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3章 失魂落魄
    马琳的反应尤为剧烈,她甚至伸出手去掐张横的脖子。

    张横因为阴圣女的死,失魂落魄,都没有在意她在说什么做什么。

    犹记得第一次和阴圣女相见的时候,这个在汉拿圣山画地为牢的傻女人还是灵智未全的状态,她为了让自己忘记阳圣子是背叛了她,不惜以汉拿气运加持的锁龙大阵把自己封闭起来。

    张横这辈子见过很多的女人,她们之中有贪慕虚荣的、活泼乐观的、外热内冷的,但是她这种一辈子只求一个情字的女人,他真的是第一次遇见。

    她的凝脂雪肤、她的率真可爱、她的柳眉蛇腰,关于她的一切画面,关于她的一切事情,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们之间,没有水到渠成的夫妻之情,也没有情侣之间的浪漫温暖,很多时候,张横回想起在汉拿圣山与她相遇之后的种种情感,更像是一种相知相许。

    “真的是个傻女人啊……”张横眼角有一滴泪珠滑落,他很快收敛了情绪,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已经变为石头的她的脸庞。

    “只可惜,我终究不是你要等的那个人吧……”他叹了口气,伸出手在她凝固为泥石的裙角上一掰,掰下了一块石头,而后以伏以神尺雕刻,瞬间将它变为了一尊小的阴圣女石像。

    “我会想办法把你救活的!”

    将这小阴圣女的石像用一根草绳穿起来挂在自己的胸口后,他抬头看向面前的马琳。

    此刻的马琳还在对张横骂骂咧咧。

    “说啊!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因为你隐瞒了这些事情,我们万圣黄昏损失有多大?”

    “该死的,你这个杀千刀的,我要杀了你!”

    ……

    “你闹够了没有?”张横怒喝一声,脸色阴沉如水,他浑身的气质一变,一股从生死磨难之中磨砺出来的杀伐之气透体而出。

    马琳感受到这股森寒的气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竟是不敢抬头与他对视。

    只是,她依然在对张横口诛笔伐,“闹?什么叫闹?我难道不是在跟你说事实么?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愿意承认?”

    “啪!”

    张横的右手高高扬起,一巴掌拍在了她的俏脸之上,沉声说道:“我说过了,我不为难女人,但是你真的太过分了!你带来的这些什么a+级血裔战士的死亡跟我无关,我难道没有提醒过你,让你别太自大了,结果呢?是不是你一意孤行,所以他们才命丧虎口的?”

    “不是!”马琳大吼了一声,双手抱住自己的头,疯疯癫癫地喊着:“都是你,要不是你跟我抬杠,要不是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我怎么可能会走到这一步?都是你……”

    她尖声吼叫着,十个指头上的指甲开始变得黝黑细长,闪亮着金属的光泽。

    她在裂化!

    “你还要跟我动手?”张横怒了,右手一翻,镇海印呼啸而出,强大的神魂威压滔天而下,瞬间将马琳震慑得五体投地,鼻子和嘴巴一起流出鲜血来。

    “我跟你无冤无仇,我不会杀你,但是你最好好好思考,这件事情到底谁对谁错,如果你还是要跟我动手,那我就制服你,然后放干你身体里的鲜血,给你换一身普通人的血液,看你还以不以你们身上流着的杂种血液为傲!”

    这番话说出,马琳真的怕了,她的十指指甲立刻缩回,满头大汗,面无表情地趴在地上,仿佛一只垂死挣扎的狗。

    “你还要不要问责我的罪孽?”张横一步踏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气喘吁吁,浑身颤抖,咬着嘴唇,最终还是屈服了。

    “不敢了,我错了!”

    张横冷哼一声,收起镇海印,将她席卷着以大挪移术离开了。

    一回到唐手流,他没有跟苦苦等候的李佳楠说上半句话便带着阴圣女的小石像进入了玄境之中。

    沧澜刚刚将魔尸的气息掩盖,把魔尸在魔窟之中处置好了,都没来得及休息便听说张横过来了。

    他赶紧起身去迎接张横。

    张横当下将关于阴圣女所有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完之后,神色紧张,让张横将阴圣女的小石像拿出来给自己查探一番。

    沧澜在古树之下好好地观摩了一番阴圣女的小石像之后,终究只能不断地叹息摇头。

    他面露愧疚之色,对张横无奈地说道:“圣女应该是走了,元祖天魔实在强大,若不是圣女本身是当年封印元祖天魔之大能创造的生灵,只怕即使是牺牲自己再加上阴阳通玄指环之力都不能封印元祖天魔……”

    张横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便心如刀绞,失神地坐在了旁边的石椅上。

    他现在算是有点绝望了,他自知自己凭借这天巫传承可以做一些肉白骨的事情,但还不能够活死人,现在连强大无比的沧澜都说不能救,那阴圣女怕是真的只能以石像存在了。

    “不过……”

    沧澜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燃起了希望。

    沧澜将阴圣女的小石像还给他,慈祥地笑着,说:“我从你带回来的这尊小石像里面感受到了一缕生机,你身负天下气运,又得到阴圣女眷顾,将汉拿圣山的圣胚给了你,只要你将它日夜带在身边,以后阴圣女借着这小石像重生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张横大吃一惊,怎么也不会想到还有这种可能。

    他沉思了一会儿,立刻皱起眉头问道:“可是沧老,汉拿圣山的圣胚是什么?我也不知道阴儿什么时候把它给了我,再说,要多长时间她才能够重生?”

    沧澜脸上浮现出古怪地笑容,道:“她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便是汉拿圣山的圣胚。”

    这句话一出,张横瞬间明白了,也马上苦笑了一下。

    原来阴圣女给他的元阴就是汉拿圣山的圣胚,怪不得他在汉拿圣山一刀便可将大尊者韩招据击败,怪不得自己能够修行她传给自己的上古秘法。

    “至于……她什么时候能够重生……”沧澜连连叹气,“少则几年,多则几百年,也可能要一千年,就看你愿不愿意等了!”

    “等!多少年都等!”张横把阴圣女的小石像拴在自己的脖颈上,目光坚定地说道:“我会努力寻找其他办法的,如果找不到,那我能活多久,我就等她多久。”

    阴圣女对他来说,亦师亦友,像是红颜,但也像兄弟,这种感情足以让张横用心去守护。

    沧澜点了点头,“不愧是被圣女选中的人。”

    只是,他的心里忍不住暗暗叹息,阴圣女怎么可能再活过来呢?这只是怕张横太伤心编造出来的谎言罢了,毕竟一看张横就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其实,我可以帮你!”

    就在两人各有心思的时候,旁边的马琳突然开口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