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7章 又闻十大邪器
    来人也姓崔。

    自然便是上次在唐手流天皇殿差点被张横当众拧下头颅的崔白彦。

    他在花溪流被唐手流灭了以后,便不见了踪影,没想到是跑到这些地方来作威作福了。

    崔白彦没了伊藤诚的撑腰,这些日子也过得很不称心如意,幸好有一个自称是本家的崔流野无比推崇他,将他捧得高高的,不然估计要沦落街头。

    他刚刚接到崔流野的消息说可能有玄门中人要为难他后,便马上赶了过来,但哪里想得到,崔流野口中的玄门中人居然是唐手流的王一鸣转世张横!

    “崔大师,你现在就动手!打死了算我的!”

    崔流野现在真的是恨由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都已经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了,当着今天所有业内大佬的面,指着张横尖声嘶吼。

    他觉得今天白家让他崔家受的委屈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他觉得已经抬不起头了,无论如何都要从罪魁祸首张横身上找到一些安慰。

    只可惜,崔白彦现在已经被吓破了胆,完全不敢多说什么,反手一巴掌打得崔流野天旋地转,立刻跪倒在地,不断地磕头喊道:“王祖饶命,王祖饶命啊!”

    张横站起来戏谑地看着他,说道:“别磕了,今天我就是过来和白总吃吃饭,没有其他的想法。”

    崔白彦听到这句话之后,心中忍不住松了一口。

    “不过……”

    但是张横这一句不过,又让他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吃饭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扰。”

    崔白彦立刻懂了他是什么意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过去将崔少卿抱在肩膀上,拖着崔流野消失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刚刚那个是崔白彦崔大师么?”

    “好像是的,我有幸见过一次他以神通秘法捉拿恶灵,很多人都请他做过法的,据说是个很有道行的法师。”

    “啥?那他那么有能耐为什么会怕那个少年啊?”

    在场之人觉得,今天算是他们人生之中最有意思的一天了,这个少年带给他们太多太多的震惊了。

    白淼咳嗽一声,说道:“让各位见笑了,我这位朋友的儿子却是有一些其他的本事,只是这不是今天的主题。”

    “来来来,我提议为了我女儿久病初愈干一杯!”

    所有人还没有压下心中的震惊,机械式地举起了杯子。

    等到大家放下杯子之后,白老太君低声问向张横:“王祖,你到底娶不娶啊?”

    张横假装没听到。

    而他身边的白南柠嘤咛了一声,却是目光躲闪地偷偷打量着他。

    宴席之上,无数人都跟张横碰杯,说是想要结交一下张横这个年少大师。

    在他们眼中,崔白彦是大师,而张横两句话让大师落荒而逃,那他自然也是大师。

    这些上来跟张横碰杯的人之中不少各种类型的交际花、社会名媛,她们纷纷都对张横展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张横应接不暇,最后跟白淼说自己先走了,让白南柠三天之后来唐手流找他。

    他刚刚回到唐手流,便接到了李佳楠的消息说,从魔禽司余孽的口中得到了一个元古魔门的遗志具体位置。

    他叹了口气,“本来想着尽快处理完这些事情回去华夏看看,再陪着颜彦赶赴倭岛的,没想到事情还没完没了了。”

    他当即从李佳楠手中接过资料看了一眼。

    魔禽司余孽招供说,他们原本都是当年魔禽司门人的后代,魔性血脉经过几代人繁衍几近消失,但蛊老却凭空出现,将他们体内的魔血唤醒,给他们洗脑,让他们跟随自己光复魔禽司。他们也在跟随蛊老的过程之中知道了这个元古魔门的所在。

    “他们的招供词里居然还有元古十大邪器之一孕婴葫的消息!”

    当他读到他们说那个魔门遗址之中很有可能存在着孕婴葫的时候,顿时大惊。

    这孕婴葫是元古传说之中至邪存在,可以孕育尸鬼,可以保存肉身,乃至可以孕育神魔……其神通广大,无法言尽。

    他第一次听说这个孕婴葫的时候,还很疑惑,觉得葫芦娃的创作原形会不会就是这玩意。

    “阴儿化为石像,马琳一去杳无消息,如果能够得到这孕婴葫,说不定可以找到复活阴儿的机遇。”

    看起来这次元古魔门遗址,怎么也要去一趟了。

    他对李佳楠说道:“楠楠,我去看看吧,以防万一你还是留在唐手流。”

    李佳楠一听便急了,焦急地喊道:“那他们要是设计让你去送死怎么办?”

    “那也得去,不管如何,这孕婴葫不能让魔门中人所得!”他目光坚定地说道,当然,他还是有私心的,阴圣女为他化石,以他重情重义的性格,怎么也要想方设法地将阴圣女复活。

    “我不管,我要跟你一起去!”李佳楠娇哼道。

    最终张横妥协了,“那这样吧,你留在唐手流,我带着赵岭虎过去,一发生事情,立刻联系你!”

    赵岭虎毕竟是跟他一样的天王境修士,在元古魔门遗址定然能相互照料的。

    李佳楠还是想要跟他一起去,但是最终执拗不过张横强硬的态度。

    张横找到赵岭虎,说了事情之后,赵岭虎当即答应跟随他一起,但是他却提出要带着龚永旺去。

    张横看着现在终于有了点男人气概的龚永旺,想起当初龚老太君以性命为赌注,赌他这辈子荣华富贵的凄厉场景,便也没拒绝。

    赵岭虎当然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多磨练磨练龚永旺。

    三人开了一辆性能很强悍的越野车,在天亮之前赶到了那个元古魔门遗址。

    “果然是煞气逼人啊。”赵岭虎走下车,看了一眼荒芜人烟的四周。

    他们面前是一栋空荡荡的别墅,别墅破败老旧,只有乌鸦栖息。

    偶尔旁边传来几声诡异的叫喊,令得龚永旺直哆嗦。

    赵岭虎看着他怒哼道:“拿出点龚王一脉的气概出来!看看人家张横,再看看你,同样的年龄,人家做了什么,你又在做什么?”

    龚永旺被他一番话说得羞愧难当,登时挺直了腰板。

    张横随意瞟了他一眼,说道:“赵岭虎只是想让你别辜负龚老太君的一番心血。”

    说完之后,他便和赵岭虎抬腿往别墅里面而去。

    才来到别墅,他们便看到了几个不久前留下的脚步。

    “看起来,我们来晚了,已经有人到了。”

    赵岭虎面色沉重地说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