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六 击退萧厉
    三嗔和尚被他一通抢白,外表却无丝毫怒意,依旧笑嘻嘻的,说道:“施主此言差矣。那魔道修行,以实入虚,祭拜阴魔,引魔附体,虽则威力至大,但后患也是不小,若无极大智慧定力降服魔头,非但一身功果随流水而去,真灵元神还要被魔头禁锢,永世不得超生。”

    “我楞伽寺上承清净归真功德佛,法门至妙无双,有四卷《楞伽经》传世,说的是明心见性,积聚功德,飞升极乐之妙法。以施主资质,不出百年,必可登堂入室,得佛授记,那时退可执掌楞伽寺一门,进可飞升佛界,得金身正果,比之魔道人人喊打,如履薄冰,岂非天地之别?”

    凌冲早已藏身在侧,耳听三嗔和尚絮絮叨叨,尽是劝说萧戾改投佛门,心中暗道:“久闻佛家有口识之道,传说修成此道,便能口吐莲花,辩才无碍,更能说得顽石点头,浪子回心,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这三嗔和尚如此卖力游说萧戾,又有何图谋?”他才不信三嗔和尚是担心萧戾对凌家不利,这才一路赶来,这和尚表面易嗔易怒,实则机心暗藏,无利不起早,对萧戾如此青眼有加,其中必有不可告人之秘。

    萧戾面色苍白之极,知道自己绝辩不过三嗔和尚,索性闭口不发一言。他幼遭惨变,心性偏激,好容易学了一身魔道法术,正要快意恩仇,肆意杀戮,岂肯为了三嗔和尚一句话,真就放下屠刀,授人以柄?因此楞伽寺他是绝不肯入的,但这和尚佛法高深,自己尚非对手,为今之计,只有先行退出,再寻良机,杀尽凌家之人。

    陨星刀一声厉鸣,忽然化为一道匹练也似的刀光直冲下来,去势一往无回,惨烈之极,似乎要与三嗔和尚拼个两败俱伤。萧戾本人却倏然倒退,犹如被牵线了的木偶,直挺挺向后飞去,去势绝快,眨眼间便闪没无踪。

    三嗔和尚面含轻笑,缓缓舒掌,但见掌心佛光如水,那陨星刀恰似乳燕归林,直直投入其中,一声哀鸣之后,就此无音。三嗔和尚低首道:“善哉善哉!”也不见如何作势,足下忽的生出一条金光大道,虚虚凭托,直直飞去。

    凌冲在一旁观看,见三嗔和尚不弃不舍,追了下去,知道这和尚只怕是要在无人之处做些不可告人之事,萧戾的性命绝然无碍,虽是与他初衷违背,但有三嗔和尚在前,也不好多说什么。

    忽然瞥见王朝带了两个家丁往后门走去,面色沉凝。他身后两个家丁则是小心翼翼,相互挤眉弄眼。凌冲心头一动,轻轻一跃跟了上去。王朝带了两个家丁在后门站住,沉声道:“今夜有大敌来犯,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二人就守在后门处,但有些许之事,立时高声示警,听懂了么?”

    那两个家丁点头道:“听懂了。”绕过王朝,往后门走去。王朝面上厉色一闪而逝,蓦地双掌齐出,击在两人后心之上,其中一人哼也不哼,倒地身亡。另一人缓缓转身,指着王朝,只是说不出话来。

    王朝冷笑道:“靖王派你等来凌府刺探,以为老夫不知?之前留着你们倒也罢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岂可任你等宵小之辈兴风作浪?索性一并打杀了,免除后患!”那人喉中发出荷荷之声,也自气绝倒地。

    王朝叹息一声,忽然面色一滞,只见凌冲自花木之中走来,望了两具尸体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王朝方欲开口,凌冲已说道:“方才之事我都看在眼中,王叔不必多言,此事我自有分教。”当前往大厅走去。

    王朝跟在凌冲身后,入了大厅。只见碧霞和尚满面从容,正自品茗。凌冲微笑道:“今夜亏得有两位高僧坐镇敝府,才能惊退萧戾那等穷凶极恶之徒。三嗔大师方才追蹑那萧戾而去,想必不久便可将他生擒活捉,以正典刑。王叔,你去账房支一千两纹银,奉赠碧霞寺,算是我凌府的一点香火油钱。”王朝点头应是。

    碧霞和尚呵呵一笑,起身合十道:“我等佛门中人,参修佛法,普度众生。既有伏魔之力,自当降服魔头,以卫正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凌公子太客气了。”

    凌冲笑道:“大师胸怀光风霁月,不受馈赏。只是今夜若无大师,我阖家皆要束手待戮,一家性命,只用一千两银子酬谢还嫌太轻,大师不必推辞,就请收下吧。”

    碧霞和尚笑道:“凌公子既是如此盛情,老衲便愧受了。”凌冲叹息一声:“只可惜那萧戾着实狠辣,敝府上两名家丁只因与他照了面,便被一掌击杀灭口,我与王叔救援去迟,实在可惜。”言下之意十分惋惜。

    王朝望着凌冲,张了张口,似乎这位从小看着长大的二少爷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他心中涌起一股喜悦之意:“少爷终是长大了,看来平日他一副浪荡之意,并非对俗事毫无心机,凌府有了少爷支撑,必是固若金汤,甚而还要超越老太爷与老爷呢!”微微低下头去,生怕自己表情被碧霞看破。

    碧霞和尚依旧微微而笑,与凌冲相对而视,但见凌冲一双目光晶润如水,澄澈之极。不知怎的,碧霞和尚心中一突,低头合十叹道:“罪过罪过!”

    凌冲见他不语,显是默承了此事,暗送一口气。此事极为冒险,将那两名家丁之死推到萧戾身上,若是碧霞和尚不依不饶,非要用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的狗屁理由搪塞,说不得还要借那太玄剑派的名头压他一压,幸好碧霞看似有道高僧,实则十分乖觉上道,想必以萧戾的孤傲,知晓两名家丁之死算在他的头上,也不过冷哼一声罢了。

    自萧戾来袭,乔百岁便入了内室保护老夫人并凌真夫妇,此时听闻萧戾已被逼退,便同凌真夫妇走出。老夫人旅途劳顿,崔氏特意熬了一盅滋补参茶敬献,老夫人饮下之后,睡得十分香甜,府中闹得鸡犬不宁,反倒一无所觉。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