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2章 十里红妆
    有了张横的撑腰,安必信总算是可以出一口恶气了,他第一个站出来指着伊藤诚的额头大骂道:“你这个三姓家奴,面对出关的王祖还敢如此目中无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到临头了么!”

    伊藤诚耸了耸肩膀,手中的太刀随意动了一下。

    安必信看到他手中的太刀似乎有出鞘的趋势,瞬间吓得后退了一步。

    伊藤诚看到他这不样子,忍不住笑道:“安必信啊安必信,上次在你安家的时候你气焰不是比现在要大十倍?怎么我的刀只是随便动了一下,你就被吓成这个样子了?真是丢安家的脸,张横就算是王一鸣转世,人家也是唐手流的王祖,跟你安必信有什么关系?你一口一个王祖叫得多亲切啊,是不是巴不得人家真的是你祖宗?”

    安必信被他一番话说得脸色铁青,指着他你你你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一个字。

    伊藤诚无所谓地再瞟了他一眼,转而看向张横,轻飘飘地问道:“喂,你到底敢不敢迎战?不敢迎战我就当你是怕了,这韩岛第一人……”

    “我一直在等你说怎么比,没想到你是巴不得我不敢打?”张横微微一笑。

    伊藤诚闻言,也不尴尬,双手平举,说道:“第一场,咱们就比你曾经在龚王府施展过的手段,逆转阴阳!”

    “逆转阴阳?”

    没有听说过当初张横在龚王府所作所为的人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不明所以,唯有知道龚王府那满堂荷花事迹的人眼中才露出深深的凝重。

    这逆转阴阳,可不是很简单的手段,对于玄门中人来说,只有身负气运又拥有强大的神魂流,才可以做到。

    “王一鸣虽然没有达到尊者境界,但是他的神魂流是极其强大的,伊藤诚搬出这样的比试方法,无非就是要将两人之斗提升到气运之争上,我玄门中人,最重气运,伊藤诚这场比试的目的,不单单是要战胜王一鸣的转世,还是要昭告天下,他才是身负气运之人啊!”

    无数人心里都浮现出了这种想法。

    赵岭虎、李佳楠、韩海等人更是闻之色变,尤其是李佳楠,她深深的知道,上次在龚王府,张横施展的手段,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如果让他现在来对付身负韩岛玄门气运和倭岛远古血脉的伊藤诚,只怕是把握不大。

    然而张横却仿佛没有想过这些一样,随意地一摆手,说道:“那就这么来,老夫吃饭的时间比你活的时间都要长了,你先手好了!”

    伊藤诚嘴角带笑,也不推辞,说道:“到现在了还要假装自己是王一鸣?累不累?”

    “睁大你们的眼睛看好了!”

    他从衣衫之中掏出一片枯萎的枫叶,从众人身边走过,来到李佳楠面前,单膝跪到在地,伸出手想要牵李佳楠的手,然而李佳楠却冷哼一声将手给抽了出来。

    他也不在意,将枯萎地枫叶放在李佳楠的三寸金莲之前,站起身来,朗声喊道:“今日是前来迎娶李佳楠小姐的,那我正好借着这场比斗,把我的诚意拿出来。”

    众人哗然,不知道正在和张横比试的他为什么会突然搞出这样的幺蛾子。

    只是在他们愣神的时候,花溪流的人却将一个巨大的屏幕搬了进来,联通数据线以后,屏幕之中立刻倒映出来从唐手流延伸到凡尘俗世的一路枯萎枫树。

    伊藤诚看向李佳楠,双目之中猛然闪烁起浓浓深情,他温柔地说道:“我就将这尚未开放的枫叶染红,送你十里红妆!”

    “开!”

    随着他这一个字的话音落下,屏幕之中的满路枫树竟然齐齐逆转阴阳,于不适的季节茂盛生长起来。

    一转眼,所有的枫树都变为了红色。

    从唐手流这一路铺就下去,真的仿佛是十里都红一样。

    “哇……”

    “伊藤门主不愧是修成了无法秘法的玄门大能,这般逆转阴阳的手段,真可谓逆天啊!”

    花溪流的人和倒向花溪流的人都纷纷赞叹出声。

    一些激进一点的人更是山呼海啸起来:

    “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恳请少宫主嫁与我家门主!”

    ……

    钱石明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为伊藤诚松了口气,跟着众人一起拱火,想要李佳楠嫁给他!

    他刚刚看到金普明想张横低头,以为张横真的很有本事,还怕伊藤诚弄不过他呢,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这完全不是事啊!

    “跟伊藤门主比起来,他到底还是太嫩了!哈哈……”

    张横淡漠地看了一眼那所谓的十里红妆,露出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容,说:“你刚刚说话的时候,我以为你已经胸有成竹了,没想到却拿出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来贻笑大方,伊藤诚,我玩剩下的东西,你怎么好意思拿出手呢?”

    此话一出,静谭激起千层浪。

    那些花溪流的门人,破口大骂!

    “你算什么东西?有本事也弄出跟我家门主一样的手段来!”

    “是啊,阴阳怪气地说算什么本事?”

    ……

    张横站起身来,前踏一步,口中念念有词:“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天,你们没有见过真正的逆转阴阳,以为他随随便便用障眼法将枫叶染红就是逆转阴阳,殊不知,真正的逆转阴阳,是什么样的!”

    “搬山移海!”

    他伸出双手,于虚空之中一挥。

    众人只感觉到眼前一黑,等他们再次看得到东西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唐手流的天皇殿了,而是在一个未知的地方。

    这里山清水秀,草木茂盛。

    “你们应该庆幸,因为你们今天将要看到真正的神迹!”张横冷哼一声,继续施法。

    “诞生!”

    “生长!”

    “轮回!”

    ……

    随着他一个个字吐出,众人眼前的场景不断变化,而后他们陷入了属于各自的无尽之境里。

    和当初张横与李佳楠在古树的轮回参悟一般,进入了无限的人生轮回。

    所有人都在这轮回之中体验到了无数次生离死别和人生百态。

    钱石明见到当初那些被自己糟蹋过的女大学生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的人生里,以不同的方式伴随他一起生活。

    有些让他愧疚,有些让他记恨,有些则是让他又爱又恨。

    当他走到最后一次轮回的时候,一个被他抛弃过的小三,一刀将他给捅死了。

    他吓得大呼出声,满身大汗睁开双眼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就在李家天皇殿一步都没有离开。

    他的惊呼声也惊醒了周围的所有人,他们也纷纷睁开了眼睛。

    每一双瞳孔之中都闪烁着心有余悸的光芒。

    张横淡然地一笑,再次挥手,唐手流延伸到凡尘俗世的枫叶全部凋零回到了以前的样子,他看着众人说道:“别说我不以伊藤门主的手段与他分胜负,非是不能,是不为也!”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