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李豹的母亲
    秦昊有些无语,这家伙的脾气也太差了。

    在秦昊出来后,冯雪也急忙走了出来,她怕再不出来,铁高明会对她发脾气。

    看着前面的秦昊,说实话她心里并没有多大反感。

    哪怕他是永和街的昊哥,哪怕他让人打断了王坤的双腿。

    王坤这个人渣,当初不禁侮辱了刘曼月,还残忍的杀害了刘曼月这个花季少女。

    这种人打断一条腿太便宜了。

    若不是有人匿名举报,警方恐怕还抓不到王坤,任他逍遥法外呢。

    冯雪偷偷看了一眼后面的审讯室,要是铁队长知道我的想法,会不会打我?

    她知道铁高明是一个很固执、很有原则的人,但有时候她觉得铁高明有些古板。

    如果他为人圆滑变通一些,也不会在刑警队队长这个职位上干十几年,也不会从正队长贬为副队长。

    出了警局的办公大楼,秦昊突然转头问着冯雪:“你们是不是得送我回去?”

    “你自己坐车回去吧,我们这么忙哪有时间送你。”冯雪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警车是出租车呢?

    秦昊有些无语,自己走出了警局,没多久李豹也从里面出来了。

    “没事吧?”秦昊看着他问道。

    李豹笑着说道:“昊哥我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没事的。”

    他刚刚说完话,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通电话问道:“怎么了?”

    “哥你在哪呢?咱妈今天突然病倒了,现在在医院呢。”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手机的另一端传来。

    李豹闻言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妈在哪个医院呢?我这就过去。”

    “在js市第二人民医院,现在正在抢救室里,哥你来的时候记得带点钱。”

    挂断电话,李豹神色匆匆的对秦昊说道:“昊哥,我有点事先走了。”

    秦昊:“阿姨病了?我也去看看吧,我也懂点医术。”

    李豹点了点头,然后打了一辆车直奔js市第二人民医院。

    在路上,秦昊给康有义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已经没事了。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第二人民医院门口,下了车李豹快步走了进去。

    两人走上急诊楼五楼,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女孩眼睛通红,站在抢救室外。

    李倩看到李豹来了,哽咽的说道:“哥,妈不会有事吧?”

    李豹安慰着妹妹:“怎么回事?”

    “下午我和妈妈正看电视,后来妈妈说胃里难受让我去拿药,谁知道刚说完,母亲就突出了一口血晕了过去。”李倩一边说一边哭。

    此时,一个护士从急救室内匆忙走了出来,李豹急忙问道:“护士我妈怎么样?”

    “你是病者家属?病人还在抢救,这是缴费单,你去一楼缴费处交一下手术费。”

    李豹:“嗯好。”

    说完李豹急忙拿着缴费单往一楼走去。

    等李豹离开,李倩才注意到旁边的秦昊,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和人说话。

    ……

    十多分钟后,李豹才回来,这次光手术费就不到三万块钱。

    李豹看到秦昊和妹妹站在那里,急忙说道:“小妹,这是你哥哥的好朋友叫秦昊。”

    说完他对秦昊说道:“昊哥你快坐,小妹你也坐下。”

    三人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静静等待,李豹不时揉搓着双手。

    秦昊能看出来他很紧张、很担心自己的母亲。

    同时他也有些好奇,李豹的父亲呢?怎么没有看到他?

    是离婚了?还是怎么了?

    三人等了半个小时,抢救室内的医生依旧在奋力抢救。

    秦昊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没看到叔叔?”

    李豹脸色一愣,解释道:“在我和妹妹很小的时候,他就和我母亲离婚了。”

    七点多的时候,太阳即将落山,外面的天空空红彤彤。

    三人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他母亲在里面抢救了将近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情况不容乐观。

    李豹看到天色不早了,急忙对秦昊说道:“昊哥,要不你先回去吧,天快黑了。”

    秦昊:“没事,等阿姨做完手术再说。”

    没多久,康有义也来了,他是从秦昊这里得到的消息,一下班就过来了。

    “阿姨还没出来呢?”康有义看到秦昊三人坐在那里,轻声问道。

    李豹点了点头:“坐下说。”

    李豹在永和街名声很响,但真正的朋友并没有没几个,胖子算一个,如今秦昊也算一个。

    其他人都是酒肉朋友,有利益大家才会跟着你。

    他很清楚,如果有一天失势,那些人会第一时间离开他。

    晚上八点

    抢救室的门打开了,一群医生和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个医生满头大汗的走了过来,帽子都已经被汗水浸透。

    他急忙对李豹说道:“病人肠胃大出血,情况不容乐观,我们这里的设施有限。

    根本无法治愈病人,我劝你们还是尽快给病人转院,否则只能准备后事了。”

    “叔叔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妈,我不能失去我妈。”

    李倩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在,听到医生的话,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眼神哀求的看着那个医生。

    “小姑娘,我们尽力了。”陈德世叹了口气。

    他当医生已经几十年了,看到生离死别的场景太多了,但这也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场景。

    因为那样他会感到愧疚。

    为自己没有治好病人、令其家属悲痛而愧疚。

    虽然他知道那不是自己的错,但有的时候很多事情说不通。

    “医生你说该转到哪个医院?”李豹急忙问道。

    陈德世回答道:“按照目前的医疗手段和设备,如果转到江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话,有六七成的几率救活,转到燕京309医院的话,有**成的几率救好。”

    江海市?燕京市?

    李豹眉头微皱,因为这太远了,谁也不敢确定路上会不会发作。

    他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母亲,眼里闪过一丝坚定:“我妈的病会不会在路上发作?如果发作的话该怎么办?”

    陈德世眼神复杂的说道:“我们也不确定你母亲的病会什么时候发作,如果在路上发作的话,恐怕真的就没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