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1章 三场比斗
    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多喘一下的安必信,此刻心里充满了憋屈,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他一身修为全无,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别说是他现在没有修为,就算是他还拥有以前的半步天王修为,又能如何?金家的尊者,金普明不也是跪在旁边默默地低着头么?

    “没想到千百年来从没有被一统过的韩岛玄门,居然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几易其主,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我一定不会跪在这里!”

    安必信趴在地上,老态龙钟,老泪纵横。

    正如他所说的,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此刻这些跪在张横面前摇尾乞怜的韩岛玄门中人又有几个是愿意这么做的呢?

    张横带领唐手流站在韩岛玄门的顶点之上,依然会剥削他们的利益,依然会让他们过的不自在。

    只是这比起伊藤诚的所作所为,几乎可以当做没有发生了。

    张横要的是他们的附庸,是他们的忠心,是他们拱卫唐手流的态度;而伊藤诚要的是他们的金银财富,是他们的家族女眷,是他们的全部身家。

    如果说张横是为名为利,那伊藤诚为的就是权力!

    安必信可是永远也不会忘记,仅仅是三天之内,他们安家里的所有的女人差不多都被伊藤诚祸害了个遍,听说他还把林栋的亲姐姐都给玷污了,使得半身不遂的林栋都跳脚起来跟他拼命。

    自古伴君如伴虎啊,跟伊藤诚这种老大混,迟早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的。

    他今天高兴给安家林家划个一等玄门,等他哪天不高兴了,便是将你安家林家从韩岛抹除,将张家李家提拔上来定为一等玄门,再将你安家林家的利益链条给他们,你又能说什么呢?

    “罢了,只要他能够救我等于水火,这些家族颜面又算得了什么?”安必信暗自摇头,再次给张横叩首。

    这些东西,被他们这一档韩岛玄门的大佬看得透透的,张横自然也是了然于胸,他很明白现在这群韩岛玄门大佬是走投无路狗急跳墙,所以才会两害取其轻,选择摆出低姿态求自己。

    他们是群老狐狸,张横何尝又是任人摆布的小角色,他在听到伊藤诚出了汉拿圣山的所作所为之后便推算到了这一步,等着他们上来求自己呢!

    就算他们跪在地上磕得头破血流,看似诚意摆足,他也不打算轻易答应他们出手,毕竟任谁被他们之前那样敌对谁都会在心里不爽,况且,正如李佳楠前面所说,如果不是张横出手击败韩招据,他们今天的遭遇不会比伊藤诚带给他们的更好。

    所以,张横就是要故作矫情,就是要等到他们拿出真正的诚意出来,这种诚意,可不是他们拉下身段跪在面前的哭爹喊娘。

    金普明显然也很明白张横的心理,在众人磕了好几个响头依然没有任何作用之后,他咬着牙齿说道:“只要王祖此番解决了伊藤诚,我金家愿和唐手流结为盟友关系,但凡有人对唐手流不敬,那就是对我金普明不敬!”

    一旁正紧张无比注视着这一切的钱石明一下子吓得跪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地呢喃道:“乖乖,这可太真实了,金尊者不但给这个年轻人下跪,居然还放低姿态,说让自己的家族和唐手流结盟,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啊……”

    就在他已经被金普明的这番话和张横的背后能量震惊到的时候,更加让他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

    高座上的张横缓缓坐正,看着金普明轻蔑地摇了摇头说:“不够!”

    “不够!”钱石明快要昏过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得罪的这个年轻人居然还坐地起价。

    “他知不知道尊者是具有什么能量的玄门大能啊!居然还漫天要价!”

    他惊恐万分地偷偷瞟了一眼金普明,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到一抹惊怒的神色,然而他失望了,金普明非但没有发怒的迹象,反而还沉下了脸,露出思考的神态。

    “天啊,金尊者居然没有愤怒,那岂不是说明……”

    连尊者境界的人在他面前都要低头不敢忤逆,这背后代表的深层含义是什么,钱石明已经不敢想象了,他可没有忘记自己见到张横之后的言行举止啊,要是这个年轻人真的能够让尊者都畏惧,那他要含恨对自己出手,谁还能阻止呢?

    “伊藤门主,你可一定要救我啊!”钱石明跪在地上,额头和脊背一起冒起冷汗,快要哭出来了。

    高座上的张横岂是早就看到他了,只是懒得去理他而已。

    随便看了他几眼之后,张横大袖子一挥,对在场的所有韩岛玄门中人,沉声说道:“所有玄门从今天开始成为我唐手流的真正的附庸,真心实意地为我唐手流付出,拱卫我唐手流,并且对你们的列祖列宗发誓,胆敢忤逆我唐手流的意愿,那就被五雷轰顶而死!”

    这一句话说出,一股巨大的威压自四面八方用来,仿佛山岳一般压在了所有人的头上,除了金普明没有人能够抬着头。

    张横和金普明双目对视,不容置否地说道:“念在你当日于汉拿圣山对我唐手流有点恩情,我只要你来我唐手流为五十年长老,这五十年除了唐手流的事情,其余一并不准出手,你可愿意?”

    金普明咬着牙齿,低下了尊者高傲的头颅,说道:“在下愿意。”

    张横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变转身过来对其他的世家和大玄门说单独的条件。

    然而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阴森的笑声。

    “你这个王一鸣的冒牌货还是这么嚣张啊!”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大惊,转身看去,只见到一个身穿笔挺西装,手持与他装束格格不入的倭岛太刀男子正慢慢走入。

    “伊藤门主!”钱石明从地上摸爬滚打地站起身,忍不住喊了出来。

    伊藤诚所有人都没有看,只是死死地盯着张横的双眼,邪狞地笑道:“我觉得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你我比试三场,三局两胜,谁胜出,谁就是这韩岛玄门的王者,如何?”

    张横眯起双眼,一脸淡漠地看着他。

    “伊藤门主就是霸气!不用刀剑都能震慑住这小子!”

    钱石明忍不住在心里喊道。

    站在伊藤诚身后的花溪流众人纷纷拱火大喊。

    “为什么要比试三场啊,要我说门主直接出手把他给拿下不就好了,省时省力!”

    “是啊 ,金普明在门主手上走不出三刀,安家的老祖也被一刀逼退,这云泥之别一看便知,怎地还要跟他大费口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