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5章 不识泰山
    根据张横的经验,出现这种征兆的东西,就算不是真的真龙龙骨,想必也是一番天材地宝。

    他当即让韩海举起手中的牌子喊道:“唐手流愿以外围长老的位置来交换这东西。”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再次哗然。

    唐手流是什么样的存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以前就是韩岛玄门的一方霸主,最近更是风头正盛,其王一鸣老祖以神符转世,修为大进,一人先后数次打压整个韩岛玄门,如今更是被推为韩岛第一玄门。

    虽然只是一个客卿长老的位置,但是意义如何,谁都心知肚明,唯一不清楚的,只怕也就是这些只有在地下拍卖交易会才会出现的老不死们了。

    本来还对这所谓的龙骨持有怀疑态度的人们一听,第一个出来吃螃蟹的居然是唐手流,当即便对龙骨大为改观,悔恨自己没有出手竞拍。

    现在要是出手竞拍,那先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唐手流的底蕴,还要冒着得罪韩岛第一玄门的危险,很不值当。

    韩海出言之后,众人鸦雀无声。

    显然谁都不愿意去跟唐手流硬碰硬,也不愿意得罪这韩岛玄门的新晋共主。

    唐手流开口就是一个客卿长老的位置,谁都明白这龙骨就算不是龙骨也具有很大的作用,要眼睁睁看着唐手流将它收入囊中,他们心里又特别不愿意,非常眼红嫉妒。

    直到一个不怕死的人站出来说话,“两亿,加上世界大国的各一套别墅!”

    说话的人是一个很富态的中年男人,他开的价一点都不低,甚至可以说是俗世界中很高的价格了。

    “此人居然有胆量和唐手流硬碰硬?”

    不少人看到他发声,都忍不住酸了几句。

    张横也是抬头看了前排一眼,那个富态中年男人虽然声音很坚定,但是他不是正主,正主想来是他旁边被黑袍笼罩的男人。

    “唐手流正门长老位置一个!”他慢慢收回目光,举牌喊道

    “十个亿加国际着名银行的百分之一股权!”

    那个中年男人又一次站起身来。

    他说完后,旁边那个被黑袍笼罩的人还转头挑衅似的看了张横所在的包间一眼。

    在场之人皆是被震惊到了,他们先是惊于这跟龙骨的价值,又惊于那个中年男人和张横的能量。

    这个地下拍卖会虽然大家各凭眼力和运气来获得天材地宝,但是也要自己有点身家才行,若是你只有一百块,你要叫价一千块,那是万万不能的,规定是你能够出的最高价格,必须是你身家的十分之一,否则叫价无效。

    这个中年男人居然能够开口就是十个亿,那说明他的身家至少是一百个亿!

    这种分量的男人,整个地球怕是都能数得过来。

    而那边唐手流的年轻人居然一开口就以唐手流的正牌长老位置来换,可见那个年轻人在唐手流也是极具分量的。

    “哇哦,竞拍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根据我们的规矩,为了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十个亿和唐手流长老的位置交换条件便封顶了,接下来由卖家自己决定要哪方的条件!”

    旗袍美女拍卖官出来控场,幕后的卖家很快做出了决定,要唐手流的长老之位。

    这个结果一出,大多数人都露出不出意料的表情。

    毕竟钱财只是身外之物,得到了唐手流长老的位置,那就相当于得到了在韩岛玄门的一张保命符,还得到了接近唐手流千百年传承道统的机会!

    只是,这个结果显然让那个中年富态男人和他身边的正主不乐意了,富态男人得到正主的指示之后当即发难。

    “我怀疑这个人给不了唐手流长老位置的承诺,他是什么人?凭什么开出这种条件?邀请函拿出来看看,我要查证他的身份!”

    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拍卖会场。

    不少人都被他不但顶撞唐手流还质疑唐手流来人的魄力震惊到了,当然也有不少人知道张横的身份,真等着看好戏呢。

    毕竟这里可是有好多老不死的,而且深居简出的他们至今都不知道张横是谁。

    “大胆!这位乃是我唐手流的王祖王一鸣,你算什么东西,敢如此质问我唐手流王祖?”韩海怒喝一声,直视富态男人。

    “地下拍卖会,一切只凭邀请函,你说是就是?你就算把照片拿出来给我看,我都有权怀疑是你们强行让人整容成他的模样!”

    富态男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佳楠俏脸上冰霜笼罩, 一抬手,一道流光向着那富态男子飞去,力道之大,逼迫周围众人皆是自主让开,生怕自己被这流光杀了。

    富态男子显然没什么修为,看到这流光急旋而来,顿时吓得抱头蹲下,他身后的正主倒是个修为不错的玄门中人,一伸手牢牢接住了那道流光。

    “唐手流少宫主李佳楠的邀请函。”正主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淡然地看向李佳楠,说道:“那又如何?喊价之人是他,又不是你,如果无法证明他是你们唐手流的某位大佬,没资格喊出那个价格,那么他的出价就是无效的,这龙骨不仅自动归我,还应该把他赶出去!”

    “怎么?竞拍不到自己志在必得的东西就那么生气,想要委屈事实强掰逻辑来驱赶我出去?”张横淡然一笑。

    “不不不,”黑袍人冷笑道:“我是讲道理的,你只要拿出你的邀请函我就不为难你。”

    “问题是,邀请函,你有么?”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张横。

    李佳楠脸色猛然变得苍白,这次来得匆忙,王祖归来又没有太多人知道,以致于地下拍卖会的主事人也忘了给他邀请函。

    “这位朋友,李佳楠少宫主居然陪在你的身边,我便相信你是唐手流王一鸣老祖,但我们这里还是按照规矩办事的,如果你拿不出邀请函,我也只能将王一鸣老祖请出去了。”

    一个天王境界的修士走了出来,对着李佳楠和张横微微点头,貌似和善地说道。

    “邀请函,我确实没有。”张横面色不改,很随意地说道。

    此言一出,黑袍人轻蔑地笑了,天王境的修士脸色也变了。

    “来人,给我把这位唐手流的王一鸣老祖请出去!”

    “没有那个资本如何敢下海口开价?”

    拍卖会的护法立刻上前,准备带走张横。

    张横讥讽地笑着,心中思量道:“看起来作为主办人的拍卖交易会似乎和这位黑袍人有些见不得人的交易啊,联起手来用一个白马非马的逻辑想要让拍到龙骨的我成为众矢之的?难不成他们是想借着参加地下拍卖交易会的一些老怪物不知道我名号的机会,谋取某些利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