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3章 斗阵
    非是不能,是不为也!

    这句话从此刻张横的口中说出,是多么的霸气!

    他如果只是空口无凭地开嘴炮,那么倒也罢了,偏偏他不但带着众人遁入了轮回,还轻描淡写地便将伊藤诚弄出来的十里红妆给扑灭了。

    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和神魂流才能够做到啊!

    而且,那十里红妆是伊藤诚以气运定数造就的,张横能够翻手之间扑灭,说明他身上的气运一点都不比伊藤诚要少!

    第一场交锋,毫无疑问是张横胜了,胜得毫无悬念。

    跟随伊藤诚来的所有花溪流门人此刻都是牙齿咬得紧紧的,一脸愤怒地看着张横,他们是不愿意自己家门主输了的,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他们想要辩驳也无能为力。

    啪啪啪……

    伊藤诚鼓起掌来,脸上波澜不惊,笑着祝贺张横,道:“好手段啊,这第一场比试,是我输了,第二场你来出题!”

    这一番话说的十分坦然,令得花溪流的门人都像是吃了一份定心丸。

    张横也不托大,当下开口说道:“伊藤门主以老夫曾经在龚王府施展过的手段来挑战老夫,那老夫就回敬伊藤门主一回,这一次,就比风水大阵!老夫知道你在这上面的造诣不小。”

    伊藤诚打了个响指,说:“正合我意,只是你有一点说错了,我从来没有研究过什么风水大阵,我只会砍人,不过,我身边有个人挺会这东西的!”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花溪流门人自动散开一条路,一个身着黑衣头戴斗篷的男人从人群之中脱颖而出。

    他走到伊藤诚和张横面前,对后者拱了拱手才打开斗篷,露出森白地牙齿笑道:“王祖,咱们好久不见啊!”

    张横眼瞳一缩,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阴绝大师。

    他点了点头,说道:“是好久没见啊,当日我击败韩招据的时候,你们三个跑得比什么都快,没想到是投奔了伊藤诚?”

    阴阳老祖微微一笑,苍老的脸上布满了老人斑,他低着头说道:“伊藤门主是百世不出的人才,比起我家韩王都不曾多让,将来韩岛玄门只怕还是他说了算。”

    “谁说了算,今天交过手就知道了,你们有什么手段一并使出!”张横一挥手,不愿意跟他多交谈。

    阴绝大师点头应诺,从自己的大袖子之中掏出了一张张符篆,准备开始布置风水大阵。

    “这是镇灵符?”

    “难不成伊藤门主和阴绝大师是准备以镇灵阵来决胜负?”

    ……

    众人瞬间认出了他手中的那张符篆,也知晓了他们打算布置什么风水大阵。

    张横得到天巫传承,精通各种风水阵法,一眼就能看穿他们要做什么。

    “镇灵阵么?”他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阳环,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

    伊藤诚见到他脸上那种不以为然的神情之后,也在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你以为这是普普通通的镇灵阵?等会你会后悔莫及的!

    镇灵阵在天巫传承之中有一定的位次,但是算不得太强大的风水阵法,其作用是用来镇压墓葬洞穴里不安分的生灵,但是后来一些强大的玄门修士通过自己的改良,将它改为可以镇压其内修士天内修为的风水大阵。

    天巫传承中记载,曾经有一个玄门修士以风水大阵生生将天王境界的修士境界降至普通四品,并于镇灵阵之中杀了他。

    不过,镇灵阵算什么?

    张横从阴圣女那里得到的上古风水大阵才是最强大的。

    他右手一抹阳环,锁龙大阵便准备开始布置而出。

    锁龙大阵和镇灵阵一样,起始的时候不算是具有伤害性的阵法,只是单纯地用来封锁气运加身之人后辈的气运,但是随着元古到现在的慢慢衍变,也变成了一种可以到达奇效的法阵。

    据说大明一世,开国功臣刘柏温就因为祖地有龙气一说,被太祖皇帝邀请大风水师施展了锁龙大阵将其气运锁死,使其祖祖辈辈不得好果,连刘柏温本人都最终惨死,儿子明知父亲死因却只能在太祖面前苦笑着说不知道父亲到底怎么死的。

    据张横推测,刘柏温当初可是一个儒家大能,至少是天王境界,否则根本无法在鄱阳湖大战的时候,窥探天机给太祖皇帝提出有用得到信息,帮助太祖皇帝在鄱阳湖上挫败陈有谅,奠定大明国祚。

    史书记载,他最后死于毒药,但是试想,这样的天王儒家大能如何会被毒药毒死呢?

    原因只有一个,太祖皇帝所请的大风水师施展开来的锁龙大阵在起作用。

    毕竟刘柏温可是曾经说过,刘家五世之后必出人才。怎么可能就在他儿子以后便没了消息?

    “等一下,这不是普通的镇灵阵!”

    赵岭虎一直在默默注视着阴绝大师和伊藤诚的作为,他猛然发现阵法不对,觉察出这阵法是一个一个小镇灵阵叠加出来的大镇灵阵!

    这镇灵阵若是施展出来,只怕在场所有人的修为境界都要活生生被压下一品!

    “难道伊藤诚等的就是这一刻?借着和王祖打赌比试之名,顺理成章弄出大镇灵阵压制所有人修为,然后将我唐手流一锅端了?”

    赵岭虎坐不住了,他身边的李佳楠也发现了情况不妙,眉目紧蹙,正要出声告知张横。

    然而张横却在这个时候猛然睁开了双眼,开始以天皇殿之中的各种器物进行布阵。

    “是不是意识到了情况不太妙?你们的境界都在往下压?”伊藤诚淡淡然开口说道。

    他话音一落,在场之人都是一惊,意识到了不对劲。

    李佳楠更是面色惨白,怒吼道:“说好的三场比试定输赢,结果你却在这种地方下手脚?”

    “成着王败者寇,阳谋阴谋都是手段啊,而且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愿意跟一群境界修为不如我的人浪费力气吧?”

    伊藤诚握紧手中的刀,对着李佳楠喊道:“别挣扎了,你只要答应今晚就嫁给我,乖乖来给我侍寝,我会考虑把那个华夏的小子砍手去脚留给你做人彘玩的!”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阴绝大师的大镇灵阵已经布阵完毕。

    无尽的天地威压如潮水般涌来,在场之人竟真的被压制了一个境界!

    “你卑鄙!”

    不少玄门中人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然而他不为所动。

    阴绝大师看着张横,裂开了嘴笑起来,心中道:“这次总该让我赢你了吧?”

    这个时候张横的锁龙大阵也完成了,他看着伊藤诚,嗤笑一声,道:“你算什么东西?”

    他这一句话,一经说出,大镇灵阵的威压顷刻消散。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