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2章 化石
    耳麦里面传来的痛苦嚎叫尖锐无比,几乎要刺透她的耳膜,可以想见他们在黑雾里是如何被折磨致死的。

    马琳忍不住掏出耳麦丢在了地上,满头冷汗,不敢相信地喃喃道:“怎么可能?那可都是能够单挑玄门天王级修士的a+血裔战士啊,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扑通一声,一具尸体被丢在了她的面前。

    她看到这尸体的整个样貌之后差点吐了出来。

    原来,这具尸体是由五个血裔战士的身体合成的。

    面对这样的一具尸体,要不是马琳并非普通女人,只怕早已经哭爹喊娘地倒在地上呕吐不止了。

    但,绕是她心境不错,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仍然扛不住心灵上的冲击。

    这五个可是活生生的人啊,怎么一转眼就被杀了,还缝成了一个人了……

    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怎么?你的血裔战士没有帮助你战胜这家伙?”

    不知何时,张横出现在了她的身边,讥讽地问道。

    她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麻木地站着,嘴唇哆嗦,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横冷哼一声,空手往前而去。

    旁边那条横亘在天地之间的巨大瀑布发出滔天声势,一股股如同龙吸水一般的水柱朝着他呼啸而来。

    他准备以当初击败韩招据的那一个大阵和那一刀来阻挡元祖天魔。

    水柱汇聚在他的头顶,顷刻之间形成一柄巨大的长刀。

    而他也双手虚握,脚下的石头顷刻间碎裂,又凝聚成为一条土龙将他抬起。

    “张横,这招没用的……”

    阴圣女见他要如法炮制,忍不住挣扎起身,施法将空间之中的水汽凝聚为一朵五彩祥云托着自己前去他身边。

    张横虽然听到了阴圣女所说的话,但是他还是一刀斩了下去。

    只此一刀,天地变色,刀芒所至,空间震荡。

    可是,这惊天动地的一刀砍在黑雾之上时,仿佛石沉大海,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你就是阴圣女选中的那个小子?”黑雾翻涌,传出一道声音。

    张横目光冰冷,傲然立在黑雾之前,背负双手,沉声说道:“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你们了,还是乖乖伏诛吧!”

    “哈哈……你在跟我说什么笑话?”黑雾之中再次传出声音。

    “前有一个韩招据企图篡夺本座气运,后有一个伊藤诚骗我进入他师父的法器盗走我的肉身,多少人还在为本座的力量痴迷,桀桀……你跟我说,这个时代不属于我了?”

    “识相点束手就擒,否则我就把你阴圣女一起做成傀儡!”

    张横伸手一招,九阴神鼓出现在身前,功德光环亮起,他试图以此来镇压元祖天魔。

    咚咚咚……

    随着九阴神鼓的每一次震响,整个汉拿圣山都颤动一次。

    失魂落魄地马琳被九阴神鼓震慑,终于缓过神来,抬起头看着熠熠若神人的张横,露出震惊无比的目光。

    他竟然有这种神力?

    只是,九阴神鼓的威力大则大已,并没有能够对元祖天魔所化的黑雾产生任何作用。

    黑雾之中依然传来桀桀的笑声。

    张横不信邪,将九阴神鼓收了起来,换做镇海印和赶山鞭,各种手段尽出。

    “张横,它不是实体,而且它的神魂已经非常强大了,你手上的法宝虽然克制它,但是你的能力毕竟有限,发挥的作用极低,不要再尝试了,不然你会被反噬的!”阴圣女伸出手握着他的大手,摇了摇头劝道。

    张横一咬牙,还是准备上去跟他拼命。

    不是说他想要做什么拯救苍生的大英雄,而是他知道他自从得到天巫传承之后,就已经是玄门之中的一员了,无形之中和玄门的千年气运捆绑,如果在玄门面临危难时不出手,那么于他的修为无益。

    阴圣女转身抱住他,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轻声说:“臭小子,其实你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它不可能离开这里了。”

    张横愣住了,他不可思议地问道:“为什么?”

    阴圣女举起自己的右手,上面一枚晶莹剔透的扳指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因为阴阳合并啊!”

    她是说,阴阳通玄指环?

    张横下意识举起了自己带着阳环的手指,上面的阳环也在熠熠闪烁。

    这枚阳环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进入双—修状态的时候,她赠与他的,他也是靠着这枚阳环牵动汉拿气运,挫败了韩招据。

    “臭小子,你知道这汉拿圣山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么?”她的俏脸上浮现出温暖的笑容,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凭空而出。

    张横不明白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这样的问题,但还是回答了:“为了封印这尊元古天魔么?”

    她不置可否,突然哽咽着说:“封印它的那位大能创造了我和阳圣子,希望我们两个以阴阳合一之道,加固它的封印。”

    “可是他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汉拿山少了一颗阵眼,封印自然消减,元祖天魔每千年能够释放出去的神魂便更多,进入汉拿圣山的修士也越多,他通过吞噬修士的修为,迟早会冲出封印的。”

    “不过,现在有你了,这件事情也算是迎刃而解!”

    张横心中莫名浮现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封山大阵,起!”

    果然,随着阴圣女这声娇叱响起,她的身体开始发出莹白色的光芒,而他手上的阳环扳指也猛然从手指之上飞出,戴在了她的手上。

    “贱女人,你给我去死啊!”

    化作黑雾的元祖天魔神魂见传出一声怒吼,一道黑雾光束嗖地冲向了阴圣女,张横心情沉重,不知道阴圣女到底在做什么,但是他肯定会为阴圣女护法!

    手持伏以神尺瞬移到她面前一尺斩断那黑雾光束,他肃然站立在她的面前。

    “他,从未这样奋不顾身地站在我面前过。”

    胸前两枚阴阳通玄指环缓缓合并,阴圣女俏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她真的很舍不得张横这个臭小子,她活了千百,但她感觉她的这一辈子,其实只属于那个抛弃她的他和现在这个挡在她面前的他的。

    “我给了他千百年的时间,却没能多陪你几天,对不起了……臭小子。”

    她一把抹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双手猛然合十将阴阳通玄指环握在胸前,怒视着黑雾,喝道:“你便随着我再于汉拿圣山沉睡百年吧!”

    “不……”

    霎时间天地颤动,汉拿圣山里所有的生灵都发出冲天长啸,一股股属于世间最原始的力量俱汇聚于元祖天魔神魂所化黑雾之上,顷刻间变为一把枷锁将它牢牢禁锢了起来。

    张横又惊又喜,赶忙回过头来,却看到利用阴阳通玄指环封印元祖天魔神魂的阴圣女此刻笑容凝固,从她的脚开始,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着上身蔓延,所到之处固结为石。

    “阴儿!”

    他赶紧扑过去将她抱住,想要以功德光环来帮助她抗拒这股力量。

    可是,阴圣女身体内的一丝魔气被阴阳通玄指环和护山大阵激起,三股力量纠缠反噬,连她都抵抗不了,他又怎么可能护得住她呢 ?

    她追究是化作了一尊石像。

    “他们两个居然有打败这团黑雾的能力?”跌坐在旁边的马琳看着天地异象消失的汉拿圣山,好似刚刚醒悟过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等她反应过来之后,她又变得愤怒无比,冲到悲伤不已的张横旁边,怒吼道:“你早知道那团黑雾这么强大,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而且你和你的女人居然有能力来消灭它,为什么不在我的五个a+级血裔战士不支的时候出手?竟然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