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 心魔幻境 太玄镇压
    凌冲也听过碧霞寺之名,乃是金陵城周遭八百里内有名的丛林,传闻寺中主持碧霞和尚佛法高深,甚至还精通法术,相命算卦,引得些个达官贵人整日价往碧霞山上跑,花费大把银子卜问吉凶。自家祖母对那老和尚也极是信服,每年皆要去住上些时日。

    不知怎的,他脑中忽然闪现出今日楚山上所见的那个和尚,问道:“既然碧霞和尚出手,你何不将邪剑转赠给他,让他带回寺**养,以佛法化解戾气?”

    掌柜的摇头:“那老和尚说他并非此剑命中之主,强要插手,反而误事,不肯将剑带回去。二少,那剑邪门的紧,我也是看你瞧不上其余三把长剑,才肯让你一试。你若是此剑命中之主,日后还有福报,若是并非明主,可千万莫要逞强,不然你若是出了什么事,小的可怎么向老大人交代啊!”

    凌冲点头:“你放心,我又不是三岁的孩童,轻重缓急自会拿捏。你这一说倒把我的心思勾了起来,干脆你陪我一同去看吧!”掌柜勉强点头,三人出了静室,一路下楼。藏宝阁的宝库建在地下,伙计二子取了火烛,在前领路,掌柜的掏出钥匙,开了库门,三人便入了地下宝库。

    一入宝库,扑面而来便是一股阴煞之气。凌冲暗暗点头:“王叔也曾传授我风水堪舆之道,宝库建在地下,引动地煞之气,以煞制煞,化解古董古玩中的戾气土气,这建造之人却也有些本事。”那宝库以八卦方位建造,掌柜和伙计带路,左拐右拐。两旁石壁之中挖凿了不少壁龛,放着许多珍惜之物,俱是价值连城。

    三人来至库房最深处一座精铁厚门之前,掌柜掏出钥匙,颤巍巍将铁门打开,伙计入内将壁上火烛引燃,这间宝库有三丈方圆,堆满了奇珍异宝,有的是前朝之物,也有大明开国时流传下来的东西。瓷器、象牙、盔甲、宝石、珍珠,应有尽有,价值何止千万?

    若在平时,凌冲一定会趁机将这位一毛不拔的掌柜尽情调侃一番,只是此刻他却满面肃重,盯着库中一件物事,一瞬不瞬。正中央一张木桌上放着一个木盒,以上等檀香木制成,长有二尺七寸,宽有五寸,厚有三寸,外用佛门符咒层层封禁,掌柜和伙计两双小眼也紧紧盯着那个木盒,“咕噜!”却是掌柜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铮!”木盒中忽然发出一声剑鸣,掌柜啊的一声,双腿一软,坐倒在地,叫道:“你听!你听!”

    凌冲目**光,缓步上前,轻轻伸手抚摸那木盒,一股奇异之极的感觉顺着檀木细致的纹理传达到指尖,说也奇怪,那佛门符咒本是紧紧贴在木盒之上,随着凌冲的抚摸,却一点点揭了开来。“铮!”待到符咒全数脱落,木盒中又传来一声剑鸣!

    凌冲叹了口气:“此剑业已通灵,剑灵已成。”木盒上并无锁扣,轻轻一掀,便已打开。一柄无鞘长剑稳稳躺在盒中,长有二尺五寸,剑身满刻云纹,剑柄铸成龙首之形,剑刃上隐隐还可以丝丝血痕。“铮!”那邪剑第三次鸣响,忽然自木盒中跳了起来,直直立住。掌柜大叫一声,只吓得屎尿齐流,嘴里不停叫嚷:“邪物!邪物!”小伙计更是一翻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凌冲面色庄重,缓缓伸手握住了剑柄。一股阴寒之气霎时透骨而入,犹如一根利针直刺脑海。他闷哼一声,眼前仿佛是一片滔滔血海汪洋,无数冤魂厉鬼、白骨骷髅就其中挣扎哭号,耳边也有一个声音响起:“杀!杀尽天下人!杀尽一切生灵!杀!杀!杀!”

    掌柜见凌冲拿起邪剑,双目忽然泛出红光,浑身颤抖不停,不由大叫:“二少!二少!你醒醒!你怎么啦!”凌冲的神智几乎被邪剑中这一缕魔念占据,好在他平日便道心坚凝,所练又是玄门正宗的内功心法,一觉不妙,立刻在心中默念“一念清净祛心魔,太玄灵明朝玉京;金丹九转落玉盘,龙虎**紫气盈。”

    这是《太玄剑经》中所载的内功心法,与剑法一样残缺不全,只有一百余字,但其中精深奥妙,玄之又玄,凌冲小小年纪便能有如此成就,大半要得益于这套心法之功。默念到第三遍,丹田中便有一道凉气生出,直上天门,原本被剑中邪气蛊惑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耳中又仿佛传来万千冤魂厉魄惊慌惨叫之声。

    凌冲长嘘一口气,从血海幻境中清醒了过来,掌柜的还在哭天抢地,不由好笑:“掌柜的,本少爷还好好地,你嚎什么丧?”掌柜叫道:“二少,你不是被邪物附体了吧?”凌冲没好气的道:“怎么,你很盼望本少爷被妖物附体吗?”掌柜急忙摇头,接着大喜道:“太好了!二少既是未被剑中邪灵附体,想必已将其中的妖物降服了,原来二少才是此剑命中的真主啊!”马屁立刻滚滚而来。

    凌冲吐了一口气,望着手中邪剑。那长剑寂静无声,仿佛方才那几声剑鸣和满眼血海滔天、冤魂哭号的场景皆是虚幻。“此剑的确有些邪祟,已然可以称作是法宝之流。只是我修习的《太玄剑经》中所载内功心法居然能够克制它的异相,可见那部剑经绝非只是一部普通的武学典籍而已,怕亦是玄门道家修道养气之物。”

    本想寻一柄宝剑修炼剑法,谁知不但得了一柄邪剑,还无意发现了自己修炼的剑法内功可能便是朝思暮想的成仙之道,凌冲高兴的只想大喊大叫,抒发胸臆。好在他养气功夫已颇有火候,伸指在邪剑之上一弹,轻描淡写的问:“掌柜的,这剑我要了,多少银子?”

    掌柜裂开嘴大笑,连后槽牙都瞧得清清楚楚:“二少,您不是损我吗?这该死的邪剑险些要了我一家性命。二少是此剑真主,正是救我一家于水火之中,哪敢收您的银两?”这邪剑害的他几乎家破人亡,孩子未出世即遭夭折,夫人更是险些丧命,他对此剑的痛恨实是倾四海之水也难洗净,只是见凌冲便是碧霞和尚所说的真主,从此之后此剑与他再无关系,再也害他不着,庆幸之余亦复狂喜。

    只是身家性命保住了,奸商本色立时浮现出来,当初他可是花了整整八百两银子从一个破落户手中将剑顶了过来,若是被凌冲白白拿走,却又不免有些肉疼。凌冲见他一副做作样子,暗暗好笑,虽知他先前所说八百两银子将此剑收来必非实话,却也不愿费事,掏出一张一千两银子的银票:“这是一千两银子,多出的二百两银子你也不必找了,就当是给你压惊。咱们钱货两清,如何?”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