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 三嗔和尚
    少年和尚目光温润如水,落在凌冲面上,微笑合十:“无量佛主!敢问两位施主,天机台如何去法?”王朝与凌冲对望一眼,王朝眼中满是震惊之色,他的武功已经练到第一流高手的地步,心念一动,方圆三丈之内风吹草动皆能入我心间,但这和尚便如凭空出现,他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凌冲呵呵一笑:“大师所指的是天机台么?沿着这条山路直走上去,便会见到鹰愁岩,朝左再走一段便可见到了。”天机台乃是楚山中最有名的一座去处,传说千年之前太祖皇帝初立国时,曾与近臣刘忠文于彼处纵论天下及治国方略,大明如今所行诸般国策倒有大半是在彼时确立的。这天机台因此也就成为了一座名胜,许多高官学子皆以游此为乐,瞻仰先帝先贤的遗泽古迹。

    那和尚道了声谢,忽然走近两步,盯着凌冲道:“我观小施主深有佛性,与我佛有缘,不知施主可愿与贫僧详谈一番?”王朝咳嗽一声,身子一扭,插在二人之间,冷冷说道:“大师问完了路还是赶紧去吧,我家少爷还要传宗接代,便是与佛陀有缘,只怕也入不了佛门。”这和尚笑嘻嘻的,但王朝面对他就仿佛面对着一尊洪荒猛兽,全身汗毛炸起,听闻这和尚居然还要拐骗二少爷入佛门,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一入佛门,便要六根清净,断子绝孙,老夫人与老爷也绝不会答应,立刻出言赶人。

    那和尚望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这位小施主佛性深厚,贫僧不过是想与他结个善缘,我观小施主面相,贵不可言,怕是尚有一位兄长,这子嗣香火却是不必担忧的。老人家切莫发怒。”王朝还待分说,忽见和尚眼中一抹亮光闪过,眼前一花,骇然发现自己依然身处一处神秘空间,面前一尊金色佛陀端然稳坐,高有数丈,周身散发出无量佛光。大佛无声唯有佛光普照,王朝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震撼的场面,只觉眼耳鼻舌身意六识尽数失去,只能呆呆站立,任人宰割。

    凌冲见王叔被那和尚望了一眼,双目无神仿佛傻了一样,急忙身手去拍,叫道:“王叔!”好在一拍之下,王朝如梦初醒,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只是再看那和尚的眼神便充满了恐惧之色,二话不说,拉了凌冲便走。少年和尚也不追赶,只呵呵笑道:“小施主与我佛门有缘,改日贫僧定当亲往府上一行!”

    凌冲被王朝拉着,直直下了山,到了歇马亭早有差夫笑嘻嘻跑来:“二少和王管家这么快便下来了?”王朝一语不发,拉了凌冲上马,扬鞭狂奔而去,倒弄得差夫十分诧异:“往常怎么也得个半日才下山,今儿个这是怎么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二人一路策马入城,直奔凌府,进了内府坐下,王朝才一抹冷汗,心有余悸的道:“少爷,咱们遇上妖僧了!”将自己所见说了一遍。凌冲非但不怕,反而还怪罪他道:“王叔,依你之言,那和尚分明是个有道行的,想必是嫌你碍事,用法术吓你一吓,不是没把怎么样么?你拉了我回来,反倒让我失了机会与他攀谈,说不定他便是那神仙中人,特意来接引我呢?”

    王朝咧嘴苦笑:“我的少爷,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那妖僧以法术制我,分明便是不安好心,你若是跟他攀谈,说不准哪一日被他花言巧语剃头做了和尚,那时候凌家香火断绝,我百死难辞其咎,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老太爷?”

    凌冲一摆手,笑道:“王叔放心,我虽然痴心仙道,但追求的也只是长生逍遥,也不想像和尚那般参禅枯坐,做个金身的佛陀。再说方才那和尚要度化入佛门,却也不该对你施展法术,虽未伤人,却有恃技炫耀之意,如此出家之道,我所不取。因此我是不会入他门中,这一点王叔你尽管放心便是。”

    王朝望着目中闪现智光的凌冲,只张大了嘴,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凌冲又是一笑:“王叔,我只是不喜那些腐儒整日价的忠君爱国,迂腐之极的说辞。多瞧了些杂书解闷,可并非是什么都不懂的草包。”拍了拍手,施施然站起,忽然眉头一皱,自语道:“那和尚法力不俗,只怕还在曹靖那几个草包徒弟之上,金陵城向来太平,为何一日之间出现如此高人?只怕日后还有的一场大乱了。罢了,天塌下来,有金陵府府尹顶着,关我屁事!”两袖飘飘,施施然去了。

    王朝嘴张的足以塞下一个鸡蛋,良久才忽然大笑起来,只笑的眼泪长流,叫道:“你既然知道曹靖的几个徒弟全是草包,那还求个什么道,学个什么仙!不对,二少说得对,那和尚神通了得,来金陵城只怕不是好路数,我要赶快禀告老爷才是!不过二少分析的头头是道,大智若愚,大智若愚啊!哈哈!哈哈!”他一直以为二少爷虽然心肠不坏,却有些不务正业,正为他日后发愁,在没有什么比发现其实凌冲只是守智藏拙,不肯轻易表露更令他高兴的了。

    凌冲回到房中,一改顽皮跳脱之色,在床上盘膝端坐,先默运真气,只在任督二脉之中游走。王朝为江湖有数高手,所传内功得自玄门正宗,厚积薄发,只是凌冲体质特异,练了五年,居然引动娘胎中一缕先天精气化为己用,就此贯通任督,达到了许多练武之人一辈子也无所企及的境界。如今正用水磨功夫,缓缓打通自身其余经脉,只等周身奇经八脉畅通,便可寿过百岁,无病无灾。

    他手臂手厥阴心包经中一股真气缓缓流动,忽然指尖一缕凉气透出,发出嗤嗤声响,凌冲一笑:“不枉三个月的苦功,这手厥阴心包经总算彻底贯通,之后我御使利剑也多了许多便利!”一跃下床,呛的一声,手中已多了一柄精钢长剑。

    他右手捏个剑诀,剑刃齐眉,目光注视剑尖一点,随后上步进身,一剑平削,剑刃当风,发出呜呜声响。只见他窜高伏低,时如灵猫翻滚,时如九龙飞天,身形飘渺,只在剑光之中起伏,到了后来就只能看见一团剑光如同一个巨大的白球,光芒耀目,只在逼仄的房中滚来滚去,却不曾触碰任何物事。

    凌真生性迂腐,不喜谈论怪力乱神之事,只是对习武强身不加干涉,毕竟骑射之术也算是儒生必习的六艺之一,但凌冲分神杂术,不肯用心攻读,又一次练武习剑被凌真撞到,着实被狠狠骂了一顿,责令他日后不准再修炼武功。

    凌冲也曾找祖母撒娇,但任凭老夫人如何劝说,凌真却是铁了心不肯答应,老夫人也没办法,便对孙子说:“你父亲是见你分心杂物,这才生气,你也不要去顶撞他,要是想练武什么的,就在自己房里便是,莫要让他看见也就罢了。”

    因此凌冲便在房中修炼内外功夫,起初因为房间逼仄,内功倒也罢了,拳脚剑术却有些施展不开,他也只当是一种磨练,初始极不适应,到后来熟能生巧,在斗室之中也能如鱼得水,剑术也自更上层楼,若是被王朝看到,更要惊为天人,大加赞叹他这位剑术中不世出的天才了。

    剑光伸展之间,发出龙吟虎啸之声,继而群声大作,凌冲大喝一声,双手圈环,捏了一个奇特的印诀,一抹剑光飞逝,直奔墙壁而去。叮叮当当几声脆响,那百炼精钢的长剑与墙壁碰撞,居然一下爆碎,落了一地。

    凌冲一声苦笑:“当初王叔传授我这套《太玄剑法》时,曾经说过是内家剑法不传之秘,内功不到火候,绝练不成。如今我内功初成,这套剑法也有了八分火候,想来等我打通周身经脉,真气合为一大周天之后,便能彻底练成。只是剑法中威力太大,百炼精钢的长剑居然承受不住内力灌注,看来必须要另寻好剑才行。”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