舵的三姓家奴居然异军突起了,还以一人之力挑战了整个韩岛玄门,把除了她和张横之外的所有修士打了个遍,并且一一败之。

    “原以为张少最大的敌人会是一致对外、结成铁板的韩岛众玄门,没想到却是他啊……”李佳楠揉着太阳穴,喃喃自语道:“不过也好,伊藤诚这么强势的整合必然会受到玄门中人的反抗,我们就看着他们狗咬狗好了。”

    后面的几天,李佳楠又进入了玄境修行,明知伊藤诚的行事却不作为,而张横也在汉拿圣山安心地陪阴圣女修养,只知道伊藤诚效仿韩招据窃取天魔气运,但并不知道他已经在韩岛搅弄起风云了。

    可是,那些韩岛玄门却被伊藤诚弄惨了。

    伊藤诚转战遍所有的玄门中人之后,成为除了张横以外公认的韩岛玄门第一人!

    他整合所有的玄门,给这些玄门划分了三六九等,并且要求不同等级的玄门按时以不同的量给他上供。

    不仅强势夺取众玄门的天材地宝,还要求他们把自家的名媛女眷送到他花溪流的府邸,给他玩乐。

    这系列的行为不但触及了各大玄门的利益,很狠狠地扫了他们颜面,让他们又气又怒。

    偏偏所有玄门有束手无策,只能为之气结却无法作为。

    今日,伊藤诚更是放出话来,要求所有玄门都出人出力,给他在花溪流原来的本部建造一座堪比仁川秘境之中李家天皇宫殿的宫殿!

    众玄门中人终于承受不住了,趁着他正在骄奢淫逸的时候秘密汇集了各大玄门的龙头大佬,开启了一次会议。

    林家的代表还是林栋,只不过今天,他是坐在轮椅上的。

    他大骂伊藤诚,说他不仅为人虚伪,还极其禽兽,奸—淫了他林家好几个良家妇女。

    金家的最大底牌尊者金普明亦是站在旁边叹息无比,他金家自从汉拿圣山出来以后就一直中立,韩招据和张横的朝代他都一直约束自己的子弟,让他们不要跟两人走得太近,认为气运未到。

    但是他哪知道,即使是这种明哲保身的政策,仍然没有逃得过厄运加身。

    想想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伊藤诚如此强势,我金家怎么可能幸免。

    金普明苦笑说道:“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怎么应付他吧,是屈服还是反抗,总要尽快决定的。”

    “反抗?怎么反抗?”安家的家主安必信眉头紧锁,一脸阴霾,他是这次事件之中最憋屈的那个,世人都说死容易活不容易,偏偏到了他这连死都死不了。

    他怒哼道:“那畜生的实力摆在那里,谁能够硬抗?是你上策大师林栋,还是你尊者金普明?莫说你们或着你们家族的老祖,就是我安家的老祖都没从他手下走出一刀,而且看他那模样似乎连真实实力都没拿出来。”

    林栋闻言自然是不服气的,但是一细思他所说的话,顿时就蔫了。

    金普明更是无可奈何,只觉自己这张老脸都已经丢完丢尽了。

    前有韩招据,后有张横和伊藤诚这两个晚辈,他忍不住感叹道:“以前如同一潭死水的韩岛玄学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怪物啊,看起来真的要变天了。”

    “居然我们都不可能打得过他,那还是歇菜吧,乖乖做人家的走狗吧!”林栋气急败坏地喊道:“娘咧,真他娘的憋屈!”

    “打得过他的人?”金普明突然响起了什么似的,眼前一亮说道:“他不是还没有挑战那个人么?”

    “你说张横?”安必信脸色复杂地提起了那个人的名字。

    在场之人听到张横两个字的时候,脸色也是大变。

    “难不成还要我们去求他?”林栋先是抬起了头,而后又无奈地低下了头。

    前面伊藤诚横空出世的时候,张横和李佳楠都在闭关,据说他也是因此才没有杀上唐手流的,前几天有人得到消息说张横和李佳楠其实早就出关了,但是因为记恨韩岛玄门中人前几天一直在明里暗里嘲讽张横鸠占鹊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驱赶他出韩岛,所以这才举兵不动,也不为众玄门出头,静静地看着他们被伊藤诚奴役。

    韩岛玄门一直流传着让张横这个华夏人滚回华夏的舆论,要说背后没有人推波助澜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会做这种事情的,显然只有他们这些韩岛的本土玄门和大世家。

    安家家主安必信甚至还苦心经营了一场苦肉计来含沙射影讥讽张横是一条癞皮狗呢。

    金普明阴阳怪气地笑道:“反正老夫的脸已经丢完了,我去求张横倒也没什么,反倒是你们这几个啊,啧啧啧……”

    “如果我没记错,当初第一个站出来扇阴风点鬼火的就是你林家吧,现在要你去求他,只怕是整个林家的脸都要丢完!”

    “还有你安家,哎呀,我可是听说前几天你安大家主为了将他赶出韩岛还弄出了一场责罚女儿鸠占鹊巢的闹剧呢,要你去找求他,只怕也是不可能!”

    “而且,他有他的尊严,你们前几天在暗地里指桑骂魁,要人家滚出韩岛,现在舔着脸去求他帮忙,只怕他也未必会出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