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0章 屠魔
    趁他病要他命!

    张横心下一横,右掌一拍地面,横飞而去。

    他手指上的阴阳通玄指环又一次闪烁起强烈的光芒,准备强行振作起与李斯者搏命。

    李斯者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孕婴葫居然在这个时候对他产生了反噬,以万恶业火将他灼伤。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强大气息之后,他怒极反笑,回过头来拔出绣春,反手一刀斩出。

    圆月型的刀罡凌空急旋斩出,空间震动,空气逆流。

    只是有汉拿气运加持的张横,手中赶山鞭随意一劈便将那圆月型的刀罡给斩断了!

    “孕婴葫和你的命,我全要了!”

    他怒喝一声,甩出镇海印,镇海印于半空急旋,顷刻之间变大横空压下,强大的威压仿佛上百吨的山岳凌虐而至。

    李斯者双目充血,另外一柄蜉蝣短刀也悍然出鞘。

    “我这两柄只取皇子帝尊头颅的短刀,今天就破例收下你的项上人头!”

    他双手倒持短刀,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朝着张横急速奔来。

    张横自从上次被他偷袭得手以后,就一直在提防着他故技重施,害怕他以夺嫡阁的秘法封禁自己的气息流转。

    如今看他奔来,脚下也是生风,不断地后退与他来开距离。

    李斯者见他如同兔子一样灵活,嘴上挂起冷笑,“怎么?怕了?知道我三寸光阴的厉害之处就吓破了胆?”

    “我这三寸光阴你是防住了,但我的望月井你怎么防?”

    说话之间,他的右手之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如同古代闺秀使用的铜镜一样的镜子,这便是他口中的望月井!

    那个将张横从魔门通道透射到第二层的法器。

    正面朝着张横的望月井被李斯者反手一翻,一道诡异的光芒轰然而起,高达万丈,直冲云霄。

    张横淡然一笑,右手一晃,那根从地下拍卖交易会得到的真龙龙骨出现在手中。

    龙骨至阳至刚,在汉拿气运的加持之下,顿时散发出不动如山的气势。

    任他望月井如何投射,皆不能让张横离开原地分毫。

    “束手就擒吧,别做无所谓的挣扎了。”张横背负双手,目光傲然地看着他。

    这一刻,换做是一只胜券在握的李斯者脸色阴沉如水了,到底是百密一疏啊,他没有算到孕婴葫竟有反噬,也没有想到张横的能耐竟如此巨大。

    “束手就擒?你真当我没有预防横生枝节的能力?”李斯者将绣春、蜉蝣,两把短刀尽数收回刀鞘之中,傲然屹立在众人面前,他的紫金蟒袍前那团四爪金龙突然从蟒袍之中飞出,飘向跪倒在地的索魔魔像。

    索魔魔像被这四爪金龙附体,瞬间又活了过来。

    “这是什么手段?难道说他也是魔门中人?”

    众人看到他的手段之后,皆是大惊,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将通灵索魔的魔像给复活过来!

    那索魔魔像似乎是受到了四爪金龙的刺激,赫然变得更加暴戾可怖,巨大的双拳猛然砸在地板上,整个空间都开始震动起来,那些灰尘也不断掉落。

    “去帮王祖!”

    索魔宗的人因为无暇顾及赵岭虎等人,他们已经施展秘法摆脱了束缚,朝着张横奔去。

    安效达和林幺一起出手,片片乌云悬浮于众人头顶,无数雷霆滔滔而下,劈在那满身鳞片的索魔魔像身上,但,绕是以安效达的知命尊者之威,亦是不能阻止索魔魔像冲向张横的脚步。

    它实在是太强大了,比之前索魔宗之人复活它的时候要强大两倍,不……甚至三倍!

    李斯者咳出一口鲜血,看向张横的目光已经变得无比狰狞,这么多年来,能够让他受伤的同辈之人,仅仅只有张横一人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