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八 本来无魔,降它做甚?
    那碧霞寺为金陵周遭第一丛林,香火鼎盛之极,乃是达官贵人、太太小姐们进香拜佛的第一去处。碧霞和尚身为住持,更兼传说精通法术,能驱神降鬼,许多高官想见一面皆是千难万难,如今居然被凌冲几句话说来,便生生要了一粒灵丹,着实令她惊奇不已。

    好在崔氏也算见过世面,知晓此时非是多问之时,还要照料自家老爷,再者她生怕凌康逞强好胜,来前特意将他锁在房中,着家丁看守,如今强敌退去,正急着去看望爱儿,谢过了碧霞和尚,又对凌冲点点头,扶着凌真出了书房。

    房中只剩凌冲、碧霞和尚与王朝三人。凌冲挥手一指,让王朝坐下,向碧霞笑道:“久闻大师精擅佛法,法力高强。我听闻佛门中有圆光之术,能使万里之象缩于一隅,不知可否请大师一展此道,也好令我等开开眼界?”

    碧霞和尚微笑道:“圆光之术佛门确有,不过法术之道不过微末小技,佛陀讲演佛法之时,弟子有不明之处,便以此道加以演示,使之豁然贯通。老衲平日参修佛法,离开本寺已有数十年,所学法术怕是早已忘光了。”

    凌冲见他出言婉拒,毫不在意,说道:“我本是想请大师出手,将三嗔大师降魔之情景现于此室之中,也好一睹楞伽寺佛法光彩,既是如此,也就罢了。”

    碧霞和尚抚须笑道:“那萧戾学得乃是星宿魔宗魔法,只是所得传承仅为入门典籍《星辰噬元法》,又兼修炼不得明师指点,只得了五六成功夫,敝师兄修持佛法数十载,已然成就佛光舍利,若无意外,反手便可将之镇压。”

    凌冲叹道:“那萧戾所学不过五六成,便已险些将我斩于刀下,却又敌不过三嗔大师一掌之威,佛门神通之精微奥妙,不可思议,乃至于斯。”

    碧霞和尚正色道:“施主此言差矣,佛门弟子修持佛法,乃是为了断生死无明,得其究竟涅槃,解脱轮回之苦。神通外力皆是小道,用以降妖伏魔,看似神威赫赫,实则已入歧途。本来无魔,降它作甚?本无烦恼,烦恼何为?岂不闻当年佛陀成道,诸天震动,群魔扰袭,诸般妙相幻境呈现,有大欢喜亦有大恐怖,而佛陀只寂然端坐,任其百般变幻,此心只入无余涅槃,见诸法皆空,群魔不驱自退,不伏自伏。其心清净,处处皆是佛土,又何必以神通而论?”

    轰!凌冲只觉无数惊雷于耳边炸响,尤其碧霞和尚那一句“本来无魔,降它作甚?本无烦恼,烦恼何为?”更令他有醍醐灌顶之感,心中一个声音喝道:“不错!本来无魔,又何必庸人自扰?寂寂无为,方为本真!”此念一生,周身立时如浸清泉,脑中一片静寂空明,似乎一切烦恼尽皆了断。

    他丹田中本有三道真气,一道为太玄真气,属阳;一道为血灵剑剑气,属阴;一道为冲灵之气,为混元。那阴阳二气纠缠不休,成就冲灵混元之气,只是随生随散,存量不多,这一豁然开悟,周身真气鼓荡催动,如海上潮声,重浪相叠,不可遏制。冲灵之气轰然运转,犹如饕餮,将太玄真气与血灵剑气尽数吞噬,一吸一收、一攒一放之间,已化为一粒米粒大小的气团,悠然旋转,怡然自得。

    经此一变,凌冲丹田中太玄真气已然告罄,连带自血灵剑中吸取的魔道真气也自损耗一空,这两道真气放在任一人身上,皆能成就一位俗世无双的大高手,奈何合一轮转,却仅能化为如此一粒气团。这粒冲灵之气虽是十分稀少,但凌冲却知其中精粹还要远在之前两道真气之上,更有一种大道飘渺,虚无希夷之感。

    王朝见碧霞和尚说完,凌冲面色忽然一变,跟着闭目不语,叫道:“二少!”急窜起身,伸手往凌冲肩上搭去。掌还未落,只听碧霞和尚低喝一声:“不可妄动!”伸手向他一指,王朝立时周身僵硬,直直定住,任他调运真气,憋得面孔通红,也依旧解脱不得。

    碧霞和尚定住王朝,只拿眼去望凌冲,目中满意惊疑之色。他方才所言,乃是楞伽寺中上乘佛法,直指本心,明心见性,传说当年楞伽寺开派祖师便是因此句开悟。

    楞伽寺上承清净归真功德佛,讲求十载打磨,一朝顿悟,碧霞和尚他近年于红尘炼真,修为大进,隐隐感悟到突破之机,方才所言也不过是有感而发,谁知居然便引得凌冲大有感悟,就此悟道。

    楞伽寺历代不乏高僧勤加修持,闻得禅机,一朝顿悟,就地成佛,但那是得了佛门秘法授记,根性锐利,生有宿慧。这凌冲虽是生就一颗通灵剑心,但修持玄门正法也不过几载,如何闻弦歌而知雅意,以至功行大进?

    碧霞和尚百思不得其解,只是凌冲既然听闻自己谈论佛法,方才有此一悟,便算欠下自己一份因果,日后必有大用,他想了想,面色凝定,伸手在四方分别一指,一点之下便有一道金光自指尖流淌入地,眨眼不见,却是他以功德佛光将这座客厅封禁,免得凌冲功成,闹出甚么动静。

    且说凌冲丹田中生出一枚冲灵气旋,将周身太玄真气与血灵剑气尽数吞噬,体内真气失了藩篱,便自发从外界吸收灵气,补益自身。客厅之中先自有丝丝缕缕威风拂动,接着风势渐大,呜呜有声,只是被佛光封禁,其声传达不出。

    碧霞和尚轻笑一声:“送佛到西,罢了,既是已有因果,何不索性成全了你!”张口一呼,一道气流翻滚而出,带着缕缕紫色,显得雍容华贵之极。

    碧霞和尚可说是下了血本,凌冲修的是玄门正宗,与佛家路数不合,那一缕紫气乃是碧霞每日在碧霞山中采一缕紫极之气,十载苦功,方才得了一小股,本是待日后突破之机到来,借此冲破关隘,成就金身之用。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