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4章 得手
    ,精彩小说免费!

    真龙龙骨的罡气被张横激发而出,强悍无匹的刀罡使得空间无比震荡,似是要破碎。

    索魔魔像被这化骨为刀的一击瞬间击溃,化为无数冰晶,消散于天地之间,孕婴葫悄然落在地上。

    李斯者也因为索魔魔像被张横击溃而遭到反噬,此刻孕婴葫的反噬和控制索魔魔像的反噬一起袭来,他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他身为夺嫡阁少玺的尊严,还是支撑着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两只膝盖着地。

    众人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他那副半跪半趴的狼狈模样,下一个瞬间,他便被一道黑影给撞飞了出去。

    轰!

    响彻环宇的声音传来,众人再看到李斯者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嵌入厚重的墙壁三寸。

    张横左手掐住他的脖颈,右手强横无比的轰出一拳,砸在了他的脑门上,“我要你三寸光阴的法诀!”

    “做梦!”李斯者怒哼了一声,摆出了强硬的态度。

    但他的话音方落,张横又是一拳砸在了他的脑门上,直砸他的眉心。

    这是人的半个命门所在,如果被伤得太重,保不齐会落下病根,甚至暴毙!

    李斯者还是摆出不打算将三寸光阴法诀交出来的神情,张横也不管他,将他钳制在墙壁之中,一拳一拳又一拳地砸向他的眉心。

    噗呲……

    他的拳力太过强大,数拳下去,纵使李斯者的修为很深,身负很多法宝,仍然扛不住他这样的攻击,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张横被他喷出来的血液溅满了一身,双眼依然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对于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个道理他在这几年的玄门经历之中已经领悟了太多次了。

    面对李斯者这样曾经试图去陷害他的敌人,他再如何心大,也不会留情的。

    再是一拳,李斯者终于承受不住了,咬着牙齿怒道:“好,我给你!”

    此言一出,张横离开松开了他,静静地看着他。

    他的眉心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小坑,血流不止,看起来尤为可怖!

    他狰狞着脸颊,从自己的蟒袍夹层里拿出了一方丝巾,抛给了张横。

    张横稳稳当当地接住,然后对他露出淡淡的笑容,道:“我会遵照约定的。”

    “王祖,不能放了他啊!”赵岭虎等人大喊。

    只是,张横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脚下一踏,已经朝着落在地上的孕婴葫而去,一把将孕婴葫抓了起来。

    那孕婴葫被他握住,爆发出强烈的护罩,要反噬张横,只是张横手上有阴阳通玄指环,又身负江山社稷图,嗖的一声,它便被张横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

    “现在不能解决你反噬的问题,我不会先把你收起来么?”张横淡淡一笑。

    “孕婴葫被他取走了!”

    “不能放过他,一定要把孕婴葫留下来!”

    白河见状已是怒不可遏,他前面为了给索魔魔像通灵,已经身受重伤,此刻眼见张横要带走孕婴葫,硬是咬着牙齿强撑了起来,怒吼道:“马上开启护宗法阵,不能让他逃跑!”

    李斯者也从墙壁之中挣扎出来了,一身蟒袍残破不已,目光之中尽是怨毒的神色,对张横咬牙切齿地吼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天我领教了,下次咱们再碰上,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你跑得掉么?”张横右手一晃,阴阳双剑已经出现在了面前,他以阴阳通玄指环借用汉拿圣山的力量并不长久,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李斯者活着离开这里的,而且,像李斯者这么富有心机和算计的人,放他离开,那就是放虎归山,只怕以后都要寝食难安的。

    李斯者见他还是不打算放过自己,腰间两把短刀刹那出鞘,准备边打边跑,“这就是你张横的信誉?威逼利诱我拿出三寸光阴,结果又不放过我?”

    此时,索魔宗的护宗法阵也已经开启,整个索魔宗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空间之中瞬间飞出了无数的梦靥小犬兽。

    满天而来黑压压的梦靥小犬兽,不断地发出尖锐嘶吼声,这声音宛如海啸一般轰响,所有人无比胸闷,神魂震荡。

    这么多的梦靥,别说是天王境的修士胆寒,便是尊者都要害怕。

    安效达这个尚且不如天王修士的知命尊者看到这满天的梦靥后,已经是面无血色。

    李斯者见到索魔宗的护宗法阵已经开启,当下趁着张横分心,将望月井拿了出来,一下子将自己投射了出去。

    张横有龙骨在身,要投射他很不容易,但是投射自己却是很简单的。

    等张横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了。

    张横本便是强弩之末,刚刚也是强行提气想一鼓作气杀了李斯者,现在李斯者逃跑、索魔宗的护宗法阵开启,他的一口气也松了下来,没有办法再保持刚刚近乎无敌的状态,朝赵岭虎等人喊了几声之后,便率先施展大挪移术离开了。

    与此同时,元古索魔宗遗址所在上方的破败别墅却是走来了一群年轻人,他们是一只前来冒险的小队。

    今天,他们选择了这个破旧的别墅,因为据说这里时常闹鬼。

    只是,他们还没有进入这个别墅,便被突然冒出来的另外一个年轻人喝止了。

    那个年轻人走上前来对他们说道:“我叫南宫冶,就住在这附近,这个别墅里面真的存在某些不干净的东西,我希望你们赶紧离开,别做一些无谓的举动,小心丢了性命。”

    “切,这世界上哪有不干净的东西!”

    “是啊,我们去过了那么多传说之中的鬼屋,不也没有见过超乎正常范畴的存在么?”

    小队里的人们的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正在他们准备讥笑这个自称南宫冶的年轻人的时候,别墅突然传来一阵天摇地晃的响动,紧接着数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人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张横皱着眉头看着他们,怒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赶紧离开,这里很危险!”

    “哇,看这匆忙的神色和满脸的疲惫,还有那土到掉渣的古装,我说你能不能请点专业的演员来啊!”

    先前出言嘲讽南宫冶的那些人看到张横和他身后的人以后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们觉得,这个南宫冶和张横等人就是一伙的,完全是在演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