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7章 阵眼
    ,精彩小说免费!

    不管陈同的修为如何,到底他还是一个玄门中人,到底他还是知道唐手流、王一鸣、王一鸣转世这几个字背后代表着什么。

    他怎么也不会忘记,就是这个男人于汉拿圣山一刀击败半魔韩招据,一人挡住了居心叵测的伊藤诚!

    是他力挽狂澜,是他将千百年来未曾统一过的韩岛玄门真正整合了起来。

    他在当代韩岛玄学界之中就是一个神话。

    当然,在他这样勾不着更多东西的小人物眼里,张横除了王一鸣,便不再可能是任何人。

    张横整合同意韩岛玄门的目的也只有结束千百年来的乱局而已。

    他想到自己居然能够有幸见到韩岛玄门千百年来的第一人,心中真是惊喜无比,只是,他转念一想,自己又在他面前强装大师,简直是在汉拿圣山面前装高,心下顿时升起了羞愧之意。

    “晚辈陈同,拜见王一鸣王祖!”

    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拼命地磕头。

    “万请王祖饶绍我的罪过!”

    张横知道他也就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人物,当下也不太想要跟他计较,便挥了挥手说道:“你只是井蛙语天、夏虫语冰罢了,并无什么罪过,但毕竟冒犯了老夫,老夫罚你守护南宫家两人十年,你可愿意?”

    面前站着的可是韩岛玄门最近千百年来最大的狠人啊,容不得他说半个不字。

    是以,他想都没想便磕头谢恩,“谢王祖,若是有人胆敢欺负南宫家两人,那他们一定是踩着我的尸体过去的!”

    “善。”

    张横淡淡地点头。

    “奶奶!”

    南宫冶已经跑了过来,将自己的奶奶从石头上扶了起来。

    “小冶,我这是醒了?”南宫老妪还没有缓过神来,连自己身处何地,在做什么都不太清楚。

    南宫冶当即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她听说是这位唐手流的王一鸣老祖转世张横救了自己,站起身来便要给他下跪,叩谢他的大恩大德。

    但是被张横给制住了,“你身体太过虚弱,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吧。”

    “谢王祖。”南宫老妪虽然得到他的劝慰,但也没有倚老卖老,强撑着站着,恭敬地说道:“王祖,老身名为南宫智,我南宫家如今衰败至今,无以为报,只能将千百年来一直守护着的宝剑棋子赠与王祖了!”

    说罢,她便要亲自动身给张横往地下的销剑炉而去。

    “你还是休息吧,这事情让孙子代劳就可以了。”张横淡然地说道。

    南宫智还准备坚持,但也架不住自己孙子和张横的劝慰,最后在陈同的搀扶下去了别院休息。

    而张横则是跟随南宫冶一起前往地下室销剑炉。

    “王祖,此剑据说蕴含了很庞大的煞气,等会开剑的时候,万请小心!”南宫冶一边恭敬地给张横引路,一边低声说道。

    张横点了点头,他一开始还觉得南宫冶不过是开玩笑的,毕竟纵使他身在玄门,还真没见过几把名副其实的宝剑,那些流传在俗世间的传奇宝剑,大多数都是一些凭空捏造,只存在于传说、小说、神话之中的东西,不能全信。

    但此刻看到南宫冶和南宫智凝重的神色,倒也相信了几分。

    没多久,他们便来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黯淡无光,南宫冶掏出自己的智能机打开手电筒之后,张横才看到,这地下室摆放着好几个上了大锁的箱子,正中央的那个箱子,上了七八把锁。

    “这是干什么?”张横有点不解地问道。

    南宫冶苦笑道:“此剑煞气太重了,如果不用箱子锁住,根本就没办法克制他的煞气,一些生灵动物路过都会被它的煞气吓到,瞬间屁滚尿流、疯疯癫癫。”

    “如此厉害?”张横惊了,当下便吩咐道:“打开,让我一观!”

    “王祖可要小心了!”

    南宫冶恭敬地回答了一句,而后便拎着钥匙圈走了过去,一把锁一把锁地打开。

    将最后一把锁打开的时候,他已经完全虚脱了,估计是被他口中的棋子宝剑煞气弄的。

    张横一挥衣袖,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将那箱子掀了开来,只见到里面一把斜插向地,洞穿了箱子底部的宝剑正发出阵阵鸣叫,静静地立在那。

    “真是一把好剑!”

    绕是他这样不懂刀剑的人,看到这把全身散发着幽寒之光、煞气逼人的宝剑时,都忍不住发出了赞叹之声。

    当他走到那宝剑之前,伸手一握剑柄的时候,宝剑的外表还发出了铮铮铮的鸣响,他手指触及,还荡起层层涟漪,将他手上的力道顷刻间化解。

    南宫冶说这柄宝剑传承自大唐,是堪比干将莫邪的宝剑,其威能现在看来当真不小,被封印在此地已经千百年了,却仍然具有如此大的不甘之气!

    历载:“干将莫邪为晋君佩剑,三年而成,剑有雌雄,天下名器也。”

    这两把剑从铸造出来的那一天起就被赋予了弑君和复仇之名,可以想见,当时它们仅以本身的质地,便价值无限!

    沧老说我是阴圣女选中之人,身负天下气运,还在他以参天古树力量化为的棋盘上胜天半子,那这柄剑作为我的佩剑,也算是相得益彰!

    如此想着,张横眼中的光芒更加汹涌,等下以真龙龙骨的至阳罡气包裹住自己的手掌,企图将此剑生生拔起!

    只是,这剑到底是强大到了一定程度,已经锋芒毕露,根本就不愿意承受张横的摆布,不断地挣扎着。

    张横此刻仿佛是握着一团燃烧不灭的无上幽火一样难受。

    “还在反抗?”他怒喝一声,双手之上的阴阳通玄指环沟通汉拿圣山,以圣胚的力量强行压下了棋子的反抗,最终一把把剑给拔了出来。

    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剑的半身出土的一瞬间,南宫家的地下时便剧烈摇晃起来,一道道强大无比的气息凭空冒出。

    而且,他还感受到了一大片扑面而来的魔气。

    顷刻之间,这个小小的地下室销剑炉已经充满了鬼哭狼嚎。

    他马上开启了自己的洞微之瞳,一看之下,再也无法保持淡定。

    地上剩下的那个棋子插出来的土洞,竟然再源源不断地飞出魔头!

    “糟了,难道这柄包间居然是另外一个魔窟的封印阵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