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3章 魔禽司圣兽
    “我还以为你不敢跟过来了呢!”

    在汉拿圣山停下后,蛊老变回了原本的样子,看着紧随其后的张横。

    看他的样子十分轻松,仿佛觉得只要到了这里,可以压制他们一人一犬的张横便已经不再是他的心腹大患一样。

    不过比起他来,张横才是真正的轻松了,他原本还想着怕这魔禽司的余孽手上还有杀手锏,但是来到这汉拿圣山,他拥有着圣胚,根本就不用惧怕任何东西。

    “张横,我也不妨告诉你,在我将你引到这里之后,你唐手流就要后院起火了!”

    蛊老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张横闻言,假装大惊失色,急忙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你派人去偷袭佳楠他们?”

    “不对,你们的目标难道是我唐手流天皇殿下方的魔窟!”

    他双眼睁大,怒发冲冠,完全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蛊老哈哈大笑,说:“任你手段如何通天,到头来还不是逃不过自大、猖狂这四个字!”

    “何以见得?”张横突然恢复了前面的平静之色,嘴角慢慢勾起戏谑的笑容问道。

    蛊老看到他瞬间恢复的冷静,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刻喊道:“你就不怀疑怀疑为什么魔禽司到了现在,仍然只有我一个人出现在你视野之中么?我估摸着,他们现在已经得手了,你终究要为你自己的自大和自负搭上很多人的性命!”

    “真正自大自负的人是你吧!”张横指着他大笑道:“你现在用你们魔门的特殊秘法感受一下你派去攻陷我唐手流天皇殿的门人还活着么!”

    蛊老虽然说得十分自信,但是到头来还是很怕横生枝节的,他当下便以秘法试着联系了一下去偷袭唐手流的那群人,发现不管如何也联系不上他们了!

    “你做了什么!”他眼皮直跳,狰狞着脸质问张横。

    张横将手中的伏以神尺拿起,直指他的眉心,喊道:“没什么啊,只不过你把我当做螳螂,其实……我是黄雀罢了!”

    “束手就擒吧,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你们了!”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蛊老桀桀大笑,双手结出奇异的手印,他脚下往前三寸的土地突然浮现出一条黑线,这黑线拉起了一个诡异的法阵图案。

    少顷之后,刻画图案下的土地轰然崩塌,地面晃动不已,一只犄角露了出来。

    “这是骨龙?”

    待它完全从土中浮现出来以后,张横终于看清楚了这是一只只剩下骨头的西方巨龙。

    只不过,它的尾部末端少了一截。

    “这骨龙身上没有半点至刚至阳的气息,不可能是那条龙骨的主人,难道说这魔禽司的人就是要拍下龙骨给这骨龙接上,偷天换日,做出一条魔圣子?”

    他看着仿佛有三层楼那么高的骨龙喃喃自语。

    所谓的魔圣子是天巫传承中提到的,由华夏五爪金龙和西方暗黑翼龙交—配生出来的同时具有至阳与黑暗两种神力的杂交龙。

    “这是我门的圣兽,我没得到那截龙骨,它很生气,不过我正在告诉它,说现在吃了你,也能够得到那截龙骨,它变得无比兴奋,桀桀……”

    蛊老伸手抚摸着骨龙的爪子笑道。

    单纯以境界修为来说,这条骨龙已经达到了大尊者境界,只是现在伤势未痊愈,没有到达巅峰而已。

    “是么?谁给你的勇气?”张横迈出一步。

    他这一步踏出,天地之间涌来一股源源不断的玄力,汉拿圣山之中的生灵也齐齐发出冲天长啸,一缕缕肉眼可见的白色光芒被他吸纳进了自己的体内。

    这就是阴圣女留给他的宝藏,汉拿圣山的圣胚。

    依靠圣胚,他能够无穷无尽地借用整座圣山的力量,而汉拿圣山又是封印元祖天魔留下的法器,其内的力量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亦是无穷无尽!

    “走出山以后,只要你在韩岛玄学界,就要听本少的。”他又跨出一步,右手虚握,汉拿圣山的山、水、树尽数化作强大的力量被他抓在手中,瞬间凝聚为一柄光芒万丈的长刀。

    “来到这山里,不好意思,你还是要听本少的!”

    他双手平举汉拿圣山气运汇聚而成的长刀,一刀劈下。

    我望青山多妩媚,青山看我应如是!

    他就是这汉拿圣山,汉拿圣山就是他!

    他于汉拿圣山,无人可敌!

    一刀斩至,骨龙散架为一堆森然白骨,蛊老全身骨骼碎裂软绵绵地跪到在地。

    ……

    “小青,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到底做了多少对不起我和南柠的事情!”

    白家,白淼捂着胸口,无比痛惜地望着面前的妻子。

    “是我啊,都是我!”小青扭曲着脸,尖声吼道:“都是我做的,你女儿之所以会跌倒,就是我一把将她推倒的,这个房间的寒潭煞风水局也是我亲手布置的。还有……你总该忘不了,每次你提出要把你女儿接出去医院住,或是要换个房间,都被我拒绝了吧?”

    “当然,每一个主动找上的江湖神医也都是我介绍来的,包括蛊老!”

    “你!”白淼指着她,浑身颤抖。

    “白淼,对于这种女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突然一道声音出现在白家大院。

    白淼回头一看,张横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们身边。

    “王祖,请您息怒,等我问出了……”

    白淼现在看到张横回来了,第一时间便知道蛊老已经落败了,而他也要对付自己的妻子了,便要给小青求情,到底一日夫妻百日恩啊。

    只是,张横哪里给他机会,他话还没说完,张横的大耳光子便已经甩在了小青的脸上,“一口一个小杂种,小畜生骂得爽不爽?”

    他可不是那种不记仇的人,谁对他好,他加倍还之,谁对他不好,他可仍然会记在心里的。

    这一巴掌直接将小青给打翻在了地上,口中不断地吐出鲜血和碎裂的内脏。

    “王祖!”

    白淼跪到在地,准备磕头给小青求情。

    但张横也不给他这个机会,伸手一抬,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将他牵制住了。

    “白淼,你也是站在万千人骨堆成的巅峰之上的人了,怎么处理器自己的家务事来像个婆娘一样!”

    “而且,这个女人也不是你的老婆,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在白淼痛苦万分的目光下,张横左手握住小青的脖颈,右手重重轰出一拳,砸在了她的俏脸上,她顷刻之间化作了一缕青烟消失了。

    消失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抹苦笑看着白淼,仿佛有话想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