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8章 我才是渔翁
    华夏自古到现在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朝代,凡二十二朝,其中有过一统的朝代,有过碎片的小朝代。夺嫡阁在这些意义不一的朝代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只是史家将他们从朝代更替的浪潮之中悄无声息地隐去了,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

    如果不是他们来自玄门,只怕张横也不会知道,华夏历史朝代更替的背后居然还有着这样人的一群人。

    能够以一个玄门的力量左右整个朝代的变局,可以想见其到底有多少能耐,虽然经过时光和历史无情的洗礼,千百年后,他们依然是这世界上众多玄门之中的佼佼者。

    他们不显山不露水,一露面却震惊世人。

    张横怎么也没有想到夺嫡阁还存在着,他们的传人也还在历史的阴暗面活动着,不过,看起来他们也确实没有再干预过朝代更替的事情了。

    李斯者到底是夺嫡阁的少玺啊,三言两语和几个举动,就把索魔宗的人骗得团团转了。

    此刻他站在那巨大的魔像面前,淡定自若,眼中甚至还随着索魔宗之人一起对魔像露出崇拜光芒。

    “明面上是要索魔宗的功法,实际上,还不是冲着孕婴葫而来。”张横恨恨然自语道:“毕竟是元古流传到现在的十大邪器之一,它的能量不能想象,肉白骨活死人,养育世间一切婴灵……用的不好自然是邪器,用的好,那就是无上的法器,你们夺嫡阁说白了也是玄门的一员,在这种东西面前,如何能不动心?”

    他现在的处境很是窘迫,企图坐收渔翁的计划已然随着李斯者的倒戈破产,而且赵岭虎等人还被他推向了索魔宗。

    安效达也是废物啊,什么儒家知命尊者,在伊藤诚手下走不出一刀也就算了,怎地连这个小子也不能反抗一下!

    张横看着安效达那窝囊的样子,心中实在是气结。

    好在,赵岭虎等人虽然被擒拿,但是到底一身本事还没有被封印,在索魔宗一众人的手下仍然能够苟延残喘一阵子。

    索魔宗之人见到他们困兽犹斗,也没有去搭理他们,而是转头将魔像两边牢笼之中的其他活人放了出来。

    一声令下,小喽啰们便将这些人杀了,将他们的全身血液以强大的手段放了出来,送到孕婴葫的藤蔓之下,给孕婴葫输送营养。

    孕婴葫又吸取了一些玄门中人的血液,枝蔓顿时发出吱吱吱的声响,又变粗了几分,其叶子也长出了诡异的纹路,孕婴葫更是隐隐显出诡异的红光,细细听之,周围还有宛如婴儿啼哭的声音。

    “不行,孕婴葫要成熟了!”张横以洞微之瞳一观察那孕婴葫,便见到其内气胎圆润,马上便要成熟了。

    “如果李斯者再不跟这群人动手,他们就要用赵岭虎等人来做最后的献祭了!”

    他此刻焦急万分,偏偏又毫无办法。

    他本来是想等着李斯者跟索魔宗的人打起来再动手的,只是现实情况好像容不得他了!

    咔擦……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空气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极其微弱的声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