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0章 不去
    安家的老家主安必信今天格外的开心,因为张横竟然亲自登门拜访他安家。

    他一早听闻张横要过来,马上就在门口摆出了极大的阵仗等着张横的到来。

    谁知道张横根本就没有走正门,他直接一个大挪移术便来到了安家家里。

    搞得安必信将媚眼全抛给了瞎子看。

    来到张横身边,他还有点幽怨,觉得张横为什么不愿意从大门进来,接受他的热情迎接。

    对此,张横淡然一笑,将这老家伙所有的心思都洞悉在心,现在唐手流在韩岛玄学界已经是无可撼动的了,如果说要威胁到唐手流的地位那也只有最近蠢蠢欲动的各个魔门。

    现在如果张横以王一鸣的身份坦然接受安家的热情迎接,那不是变相告诉韩岛玄门,安家是王一鸣钦点的玄门么?到时候谁都要讨好安家,以安家以前便是瘦死骆驼的情况来看,他安必信得了这根鸡毛掸子,尾巴还不翘到天上去?

    这些驾驭人心的东西,张横原本是不会的,但是随着他遇到的各种老妖怪越来越多,见识过的人心阴暗面越来越多,他也从耳濡目染之中了解、学会了不少。

    “前几天老夫在拍卖会上遇到魔禽司门人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听说了,我今日前来就是想要从韩岛底蕴堪比唐手流的安家得到一些关于魔禽司的资料。”

    张横也不跟着当初跪在自己面前哭爹喊娘、心思极多的老狐狸绕弯子,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安必信闻言,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没有回答张横的话,而是转头对着身边的一个花季少女喊道:“安然平日里典籍之事都由你负责,我现在也是老眼昏花,只怕找不到王祖需要的典籍咯,不如就由你带着王祖去祖宗祠堂的典籍殿寻找吧。”

    安然俏丽的脸上浮现一抹嫣红,羞答答地点头。

    安必信身后的其他女眷纷纷对安然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这老狐狸,真的是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啊,打定主意要抱哥们的大腿?

    张横揣着明白当糊涂,学着王一鸣神魂之中那般轻佻的模样,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安然的光洁手腕,逗弄般说道:“老夫求之不得呢,安必信你这老家伙还是懂老夫的!”

    安然的脸颊瞬间变得苍白起来,蓦然想起前面听说自己可能要被家主送给张横时候姐姐妹妹们说过的话,“你别看唐手流王一鸣老祖的转世强大又帅气,但是其实他已经好多岁了,只怕做你祖爷爷都够了!”

    “咦……这种老怪物花样最多了,特别喜欢一些重口味的东西。”

    她越想姐妹们曾经说过的话,心情越沉重,两只**也是像灌了铅一样,根本迈不开步子了。

    走着走着,前面的张横突然还回过头来问了一句:“对了,上次伊藤诚称霸韩岛玄门,听说你安家的女眷都落入他的魔爪了,那你……”

    该来的还是来了么?

    安然的脑海轰然一响,脸颊通红地结巴说道:“我……那段时间没在韩岛……”

    哈哈……

    看到这小妮子被自己逗弄得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张横内心正在大笑。

    你是害怕我吃了你,但你怎知道你的老家主安必信还怕我不吃你呢!

    不过,他到底不是王一鸣那个老东西,自然不会在这些事情上跟这个都还没长开的小妮子多做纠缠的。

    主要是觉得安必信这种行为让他不喜欢而已。

    说完那句话之后,张横便没有了任何反应,安然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走着,心中惴惴不安,要是把面前这位大佬给惹急了,她还是挺怕被家主责罚的。

    “你把典籍拿出来,然后便离开吧!”

    来到典籍收藏室,张横目光之中没有半分杂质地看着安然,开口说道。

    安然仿佛是被吓到了一般,啊了一声,双手捏着衣角,胆怯地应诺,然后去给他寻找他所要的典籍了。

    大概五六分钟之后,她抱着摞起来比她头还要高的典籍走了过来,想要轻轻放在张横面前的桌子上,但是没想到典籍太多了,直接倒了下去。

    还好张横赶紧伸手拦住她,她这才止住了身体。

    不过,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蛋又一次红透了,原因是张横的大手轻轻地握在了她的胳臂上。

    “你走吧。”

    张横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拿起那些典籍便开始查看起来。

    之所以过来这安家,实在是因为他在唐手流能够得到的魔禽司资料有限,并不能完整地了解这个魔门。

    而他在离开韩岛之前,还是想给李佳楠留下一个比较完好的唐手流,想要把那些隐患都除掉。

    安家底蕴很深,在整个韩岛除了唐手流就属他们知道的东西最多了。

    想必,这魔禽司,他们应该了解不少。

    然而,就在他刚刚拿起书来准备开始看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安必信的声音。

    “王祖,韩岛东寒集团白淼携夫人过来谢罪。”

    “东寒集团?”听到这个名字,安然震惊了一下。

    东寒集团是韩岛的大集团,手持着韩岛几条重要的经济命脉,虽然没有玄门在背后撑腰,但是哪个玄门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们。

    他们怎么会亲自上来给张横谢罪?

    “白淼的夫人现在就在大厅候着,希望您能过去。”安必信走过来恭敬地说道。

    张横将头从典籍之中抬了起来,淡然地说道:“不去,你就告诉他们,老夫有要事在身。”

    “王祖!”

    只是,安必信还没出门,外面就响起了白淼的声音。

    “白某没能管好自己的妻子都是白某的过错,但万请王祖原谅内人,出手救助我女儿啊!”

    外面的下人没能拦得住。

    白淼已经拉着小青跪在了地上。

    小青的目光之中一片怨毒,跪在地上的时候也是不愿意多看张横一眼,紧紧地咬着嘴唇。

    他们念及白老太君一大把年纪,实在是做不来这些事情,所以最后还是决定由白淼和小青一起过来谢罪。

    白淼见张横仍然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书,使劲拽了一下自己的老婆,示意她说点什么。

    小青在他几次三番的提醒之下,最终怒哼道:“都是我的错,呐,我来给你道歉了,如果还是不爽,你要就杀了我好了!”

    这种话,没有半点知错的意思,也没有半点诚心诚意请张横为自己女儿治病的意思。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