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7章 再见通灵之体
    张横见他声泪俱下,悲苦万分,觉得不像是骗人的,便没有强硬地开口问话,只是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救不救你女儿的事情先放一边,你先回答我一句,你是怎么遇上这个人的?”

    白淼哽咽着说:“我女儿自小便有隐疾,家里老太君和内人都十万焦急,这几年一直在世界各地寻找名医,什么医院都走遍了,就是没有找到能够治好我女儿病的方法,最后算是病急乱投医,内人通过别人介绍便找到了这个人,然后我也信了他的话,就跟着他来了这里……”

    张横听他说话的时候,一双冷冽的双眸紧紧地盯着他的双眼,能够感觉得到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撒谎,至少对于为什么会跟随那个魔门中人来这里是真实的。

    至于到底他们是怎么认识这个魔门中人的,就无从考据了。

    如今我得到了龙骨,又在这里大打出手,看起来这里是不能再待下去了,估计后面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他看了一眼白淼,心中思考起来。

    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罢了,我入玄门如此之久,也算是懂了一个因果轮回的道理,居然从你手上抢了你用以救助女儿的龙骨,那我就还你一个因果,走吧,我跟你回去看看你女儿的病情。”

    白淼听到此话,顿时激动得又给他磕了几个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何况是他这种身家百亿的男人,纵使张横是唐手流的王一鸣老祖,纵使张横手段如何通天,他怎么可能因为得罪了他就下跪呢?

    他只是因为爱女心切,眼见张横刚刚施展的妙手回春手段,便将所有的希望都赌在了张横的手上,是以才会激动到无以复加只能以跪拜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能救则救,不能救,我也希望你不要强求。”张横一招手,一股玄力将他扶了起来,淡然地说道。

    白淼抹掉泪水,诚恳地握着他的手说:“好的,好的,王祖肯出手救治小女,已经是万幸了!”

    张横点了点头,刚刚想要回头交待李佳楠几句,便看到拍卖会的主办方端着一个个盘子走了上来。

    他随意扫了一眼,发现上面都是上了百年的灵药。

    他皱着眉头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王祖,刚刚李供奉得罪了您,我等特将这几年得到的天材地宝赠与您,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

    那个身着高叉旗袍的美女拍卖官走上了上来,千娇百媚地开口说话。

    只不过还没说完就被张横打断了。

    “不必了,前面老夫给过李钟铉机会了,他为了一枚通天丹就要忤逆老夫的意思,怎么?当老夫是你们的客人?当着众人的面打了一棒槌,又想用一根糖来招呼?”

    “楠楠,该怎么来,还是怎么来,我先走了。”

    他看都没看这个大概还在内心里以为能够勾引到他的女人一眼,转身就走。

    李佳楠嘴角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她。

    跟着白淼一起走出拍卖场,站在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旁边的保镖,马上打开车门,对白淼喊道:“白总!”

    白淼一直故意落后于张横一个身位,见到车门被打开,马上恭敬地对张横道:“王……张少,你先请!”

    出了玄学界的圈子,再一口一个王祖显然是不合适了,刚刚出来的时候张横也告诉了他自己的姓名,他便以张少来代称张横。

    张横如今经常跟一些玄学界的老不死和俗世界的大佬来往,眼力资质都极高,但真实年龄也还不算高,再加上各种玄学神力,他看起来就跟个少年一般无二。

    所有的保镖看到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白总居然屈尊给一个少年让座,被惊得合不拢嘴。

    “干什么?还不赶紧招呼张少?”

    白淼见这些保镖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当即大怒,一巴掌甩过去,喊道:“张少是我请来给小姐治病的客人,给我机灵点!”

    “是白总!”

    几个保安马上反应过来,对着张横一起鞠躬,齐声喊道:“张少好!”

    张横挥了挥手,说:“赶紧去给你女儿看病,这些繁文缛节少一点!”

    白淼心中道:“张少就是不一样,平常的玄门中人都恨不得场面越大越好,他反而更好平淡一些!”

    “这心境,真是我见过的所有玄门中人中最好的。”

    这样想着,立时觉得治好自己女儿病的可能又大了几分。

    那些保镖都是精通事理的事精,一看白淼的态度,立刻知道了张横只怕又是玄门之中惹不得的大佬,立刻变得无比机灵,端茶送水无所不做,连车都开得更加四平八稳。

    张横做了一回劳斯莱斯幻影,也算是感受了一把真正富人的排场,还是挺舒爽的。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东寒白家。

    白淼带着张横走入了仿唐的大院之中,看到了睡在香榻上的女子。

    女子身穿一套真丝缎面睡衣,睡颜平静,面容姣好,玫唇雪肤,长长的头发自然垂落于两边,看起来十分像洋娃娃。

    张横一走进属于她的房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场。

    他抬头看了看这房间的布局,那股不好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低头一看,白淼之女虽然陷入了沉睡,但是从秀气的瓜子脸和吹弹可破的脸型就可以想见,她若是清醒过来定然是活脱脱的美女。

    “这是……通灵月体?”张横以神魂流一探她的身体状况,顿时大惊,没有想到她居然是通灵月体!

    “不对……她的命格也不对!”

    再次查探之下,他又被惊到了,从白淼之女的五官轮廓观之,她好像是月妃格啊!

    “这通灵月体,可以牵引月华,将月华引入自己的体内,若此人踏足玄学界开始修炼,那她完全都不用刻苦修炼,只需要在月圆之夜沉心静气,打坐沟通月华就可以轻松突破境界了……”

    张横现在真的是羡慕嫉妒啊,他虽然有天巫传承支撑,但哪抵得过这通灵月体啊,这可是天地间的太子啊,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关键是还不用刀口舔血,用生命来搏修为……

    “哥们是真的羡慕啊!”

    他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不过,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估计是上天也嫉妒白淼之女获得了通灵月体,在她出生之后,还给了她一个月妃格。

    为此命格者,会因为月华之力而被囚捆气运,不管怎么努力,都很不容易得到成功。

    唐代大儒李商隐感怀月妃之事,直言:“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他口中的嫦娥便是月妃。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