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0章 当初要我走
    看着如胶似漆的两人背影,钱老大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伸出手又是一巴掌甩在了跟班的脸上,指着前面的两人问道:“那个女人真的是少宫主么?”

    跟班摸着自己高高肿起的脸颊,哭丧着脸喊道:“是啊钱老大,我刚刚还特意比对过了!”

    钱老大道:“娘咧,这可太不真实了,我们口中的癞蛤蟆真的吃到了天鹅肉?”

    跟班低声下气地回应道:“只怕人家不是癞蛤蟆,人家本来就是公的天鹅……”

    “啪!”

    钱老大反手又是一巴掌,跟班现在什么都不敢说了。

    钱老大现在是真的郁闷,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遇上过这么难受的事情,自己崇拜无比的伊藤门主的未婚妻居然被癞蛤蟆捷足先登了?

    他钱石明感觉这辈子都白活了,活得真不如一只癞蛤蟆。

    他这些年苦心孤诣四处收集韩岛玄门的资料,东奔西走想要找到关系进入玄门,好不容易今天花大价钱从海外买回来一块灵石准备在伊藤门主大喜之日敬献给他,只盼着他心情一好,将自己纳入花溪流门下。

    但哪知道中途居然发生了这种事请。

    他死死地盯着张横和李佳楠离开的方向,心中冷笑道:“等到了唐手流,我就借着给伊藤门主献上灵玉的机会将此事告诉他,到时候我看你这只癞蛤蟆扛得住伊藤门主几刀!”

    ……

    却说张横带着李佳楠一路慢慢悠悠地往唐手流天皇殿而去。

    李佳楠坐在单车后座,两条从白裙下摆处露出来的晶莹**随意地半空摇晃着,她的两只玉藕手臂紧紧地换着张横的腰。

    张横感觉到她手上传来的力度,裂开嘴笑道:“你再这么勒着,只怕我要因为喘不上气而死了!”

    “瞎说什么呢!”她娇嗔地给了他一记粉拳。

    他哈哈大笑。

    李佳楠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一来是因为不堪伊藤诚的骚扰准备逃跑,二来是因为她刚刚出了唐手流就感受到了张横的气息,特意过来迎接。

    此刻两人准备赶往唐手流,去解决伊藤诚的事情。

    张横一边骑着车,一边问道:“楠楠,你看到山下那如云豪车没?你可要想好了,跟了我,我全身的家当可只有这一辆自行车啊!”

    她闭上眼睛,把头贴到了他的背上,低声道:“比起这些豪车,我就喜欢你的破烂单车。”

    张横一头黑线,忍不住说道:“你这话说得我不知道该难受还是该好笑。”

    她微微一笑,说道:“那我重新说,咳咳……张大少请放心,我家有很多豪车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用十辆豪车来换你的单车!”

    张横哈哈大笑,放开双手冲下山坡。

    “我要你就够了!”

    “你干什么?别放手啊,我怕!”

    李佳楠在单车后面大喊大叫起来,到底女孩子都是挺怕这种自行车没了控制狂奔到超速的。

    不过张横丝毫不在意,甚至把双手枕到了自己的脑后,让自行车顺着这陡峭的高坡疾行而下。

    山崖之间,男人大笑,女人嗔怒。

    ……

    钱石明满怀着一肚子的怨念终于赶到了唐手流的天皇殿,他还没有进门便看到了让他终身难以忘怀的一幕。

    只见到前面被他们嘲笑为癞蛤蟆的年轻人此刻正端坐在天皇殿的正座上,他身边赫然坐着少宫主李佳楠,身后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给他捶着肩膀。

    韩岛众玄门的龙头大佬站在下面,几乎以仰视的姿态看着他。

    “天啊,林家的上策大师林栋和两位老祖,金家的金普明,还有安家的安必信,拖北门的绝远,北闵宗的张鑫……”

    “真的是能来的都来了啊……”

    除了伊藤诚,他几乎看到了所有的韩岛玄门大佬。

    就在他还弄清楚情况的时,安必信第一个跪到在地上,对着张横诚恳地喊道:“恳请王祖将伊藤诚这贼子拿下,还我韩岛玄门一个太平!”

    “这是做什么?安家主怎么会跪在他身前?”钱石明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安必信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他不可思议地看向高座上的张横,心中恼怒,该死,这个年轻人的资料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啊,难道他真的是唐手流的某位老祖?

    回想起当时自己当着他的面说出的那番话,他开始慌了。

    他两腿颤颤,正犹豫想要上前去跪到请罪的时候,面前的其他玄门大佬也一同跪下,叩首齐声喊道:“恳请王一鸣老祖助我韩岛玄门度过此劫!”

    张横脸色淡漠地端坐在椅子上,好像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样。

    他身边的赵岭虎脸色阴沉,阴阳怪气地说道:“林栋,当日是不是你林家第一个站出来扇阴风点鬼火说我王祖实则乃华夏之人,不应该多干预韩岛玄门之事,应该早一点滚出韩岛?”

    “还有你安必信,你这手苦肉计演得不错啊,怎么,想要求我唐手流王祖去跟伊藤诚打个两败俱伤,然后你们从中获渔翁之利?”

    “还有你金家,不是一直哪边不站,想要独善其身么?现在来这里是为了韩岛玄门的未来,还是为了你金家的未来?”

    ……

    后面他又数落了很多跪在大厅的玄门大佬,一番唇枪舌剑的说辞,让所有跪地不起的玄门大佬面无血色。

    张横睁开双眼,挥了挥手,淡然地说道:“当初你们煽动舆论要老夫滚出韩岛的时候,比谁都卖力,现在怎么又弄出这种架势呢?你们还是起来吧,别辱没了韩岛玄门宗师的颜面。”

    “这件事情让我再考虑考虑。”

    “至于伊藤诚?说到底我跟他没什么恩怨,只要他今天乖乖回去,承认以后跟我唐手流井水不犯河水,那我也不会跟他你死我活。”

    “王祖三思啊!”

    跪倒在地的韩岛玄门中人齐声高呼。

    山呼海啸之后,众人一起磕头请求张横出手。

    然而张横却仍然不想要多理他们。

    当初要我离开韩岛的是你们,现在要我当救世主一样拯救韩岛玄门得到也是你们。

    好嘛,坏事好事你们都做完了,要我干什么?

    他模仿出王一鸣神魂中骄奢淫—逸的样子,翘着二郎腿,趾高气昂地坐在椅子上,享受着阿娇阿蛮的揉捏,吃着李佳楠剥好的荔枝。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