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8章 你白家多有钱
    月妃因为偷药登仙,终其一生不得离开月宫,身体被囚,气运被锁。

    “同时拥有通灵月体和月妃像,确实会受到反噬,通灵月体是天生的,会自主吸收月华,她小时候还没有意识,身体也羸弱,估计是因为月华之力太过强大,使她承受不住,反而压垮了她的身体,以至于从小多病,这月妃命格也会压迫气运,使她郁郁不得志,容易积压出心疾。”

    张横皱着眉头问道:“白淼,你女儿这样多久了?”

    白淼看着痛苦的女儿,四十多岁的男人了,眼泪又忍不住开始在眼中打转,说道:“从六岁的一次跌倒后就一直卧床不起了。”

    “她居然在床上度过了十多年?”张横惊了,忍不住问道:“她会清醒么?”

    “很少,基本上都是以流出泪来表示自己醒了……”

    白淼哭泣道。

    不对劲,不对劲!

    张横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通灵月体和月妃命格怎么可能让她如此长的时间都卧床不起?

    “如果单纯从这两个因素入手,那么只需要解决月妃命格的问题就好了。”张横喃喃自语道:“只是这修改命格如同逆天改命,稍有不慎,我和她都要被反噬啊……”

    用龙骨来来提升她的体质,抗衡月华的清寒之力也不合适,龙骨至阳至刚,她的身体太弱了,肯定扛不住月华之力和龙骨之力在体内碰撞的!

    他思考再三,还是决定不用龙骨,仅凭自己的手段试一试。

    “白淼,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

    白淼闻言,鞠了一躬,恭敬地说道:“王祖尽管出手,一切都是小女的命里定数!”

    “善。”张横点了点头,准备开始动手。

    这知道这个时候,门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尖锐无比的声音。

    “白淼你这个混蛋,又带什么人回来祸害南柠!”

    张横都还没反应过来,外面猛然窜入了个身着大红大紫衣衫的女人,指着他发出尖酸刻薄的声音。

    “你这个小混蛋,从我女儿的床上起开!”

    “你要对我女儿做什么?你这个禽兽!”

    说着便要扑打过来。

    张横怒喝一声,无形的力量将她推开,站起来沉声问道:“我是白淼请来给你女儿治病的,如果你想要你女儿康复,最好乖乖地给我让开!”

    “小青,别捣乱!”

    白淼也出言制止她,“王……张少是我费劲千辛万苦才请来给南柠治病的,你不要唐突了人家!”

    “治病?白淼,我不是让蛊老带你去买龙骨了么?只要买到龙骨,南柠的病就会好了,你买到了没有?”

    小青拦在白淼之女白南柠的床前,厉声质问。

    白淼闻言,露出羞愧的神色,看了一眼张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张横坦然自若地说道:“龙骨为我所得,但龙骨至阳至刚,并不能给你女儿治病,若是强行以龙骨来治她的病,会……”

    他话还没说完,白淼的妻子小青便又尖声大喊起来,“什么?龙骨被你买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赶紧拿出来给我女儿治病!”

    说着她便要冲了过来,一把拽住了张横的手臂,锋利的指甲插入了张横的手臂之中。

    “小青!你别捣乱,给我回来,张少有能力治好南柠的!”

    白淼见情况不对,赶紧跑过来,拉住小青。

    “我说了,这龙骨不适合用来给你女儿治病!”

    张横冷哼一声,又一次推开了小青。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东寒白家?还是坐地起价,要狮子大开口?随便你说,你要多少钱!”

    小青不依不饶。

    白淼怒不可遏,伸出手掌就要给她一巴掌。

    “你在干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传来一道声音。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到一个花甲老人从外面杵着拐杖正缓缓地走了进来。

    “奶奶!”小青一见来人,立刻跑到老人旁边跪下,喊道:“白淼这混蛋没能力,龙骨被这个臭小子买到了,但是臭小子就是不愿意拿出龙骨来救助南柠,还希望奶奶为南柠做主啊!”

    白淼眼见在白家极有分量地奶奶过来了,马上解释道:“奶奶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这位是……”

    “好了!”白老太君手中的拐杖重重砸在地上,怒视着白淼道:“别再跟我说他是什么游方术士、江湖神医了!居然龙骨在他身上你就先让他把龙骨拿出来试试,他要多少钱,给他便是!”

    白淼还想说什么,但是白老太君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拐杖,一拐杖打在他的小腿上,怒喝道:“你是不是忘记你爷爷是怎么被你气死的了?现在又要来气你奶奶?”

    白淼欲哭无泪,跪在地上愧疚地看着张横。

    张横眉头深深蹙起,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他们说说白南柠的情况。

    但哪知白老太君却先开口了。

    “年轻人,我知道你们玄学界有玄学界的规矩,小淼用无数的金钱都拍不到龙骨,估计也是因为这些规矩,但是我希望你明白,玄学界是玄学界,俗世界是俗世界,做人不要太过分了!”

    张横呵呵一笑,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白老太君道:“你不就是觉得我白家能给你的东西太少了么?这样,我给你五个亿,并且让出东寒集团4%的股份,只要你愿意把龙骨留下,如何?”

    “哈哈……”张横笑了起来,轻蔑地看着她问道:“你白家有多大?能有几个钱?真以为一切都能用钱来解决?”

    他说完这句话后,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年轻人!”

    白老太君手中的拐杖又一次砸在了地上,她怒喝道:“你如果硬要拂逆我白家的意思,那我只能告诉你,我白家也算是林于世界之巅的家族,你们玄门中的天王尊者倒也认识不少!”

    “你在威胁我?”张横回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她。

    “不是威胁,只是告诉你,你还年轻,不要因为一时热血翻涌就天不怕地不怕,毕竟你要一头撞上去,还是会头破血流的!”

    白老太君微眯着眼,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本少还就不吃这套!”张横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再不停留。

    “王祖!”

    然而,辛辛苦苦将他请来的白淼却是硬生生跪着爬到了张横的脚下抱着他的大腿哭喊道:“万请王祖救救我女儿啊!”

    张横看着他这毫无形象的样子,一恍惚之间想起了当初马萍儿父母的样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他老婆是个傻叉,他到底是个好父亲啊!

    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推开,并且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张横头也不回,径直向前而去。

    “你是个好父亲,我告诉你,今晚如果你自断一指,手持柳枝于月圆时刻抱住你女儿,那么她可以不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