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九 初会萧厉
    凌真苦笑道:“被你猜中了七八分。起因确是缘于那高府。”也不避讳乔百岁,将其中缘由和盘托出。乔百岁沉吟道:“那萧玉既是如此穷凶极恶,自当小心防备才是。不知高老大人可曾将他的样貌记下?”

    凌真摇头道:“高老大人道,当日萧玉过府拜见,面庞乌黑,嗓音嘶哑,但双手却是十分白皙,只怕为了躲避追杀,变易了容貌,记下也无用。”乔百岁冷笑道:“想不到堂堂镇远大将军,居然生出了这样一个不孝之子,辱没门庭!”

    凌冲道:“不然,若非他父亲含冤而死,他小小年纪便需每日躲避缉捕追杀,也不会落到如今地步。归根结底还是要怪那”话未说完,凌真已知他必要斥责当今圣上,忙道:“好啦!无论他秉性如何,如今的确是个杀人的狂魔,你还是好生思索如何将他缉拿,其他想也无用!”

    凌冲苦笑一声:“面貌声音身量,只怕皆是假的,偌大金陵城中,大海捞针一般,又去何处搜寻?为今之计,只有引蛇出洞,由我扮作大哥,在城中闲逛,将他引了出来,再一力擒捉!”

    崔氏自是无可无不可,凌真与凌康却是异口同声:“不可!”凌康道:“你的心思我知道,但此事事关性命,我又怎能让你独身冒险!”凌真也道:“不错,那萧玉乃是杀人不眨眼之辈,你若是打他不过,岂不白白送了性命!还是从长计议,总有法子将他捉住!”

    凌冲苦笑道:“他在暗,我们在明。不尽快将他解决,难道还要常年累月拖着?他如今目标只在大哥,若是设计捉他不成,日后难免反噬家中其他人,譬如奶奶、父亲,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至于打不打得过他,凭我的身手,若是一意逃命,怕是他也阻拦不得。乔老师,你说可是?”

    他之所以显露身手,便是要借乔百岁之口,使父亲放心,如此才可放手大干一场,既是已然决心出家修道,就须将俗世之事一一厘清,既然萧玉对凌家有了敌意,自然也就不容他在嚣张下去。

    乔百岁摸了摸胡子:“凌大人尽管放心,二少的身手已然超凡入圣,便是江湖上顶尖高手来了也不过如此,除非是神仙下凡,方能伤的了他,不必担心,哈哈!”

    话虽如此,凌真依旧不准他私自出府。凌冲见老父虽平日呵斥怒骂,此时却全然一片舐犊情深,慈父之情溢于言表,不敢再辩。崔氏拖着凌康进房,生怕一不留神,便被那萧玉趁虚而入,将儿子抢走。

    凌真今日也不上朝,告病在家,陪着妻儿。凌家十几年来向来父子各忙各事,今日还是头一遭在白天齐聚一堂,让凌冲颇有些不能适应。他心中已有打算,反倒平静异常,先寻乔百岁说了会儿话。

    乔百岁对这位不过十余岁便将武功练到绝顶的少年万分推崇,自然想要亲近。两人谈了几句,话题自然便扯到了武学之上。乔百岁自认比凌冲差了十万八千里,也不藏私,将自己一身所学逐一施展,请凌冲点评。

    凌冲自小练武,如今已是顶尖的高手,但短处便是实战厮杀太少,空有一身所学,往往十分劲只能发挥个七八分,乔百岁察觉这少年身手极高,经验却十分稚嫩,加意结交,便将自己数十年行走江湖的经历阅历一一道来。

    凌冲只听得如痴如醉,尤其江湖上种种勾心斗角的狠辣行径,更令他大开眼界。二人直说到掌灯时分,凌真派人来邀乔百岁用晚膳。吃罢晚饭,凌冲使个眼色,乔百岁点头,起身去寻凌真手谈,他则在客厅中闷坐了一会儿,便回了房间。

    凌冲盘膝静坐,先将太玄真气运布全身,缓缓周游经脉穴窍。如今他百脉俱通,周身真气圆转莫不如意,片刻之间,便觉丹田中一股暖洋洋的真气透出,如浸温泉,舒适之极,不一会儿便已神游物外。

    两个时辰之后,静室中两道亮光闪过,凌冲豁然启目,一跃起身,换了一身衣服,又将那血灵剑持在手中。这血灵剑先前被人以法力用凡铁将剑身包裹,凶威不盛,之后凌冲用它与大幽神君一战,剑身断裂,露出一截血灵剑刃,魔威渐复,几乎每过一刻,剑上附着的魔气便兴盛了几分。

    如今就算碧霞和尚再用本身佛法祭炼符咒,只怕也镇压不住。幸好凌冲的太玄真气锋锐之余,对血灵魔气也有几分克制之力,凌冲竭力镇压,这才没有被魔气影响,堕落成为魔头。

    “听三嗔和尚的口气,这血灵剑只怕还受过重创,还算不得全盛时期的魔器,若非如此,只怕我这条小命早就交代了。此剑如此邪异,等我见了那位叶师兄,倒要讨教如何处置。”

    他自见了叶师兄飞剑剑光,便更加坚定拜入太玄门求道之心,今夜他便要扮成兄长,诱那萧玉现身,一举将之拿下,以绝后患,如此方可放心入太玄学剑。

    他用布条将血灵剑裹了,吹灭烛火,小心出门。遥见父母屋中灯火全无,料是已睡下了。白日他与乔百岁约好,如今乔百岁正隐身暗处,留心凌府一草一木。

    凌冲足下真气充溢,悄无声息的穿过宅院,出了大门一路往西施施然而去。“我与大哥的面相有六七分相似,又是夤夜时分,那萧玉必会亲来。但唯有这一次机会,若是不能将他拿下,日后他有了防备,再要捉他可就难比登天。”

    凌冲一面胡思乱想,一面提起真气留心周围。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忽然心头一动,抬头只见对面街上正有一人凝立,月光之下,那人影子拉的极长,望去犹如鬼魅。

    凌冲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萧玉?”那人咦了一声,说道:“你不怕我?”语音嘶哑,不知是故布疑阵还是本来声音。凌冲又是一笑:“怕你你又不会放过我,怕有何用!”萧玉冷笑一声:“你倒是心宽,一个纨绔子弟,本来若是安安分分的过活,也可富贵一生。可惜你老子为了结了一门催命的亲事,我向来言出必践,也唯有用你之头颅,去点醒高家那个老东西了!”

    凌冲问道:“你是镇远将军之子,我倒是有几分好奇,你这一身武功是从何处学来?京城中曾经诬告你父的偏将一家可是你杀的?”萧玉冷冷道:“死到临头,还这么多废话!以前的萧玉从我全家被杀便已死了,如今我叫萧戾!那偏将一家是我亲手一个个杀的,至于我这一身武功,等你下了地府找鬼将问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