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6章 熟人啊
    张横一路走来,大多数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也受到过很多人的提携帮助,但是像师父一样的人,他还是没有遇到过的。

    当然,将天巫传承留给他的人算半个。

    “玄学中事,皆讲究因缘,她自有她的造化。”好好想了一下之后,张横还是决定拒绝。

    他此话一出,白淼和白南柠都急了。

    白南柠心思单纯,病好之后便听说了是张横这个神少年将她救活一事,早已经是不自觉地将他代入了自己心中很重要的位置,默认这辈子都要跟他纠缠不清了。

    但此刻听到他拒绝收自己为徒的话,立时感觉到像被至亲至爱之人抛弃了一样,急得漂亮的大眼睛之中都溢满了泪花。

    白淼更是大喊道:“王祖!”

    “难道你上苍让你冥冥之中遇上她、治好她的病,再捣碎小青的阴谋,便不是因缘造化了么?”

    他说的似乎有道理。

    “好,那白南柠就暂且跟我修行,入不入我的门下,还要看她的机缘和造化。”张横点了点头,说到底其实是他怜惜白南柠是一块天然胚子罢了,不忍心看到其他人将她雕琢得太丑陋了。

    虽然李佳楠现在实力也不弱,但她也是被王一鸣和自己生生拉起来的,跟自己实打实的修为比起来,稍逊一筹。

    白南柠沉睡了十几年,心思仍然停留在当初,如今心中喜悦之情无以言表,竟踏着小碎步跑过来,一把抱着张横的手臂,摇晃着叫道:“谢谢师父!师父最好了!”

    张横本想板下脸来树立起师尊的威严的,但见她如此率真可爱,终究是没狠下心,只是淡然地说道:“跟我修炼很苦的,你可不要天天想着在家里的锦衣玉食啊,到时候晒黑受伤都是小心,只怕性命不保啊!”

    “有师父在,我不怕!”

    ……

    张横和白淼已经进入白家后院好一阵了。

    崔少卿坐在客席上,目光阴冷地盯着后院的方向,现在那些大少名媛想要来跟他说句话,他也爱理不理了,一点都没有了刚刚来到白家时候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

    白南柠刚刚苏醒,而白淼又对那个少年如此看重青睐,他们在后屋会谈什么,仍谁都会不自觉地往那方面想去。

    他此刻只觉得自己头上那顶白家小姐未婚夫的帽子有点泛绿。

    “少卿,别紧张,我还在这呢!”

    突然一只手掌附上了他的肩头,同时他身后传来了一道深沉的声音。

    他转身看到那中年男子,忍不住喊了一声:“爸!”

    来人正是他的父亲崔流野。

    崔流野听到自己儿子的呼喊,心头也是怒气直涌,他儿子从小便是众人的焦点,一直都是同辈人中的佼佼者,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哪个大家阔少名媛小姐在他面前不低头?

    如今过来自己未婚妻家吃个饭便受了这种待遇,如何能叫他不难受?

    崔流野都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听过他儿子这么委屈地叫他爸爸了。

    “没事,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对白家的小姐很上心,等会饭桌上,看我怎么说他白淼,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崔流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崔少卿也不蠢,他知道凭借张横的年龄,怎么也不可能让白淼那么看重他,只怕是他背后有些其他的人物撑腰,说不好还是一些超乎凡尘俗世的人物。

    他劝道:“父亲,如果是我们也惹不起的存在,那就算了,等着儿子以后自己把场子找回来吧!”

    崔流野听到这番话又是骄傲又是心疼,他哼道:“不担心,实在不行咱们就把那位请来,到时候看他能掀起什么风浪!”

    听到父亲提起那人,崔少卿也终于放下心来。

    又过了一会儿,白淼终于出来了。

    他带了自己的女儿,还带了张横。

    所有人看到白南柠都忍不住眼前一亮,纷纷开口表示对她的赞扬,也一个劲儿地夸白淼生了个好女儿。

    崔流野也带着自己的儿子过去和白淼寒暄了起来,其间还提了几句以前两家指腹为婚的事情,只不过被白淼眼含深意地含糊几句盖过去了。

    崔流野见他那闪烁的神色,心中的怒气又多了几分。

    他看着张横开口问道:“这位是?”

    白淼赶紧介绍道:“这位是我在国外好友的儿子,跟小女是旧识,听说小女醒过来了,便马不停蹄地赶来了!”

    “什么?”

    “白南柠十几年前就犯病在床了,她的朋友只手可数,我怎么没听说她有这种朋友?”

    “白总摆明着骗人啊,如果只是他好友的儿子,犯得着他那么尊重么?”

    那些白南柠的儿时玩伴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什么朋友家的儿子?我怎么不知道?”崔流野哼道:“怎地让你白淼连我家少卿都不注意了?”

    这一番话说完之后,整个场面十分尴尬,连那些纨绔少爷小姐们都知道他们两家有指腹为婚的事情,其他受邀青睐的业界大佬更是没理由不知道了。

    崔流野这话一说出不就是在变相地维护他儿子么,要宣布白南柠的主权呢!

    崔家说到底是白家重要的战略盟友,白淼估计也不敢轻易得罪崔流野,谁都以为他会打个哈哈翻过此事,但哪知他却是眉头一皱,说道:“少卿也很优秀,但是请不要拿来和张少比。”

    这一句话说出,众人更是惊得合不拢嘴。

    崔流野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拉着崔少卿落座了。

    白淼仿佛不在意一样,招呼着张横和自己的女儿坐在自己的左右手边。

    这样的座次,仿佛在无意之间说明着什么。

    所有人噤若寒蝉,都嗅到了空气中的火药味。

    崔流野已经再给那位发短信了,要他赶紧过来。

    等到饭菜全上的时候,他才再次开口说道:“白总,可能确实是我看走眼了,不知道这位张少爷的能耐,但是不能因为这些坏了我们两家的关系,你看你家南柠也醒了,正好我家少卿过几天要出国去谈个项目,要不让南柠陪他去一趟,也好散散心,解一下卧床十几年带来的烦闷情绪?”

    来了,终于来了!

    无数人都屏气凝神地吃饭,等着看戏,现在听到崔流野的话,立时不动声色地观察起两家人来。

    白淼也知道崔流野是要借此事提起当初两家指腹为婚的事情,刚刚想放下碗筷跟他说抱歉。

    只是这个时候,白老太君过来了。

    望着张横老泪纵横,准备跪下。

    上次张横再来白家,她没能好好为自己赎罪,现在张横终于来了,她也有机会跟张横表达自己的冒犯之意。

    张横伸手扶住了她,淡然地说道:“老奶奶,有其他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白老太君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之中,坚决无比地摇头要下跪。

    但是最终执拗不过张横,没有跪成。

    开玩笑,白老太君都将近百岁的人了,张横再怎么说也不会让她跪自己的。

    白老太君在听说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之后,神情诚恳无比地对崔流野说道:“崔少卿和我家南柠已经不可能了,老身做主要把南柠许配给这位王……张少,只能说对不起你崔家了!”

    “哇!”

    这句话一出,瞬间点爆了全场,谁都没想白老太君所说的话更加直白。

    这个张少到底何德何能啊!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白南柠和张横。

    白南柠已经羞得想要落荒而逃了。

    崔家父子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崔流野气得直哆嗦。

    张横也是头大无比。

    “这个小子凭什么让你白家如此看重?”崔流野最终反应过来了,指着他骂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也不管白家为什么要护着你,等会崔大师来了,我便要你一只脚一条手臂!”

    “好大的口气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依仗!”张横微微一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本不想跟崔家结下什么梁子的。

    但是崔流野居然主动把矛头挑到他头上了。

    恰在这个时候,门外走进了一个人。

    崔流野见到来人立刻跳起来,三两步跑到那人旁边,狰狞地喊道:“崔大师,就是这个小子在我崔家头上拉屎!”

    张横一看来人,顿时笑了。

    这不是以前的老熟人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