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三 魔道六宗
    凌冲丹田中真气流转,那冲灵之气得来甚难,散之却极易,他费了许多功夫却依旧不断散失,化为阴阳二气。只是化生出的阴阳之气却无太玄真气与血灵真灵那种霸道之意,虽然仍有阴阳两性,却变得有几分中正平和,利用起来也自方便了许多。

    “看来阴阳交汇而为冲灵之气,化为太极,之后再化生两仪,只是其中的炽烈阴寒之气降低了不少,比太玄、血灵两种真气更易加以利用。”阴阳二气泾渭分明,阳气依旧融入太玄真气之中,阴气则没了血灵真气那股嗜杀阴寒之意,变得温顺许多,于丹田之中潜伏下来,静止不动。

    太玄真气原本剑意纵横,宁折不弯,得了阳气滋养,也自壮大许多,而其中剑意也自温宁起来,有了几分悠游自在之意。太玄剑意原是刚强之极,摧伏万物,但刚而易折,这一化解之后,有了几分刚柔相济之意,合于天道,却是大大的进步。

    凌冲一面赶路,一面细细体味真气的诸般变化,只觉阴阳之道,变易无穷,又有一番新的领悟。一面手握血灵剑,抽取其中血灵玄阴之气,如此阴阳逆转,丹田中太玄真气逐渐盈满,足下脚程也步步加快,到了晌午十分已到了碧霞寺门前。

    寺门前正有一个白白胖胖的知客僧等候,见了凌冲合十笑道:“方丈早知凌小施主要来,特命贫僧在此等候,请!”凌冲一夜之间,大战萧戾,见识到了真正的魔道功法,眼界大开,对碧霞和尚善能前知之事也不怎么惊讶,点点头,随知客入寺。

    到了方丈精舍之中,只见三嗔与碧霞端坐云床,碧霞和尚笑道:“凌小施主两日之间往返于敝寺,着实辛苦,请坐!老夫人正在禅堂之中用午膳,公子放心便是。”

    凌冲道了谢,端然落座。三嗔和尚目光一闪,问道:“昨日见施主周身剑意喷薄,剑气纵横,今日却又深自收敛,如神剑在匣,得阴阳渐变之妙,功力大进,委实可喜可贺。”

    凌冲微笑道:“大师好高明的眼光,凌某这点微末之技,又如何入得大师法眼。实不相瞒,今日之来,一是迎接祖母,而是有个不情之请,欲请碧霞大师随我一道回府,住上几日,也好朝夕请益。”

    三嗔与碧霞对望一眼,目中皆含笑意。碧霞道:“出家人不事生产,一针一线,一茶一饭,皆赖四方施主布施,贵府历年布施极多,贫僧谨记在心,既是贵府相邀,贫僧敢不从命。”十分痛快便答应了凌冲的邀请。

    凌冲眉头一挑,说道:“如今我凌家正是多事之秋。我父做主为我兄长定下一门亲事,只是其中颇有些碍难之处。”遂将萧戾之事原原本本说了,末了道:“那萧玉如今改名萧戾,修成一身魔道功夫,必欲杀死我兄长,昨夜我与他激战,却被他逃掉,如今只怕连我也恨上了。不瞒两位大师,之所以请碧霞大师法驾,便是为我凌家顶缸的。”

    碧霞和尚但笑不语,三嗔和尚道:“出家人降妖伏魔,乃是分内之事。何况那萧戾在天京犯下血案,虽是为父报仇,到底手段残忍,如今只为了一桩婚事,便欲置凌家公子于死地,更何况又是魔道传人,这三条加起来,已有取死之道!”这和尚戾气极重,断不了无名之火,生平最恨邪魔外道,这才有此一说。

    碧霞和尚低诵一声佛号:“敢问施主,不知那萧戾所用的是哪一派的神通?”凌冲赧然道:“小子刚学了几手太玄剑法,连叶师兄也未当面拜见,因此眼力不高,不然此次也不必劳动大师玉趾。只是我与那萧戾斗剑之时,他周身三百六十五处穴道中皆有真气溢出,似乎与周天群星辉映,又有一口陨星刀,十分难缠。”

    碧霞与三嗔对望一眼,眼里全是惊异之色。三嗔和尚沉声道:“想不到那萧戾居然得了星宿魔宗的传承!”碧霞微笑道:“施主有所不知,天下修行之道,以佛、道、魔为首,在这一界中,魔道有天欲教、血河宗、天尸道、噬魂宗、九幽黄泉门、星宿魔宗六大宗派。天欲教倡行阴阳采战之术,以淫邪乱世。血河宗吸人精血元气,只是作恶太多,两百年前被贵派尽起门中高手,将之诛灭,施主手中血灵剑便是血河宗当年故物,施主身为太玄弟子,此剑落于手中,正可将之镇压,也算了结当年一段因果。”

    “天尸道以炼尸为主,门中世传太阴炼形之法,讲求以尸入道。九幽黄泉门修炼黄泉阴界之法,传言门户便在九幽之下,门下向不出世。噬魂宗功法诡异,善于操弄人心,防不胜防。而星宿魔宗势力最大,为魔道六派之首,门中弟子无数,修行《星宿魔典》,采周天星辰之力以为己用,练就星斗元神化身,威能无穷。那萧戾既是周身散发星光,便唯有星宿魔宗传承方有如此异象。”

    凌冲只觉胸中一股豪气生出,那萧戾是星宿魔宗的传人又如何?听碧霞和尚言道,魔道六派之一的血河宗居然是被太玄剑派所灭,以一己之力夷平一大魔教传承,这是何等的壮举与豪气!

    三嗔和尚沉吟道:“那萧戾得了星宿魔宗传承,只怕尚未修炼入门,不然以星斗元神催动陨星刀,以施主如今功力,只怕难以抵挡。再者,贫僧听闻此次癞仙遗宝出世,魔教之中许多高手云集金陵城,传闻那星宿魔宗大师兄莫孤月也会来此,若是被萧戾说动,只怕会对贵府不利。此事还需碧霞师弟亲身坐镇。五日之后,灵江江眼之会,贵派叶施主当会到场,施主可趁机说明此事,请他定夺,有叶施主在,那莫孤月也不足为惧。”

    碧霞点头道:“这几日贫僧便坐镇贵府,但有风吹草动,自当竭力而行。”凌冲起身一躬,说道:“两位大师高义,小子先行谢过了。既是大师答允,小子先行返家,有劳大师护送祖母。”

    碧霞、三嗔一起起身相送,等到凌冲出了寺门,两个和尚依旧回精舍落座。碧霞叹息一声:“癞仙遗宝出世,连太玄剑派封山两百年之后,再开山门,叶向天入世,如今魔道高手又云集金陵,只怕魔劫将至,又有一场杀劫降临了!”

    三嗔笑道:“师弟便是悲天悯人,须知孽由自作,不能令不作。有因有果,以佛陀无边妙法,尚不能斩断因果,你又空自悲悯作甚!凌府之行,说不得师兄也要动一动筋骨,陪你走上一遭了。”

    碧霞奇道:“师兄不是要坐镇此处,静待有缘之人?难不成”三嗔点头:“不错,方才凌家公子提到萧戾此人,那《楞伽经》于我泥丸宫中竟有异动,佛光道道而出,想必那人便是有缘之人了。只是我楞伽寺有缘之人,缘何又学了星宿魔道,成了魔道中人,其中缘由委实令人难以索解。”

    碧霞和尚笑道:“恭喜师兄,有缘之人行踪已现。我佛神通无边,既得开示,自有无边妙法,莫说那有缘之人不过学得微末魔道,便是得了魔道正果,修成玄阴法相,亦可立地成佛,成就无量金身。既如此,你我快些动身,会一会那萧戾吧。”两个和尚收拾停当,自去请凌老妇人同行。

    凌冲一路赶回金陵城中,昨夜一战,萧戾受了他一剑,伤势不轻,量他白日也不敢公然现身,只是须防备他夜间出手,不过有了碧霞和尚之助,便可高枕无忧。“那萧戾既是星宿魔宗传人,莫孤月又要驾临金陵,还是须得请出叶师兄法驾,方可镇压,以绝后患,不然又萧戾惦念,我便是离家修道,也不得安宁。”

    回转凌府,见了老父兄长,果然一切安好。凌真见他从外面归来,已知他以身诱敌,见爱子无恙,也放了心,只是好生骂了一通,凌冲唯唯诺诺,不敢还嘴。

    见了兄长凌康,记起萧戾所言已与高家小姐私定终身,不由怒火中烧:“这一对狗男女好不知羞耻!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那高老大人想必对此事心知肚明,这才急着与父亲谈定婚事!”

    见兄长兀自沉迷于婚事之中,整日傻笑不停,更是愤恨:“此事木已成舟,我若将真相告知父亲,以他的秉性,只怕当场便要生生气死。大哥生性柔弱,也受不得激。罢了,还是我自己暗中行事,寻个什么由头,推了这门亲事吧。我凌家若是真的娶了那位高小姐,只怕便要永不安宁,还要祸及子孙!”

    到了掌灯时分,有家丁通报,老夫人轿子已到门口,随行的除了王朝之外,还有碧霞寺住持碧霞和尚。凌真夫妇喜出望外,凌真虽不信神佛,但当此多事之秋,又素闻碧霞和尚道行极高,是一位得道高僧,有他坐镇,谅那萧玉也不敢为祸,吩咐大开中门,亲自将这位高僧迎迓了进来。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