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我们能做朋友吗?
    秦昊不解的问道:“怎么又谢我?今天我又没帮你。”

    夏晴俏脸绽放微笑:“边走边说吧。”

    她转身往树林外走去,秦昊看着她靓丽的背影,眼里露出赞叹之色。

    夏晴穿着二中的校服,上面高领长袖,下面是黑色短裙,笔直修长的**格外惹人眼球。

    幸好她还穿着过膝的黑色长袜,要不然单单这双腿就足以令人犯罪。

    秦昊看了两眼,就急忙跟了上去,他怕自己再看,会把持不住。

    出了小树林,秦昊就跟了上去,两人并肩而行,往翠景小区走去。

    夏晴走的很慢,低头看着自己的黑色靴子:“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谢你嘛?”

    秦昊茫然的摇了摇头:“为什么?”

    夏晴抬起头看着前面,樱桃小嘴轻启:“我初中的时候有一个好姐妹叫陈柔柔,长的也很好看,是我的好姐妹。”

    陈柔柔?秦昊在二中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夏晴都说她长的好看,应该是不差。

    她既然开口说这个陈柔柔,秦昊觉得事情应该和她有关,而且他觉得还和刘俊有关。

    但他想不清楚这之间到底有什么事,轻声问道:“她不在咱们二中上吧?”

    夏晴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也没了:“没错,她中考的时候分数很低,只能上三中。”

    果然是三中,她说的和秦昊的猜测丝毫不差,而且他觉得这件事和刘俊也有关。

    她继续说道:“她考上了三中,和刘俊一所学校,因为长的很漂亮,所以追求她的人很多,这些追求者就包括刘俊。

    柔柔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和刘俊谈了对象,没多久刘俊就想方设法的把柔柔睡了。”

    秦昊愣了一下,然后就释然了,在高中谈对象的人有很多,真正突破那种关系的也不再少数。

    像刘俊那种人上过的女人肯定不少,嘛的,好白菜都特么让猪拱了。

    夏晴没有看他的反应,像是在自言自语:“后来刘俊的本性暴露出来,他睡了柔柔后,就把她甩了。

    她有些无法接受这个打击,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刘俊,刘俊只是图她美貌玩玩,她开始自暴自弃,自甘堕落,如今她现在在三中很有名,很多人暗地里称呼她搔柔柔。”

    说完她神情有些落寞,叹了口气。

    秦昊听完后眼神闪烁,没有说什么,因为他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做个倾听者就可以了。

    两人无言,走了一段距离,夏晴转头看着他:“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谢你了吗?”

    秦昊点了点头:“应该是知道了。”

    夏晴面前露出一丝微笑:“刘俊这个人人面兽心,今天看到你教训他,说实话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秦昊淡淡道:“如果陈柔柔知道的话,应该不会高兴吧。”

    夏晴愣了一下,看着秦昊:“你怎么知道?”

    秦昊笑着说道:“陈柔柔后来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无非就是想报复刘俊,她想让刘俊知道,想睡我陈柔柔的人有很多,你会后悔抛弃我的!

    陈柔柔在不合时宜的年龄对刘俊动了不该动的真情,我打了刘俊,她岂会高兴,恐怕恨不得打我一顿,我说的对吗?”

    夏晴:“差不多吧,没想到你都没见她,就知道她对刘俊动了真情。”

    秦昊笑着说道:“我还知道一点。”

    夏晴疑惑的看着他:“哪一点?”

    秦昊看着夏晴的一双美眸,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大眼睛,非常迷人:“陈柔柔应该很恨你吧?”

    ……

    夏晴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大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中才反应过来。

    她有些震惊:“你怎么会知道的?”

    秦昊的回答很简单:“猜的。”

    夏晴好奇的问道:“能告诉我你怎么猜到的嘛?”

    秦昊想了想说道:“陈柔柔和你是好姐妹,他和刘俊谈对象以后,是不是曾带着他见过你?”

    “没错,那是高二的一个假期,她和刘俊出来玩,把我叫出去了,然后刘俊看到了,自始至终我都没怎么和刘俊说话。

    但是两人没多久就分手了,然后刘俊开始追我,我对他一点感觉没有,把他拒绝了,但他依旧不依不饶。

    柔柔也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两人分手的事情赖到了我身上,说瞎了眼和我做朋友。”

    ……

    事情的始末就是这样,和秦昊猜测的没有多大差别。

    夏晴说完后情绪就有些低落,没有再说话。

    秦昊知道她心里难过,因为这件事真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完全都是因为刘俊。

    刘俊本就不是那种专一的人,陈柔柔看上他,那本就是一个错误。

    秦昊安慰道:“别难过了,事情总会过去,也许陈柔柔说那些伤你的话,也是有难言之隐呢?要把事情往好的那一方面想。”

    夏晴抬头看着他,脸上露出笑容,笑的很开心,脸颊上浮现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秦昊看到后着实被吸引住了,这一刻夏晴真的很美,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他仿佛回到了当初第一次见杜婉柔的情景,令他怦然心动。

    夏晴看到他愣神,心里有些得意,本来她以为自己的美貌对秦昊无效呢,但现在看来很有用,她笑眯眯的问道:“你说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秦昊反应过来,脸颊有些微红,很是不好意思。

    毕竟盯着人家看,还被人家看到了,这是很尴尬的事情。

    他看到夏晴没有追究,心里松了口气,想了想说道:“也许她觉得如今的自己已经不配和你做朋友了,才会说那种伤你的话。”

    夏晴问道:“还有呢?”

    秦昊摇了摇头:“没了,我就想到这一个,而且这个的可能性很大。”

    夏晴思虑了片刻,好像相同了什么,看向他笑着说道:“秦昊,我们能做朋友吗?”

    秦昊心中大受触动,脸色认真的看着夏晴:“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这种话的人,我愿意和你做朋友,就怕你不愿意。”说完他还有些腼腆。

    夏晴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真的很难和刚才树林内霸气侧漏的秦昊联想在一起,简直判若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