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1章 寒潭煞
    张横轻轻放下书本,右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出现,将他们两个人都扶了起来。

    “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跪在我这个小辈面前?”他冷笑道:“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臭小子,别搞得这么隆重,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小杂种!”小青见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忍不住又骂了一声。

    白淼、安必信等人脸色皆是大变!

    白淼伸出手就想给她一巴掌,她怎么敢在玄门的地盘上,如此辱骂韩岛第一玄门的擎天大柱王一鸣?这简直是要为白家招来无尽的祸端啊!

    然而,他的这巴掌还没有抬起来,小青便被人打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安必信目光阴寒无比地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管你是什么白家的儿媳妇,在玄门之中就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在你面前是我韩岛玄门第一人王一鸣老祖,你若骂他,那就是侮辱我整个韩岛玄门,小心祸从口出啊!”

    他这一番话已经说得极为委婉了,要不是怕张横这个性子古怪的人埋汰自己替他出手,他估计会打得她满地找牙,骂得她生不如死!

    小青被安必信打了一巴掌,眼中闪过怨毒的神色,牙齿咬得紧紧的。

    张横目光悠然地飘过她,虽然这双眼睛之中没有其他的神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青被他看到的时候,莫名地从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白淼立刻跪到在地,不断地磕头,喊道:“王祖息怒,王祖息怒啊……”

    “好了,别跪了!”张横怒喝一声。

    他话音一转,看着安然说道:“这个小妮子挺讨老夫喜欢的,要不要给你们女儿治病,你们自己去问她,如果她同意,那我就同意,当然,如果她同意了,我还有一个条件!”

    白淼大喜过望,立刻跑到安然的旁边,拉着她说了很多话。

    安然一下子慌了,似乎没有想到张横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她就是个小人物啊,放在整个安家都是无关轻重的。

    她当然不会注意到,张横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旁边的老狐狸安必信却不可察觉地点了点头。

    安然听完白淼声泪俱下的述说之后,心里直打鼓。天啊,这个可是东寒集团的老总啊,我一直都听说他手段强硬,为人极其不讲究情面,没想到还有这么柔软的一面,而且……还甘愿跪在王祖的面前,听说他还为了救自己的女儿断了一个手指……

    “要不,咱们就救救他女儿吧?”安然试探性问道。

    张横淡然地说道:“你说行就行!”

    说完之后,对安必信说道:“那就打扰你安家了。”

    安必信赶紧恭敬行礼,道:“王祖莅临我安家,是我安家的福分!”

    张横点了点头,施展出大挪移术带着白淼夫妇离开了。

    安然看着他消失的地方,怅然若失。

    “咳咳……人家都走了,你还在想些什么呢?”安必信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说道。

    安然知道自己心中乱跳的小鹿被他抓到了,忍不住马上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娇羞无比。

    安必信道:“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学学这些驾驭人心的东西,未来我们安家还要靠你啊!”

    “啊!”

    这个意思是,让我作为安家家主的继承人?

    安然不敢相信。

    张横刚刚让她决定要不要救白淼的女儿,其实无形之中就是在给安家和白家搭桥,摆明了说我极其重视这个女人,她说好,我就救你白淼的女儿,不好,那你求我也没用!

    张横这种看似昏庸的手段,其实就是要安必信让位给她,告诉她,我钦点她接任你的位置。

    以安必信的老谋深算自然是知道这一切的,他以前还对张横颇有微词,觉得张横是在鸠占鹊巢,但是看到张横的强大手段,意识到张横不管是哪里的人,都是一棵可以乘凉的大树之后,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抱住他的大腿。

    而张横知道唐手流要稳固韩岛第一玄门的地位,少不了需要俗世界的各方势力支持,眼下东寒集团就是最好的盟友。

    打一棒子给一颗枣子,这种手段虽然烂,但是确实也好用。

    却说张横再次来到白南柠的闺房之后,终于印证了自己这些时间思考的问题。

    白南柠并不是被通灵月体和月妃命格拖累,而是她的房间有问题!

    白家的位置本便是不朝阳的位置,而白南柠的闺房又是位于白家的假山和人工环家河中间,是山之北和水之南。

    这种地方,奇寒透骨,如同一滩寒潭,如果长期住人的话,阴寒之气会在人之体内郁结不解,甚至成疾。

    而这样的布局也被称为寒潭煞。

    看过白南柠现在的状况之后,张横起身,很轻松地说道:“令爱是不是自从得了这个病之后就一直躺在这里没有离开过?”

    白淼不敢隐瞒,立刻说道:“是的,王祖是怀疑房间的问题么?我曾经请过风水师来看过,他们说房间的布局没有任何问题。”

    “那你请的是不是都同一个路子的风水师?”张横戏谑地问道。

    白淼愣住了。

    张横继续说道:“你女儿其实并无大碍,昨晚月圆时候发作也只是因为体质原因,我先告诉你,你只要把她搬出这个房间,换一个房间她的病就会好起来你信不信?”

    “你又在胡说八道!”

    小青听到这句话之后,却是突然爆发了,发疯一般地冲到张横面前,想要动手动脚。

    “怎么心虚了?”张横斜眼看着她。

    她听到张横这一句话,顿时面无血色。

    白淼发现情况不对,立刻问道:“王祖,这是什么意思?”

    张横做到旁边的椅子上,端起白老太君亲手递过来的茶水,说道:“我是不是说我过来救你女儿,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白淼点头,说道:“是的,王祖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没什么要求,只是想让你跟你老婆离婚。”张横轻轻啐了一口这盏从华夏运过来的大红袍,“至于为什么,去问你老婆吧,我估计你还不知道你女儿的房间,其实布局就是一个寒潭煞,配上她的体质,这辈子只怕都起不来了,而这个寒潭煞,我敢笃定就跟你老婆有关。”

    “什么!”白淼愤怒地看向小青,指着她的鼻子怒道:“青儿,我对向来都是一心一意,从来没有找过小三,你就这样对我,这样对你的亲生女儿?”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寒潭煞!”小青恼羞成怒,准备转身就跑。

    但,在张横面前,她如何跑得掉。

    “跪下!”

    张横从嘴巴之中吐出两个字,这个一直以来对他都极其不礼貌的女儿双脚一软,重重跪到在地。

    原本对小青还存在着一点奢望的白淼,在看到她落荒而逃这个动作的时候,心也沉到了谷底。

    这完全是欲盖弥彰啊。

    “如果你身后那个魔禽司的余孽还不出来,我就只能把你抓起来严刑拷问了!”

    张横右手一晃,伏以神尺已经从江山社稷图之中出来了。

    他提着直尺慢慢地走向小青。

    “我倒是小看了你啊!”

    就在这个时候,上次那个在拍卖交易会召唤炼狱恶犬的黑袍人终于出现了。

    张横抬头看向他,质问道:“你们在白家谋篇布局这么久,就是为了将白南柠弄入魔禽司?”

    “不过,以白南柠的通灵月体,倒是很适合修炼你们的魔功。”

    这个黑袍人自然就是先前小青提起过的蛊老,他被张横拆穿了阴谋,倒也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神色,“是啊,这种完美的修炼胚子,不送入我魔禽司岂不是浪费?”

    “张横,识相点就交出龙骨,让我带走白南柠,不然我就把你也抓回去,做成我魔禽司的魔禽!”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