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九 劝降萧厉
    佛门修持,不假外物,仅凭本心,一心之间映照大千世界、无量众生,于玄门之外另辟蹊径,精妙之处,难以言说。道家有阴阳之道,稍有不慎,阴阳遇合便有大变,而佛门之法却是海纳百川,任你灵气充盈也好,穷山恶水也罢,我自己一心观照,无念无滞。这一股紫气却是碧霞和尚留了私心,欲要炼成《楞伽四卷经》中一门厉害佛法,不想今日却成全了凌冲。

    凌冲心性空灵,不着一物,神游天外,吸取外界元气全凭本能,但金陵城鱼龙混杂,人口繁多,天地灵气本就消耗一空,偏生书房又被佛法封锁,根本吸不到一丝一毫,正在干渴之际,忽有缕缕紫气化生,被吸引进来。

    那紫气至精至纯,自有一股绵绵泊泊之意,如山间流泉、夜谷寒星,寂然傲寥,遗世独立。凌冲几乎不假思索,丹田之中生出一股绝大吸力,如水涡回旋,将那紫气尽数吸收。紫气入得腹中,再以太玄真气运转之法,妙运周天九次,便化为一缕精纯的太玄真气。

    碧霞和尚何等修为,早已开了五识,修成舍利,为佛门中有数大德。他十载苦功采集的紫极之气精纯无比,数目又多,这紫气乃是旭日初生,天地间阴阳交感所生的一缕后天紫气,便是凡人得了服食之法,每日勤修不辍,亦可易筋锻骨,天长日久便能踏入修道之途。

    凌冲长吸一口气,如长鲸吸水,不拘碧霞放出多少,尽数被其吸入腹中,稍一运转,便化为太玄真气。碧霞和尚大是惊异,凌冲如今已然将他三载所练日初紫气吸取,好似还犹有余力,暗忖:“太玄剑派虽是玄门数一数二的大宗门,但所传道法以剑术为主,并不以气脉悠长著称,何况凌冲并未得其门中真传,究竟是练了何样法门,居然能有如此悠长之气脉?”

    有心试演凌冲能容纳法力之底线,嘬口轻嘘,又是一股浩荡长风紫气飞出。哪里凌冲竟是来者不拒,鲸吞牛饮,又是涓滴不剩。如此一发一吸,已将碧霞和尚十载所收集的日出紫气尽数吸纳。

    凌冲丹田之中真气轰然运转,日出紫气化为太玄真气,将他周身经脉充斥溢满,功力比之之前还稍有进益。只是那冲灵之气须得太玄真气与血灵真气两方合练,磨合阴阳正邪,方可成就,若是当着碧霞和尚之面,只怕被他看破其中关节,因此他将太玄真气平复之后,便睁开眼来,躬身一礼,说道:“大师相助之恩,必不敢忘,且容日后补报。”

    碧霞和尚虚虚一托,笑道:“施主不必客气,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老衲也不过适逢其会罢了。”也不去问凌冲为何能吸取如此之多的日出紫气。凌冲见他也不多问,自是送了一口气。

    且说三嗔和尚追蹑萧戾而去,他已然确定这萧戾便是方丈命他寻觅的有缘之人,只是不知为何,却是先一步修行了魔道功法,成了星宿魔宗的外门传人。此事若是放在玄门之中,因道魔两门修行南辕北辙,必是无法令其重入山门。但在佛门却非难事,佛法修持本就不假外物,全凭自心自性,传说那清净功德王佛座下便有一位本是修成了玄阴魔道的魔门宗师,改修佛门,成就正果的。

    那《楞伽四卷经》本是被三嗔收在识海之中,以自家舍利佛光温养,此时放出万道毫光,异香阵阵,佛音响彻,忽然一道金光冲天而起,霎时间飞出他天灵,直往萧戾身上扑去,只闪的一闪,便自无踪。

    那萧戾依旧本套迅捷,似乎全无察觉。三嗔和尚则是愣了一愣,他识海中那《楞伽经》放出金光之后,也自安稳了下来,现了本来面目,十分驯服。三嗔拿不准方才那道佛光究竟何意,依然迈步跟进。

    萧戾一腔怒火,他全家被杀,之后侥幸得了星宿魔宗道法传承,修成法力神通,本拟自此快意恩仇,先将当年诬陷他父亲的偏将全家杀死,之后南下寻觅高家小姐,重温旧梦。谁知两人东窗事发,被高老大人知晓,当即做主将高玉莲许配给了凌家大少。

    萧戾原本心境平和,只是叠遭大变,又修炼了星宿魔道,心中杀戮戾气渐盛,便寻思索性将凌家大少杀了,断了高老大人念想,谁知先是凌冲假托自家兄长,将他伤了,如今又不知从何处请来一个秃驴,佛法高强,居然丝毫奈何不得,反被人追得如丧家之犬,委实晦气透顶。

    他催动体内星宿真气,又照“星宿噬元法”所载法门,吞噬星光元力,无奈双方境界之差委实太大,任他拼尽全力,也不曾将三嗔和尚甩脱,反而越来越近。

    三嗔和尚大袖飘飘,也无心与他捉迷藏,此时两人已是出了金陵城,来至野郊之处,周天繁星颗颗,熠熠生华,虫鸣蟀叫,更显幽静。他心头一动,便有一道金光自足下生出,一步跨上,已然来至萧戾对面。

    既是要将萧戾引渡入佛门,自然不可将他打杀了,还要显出几分神异之色,显得佛门庄严才好。三嗔和尚脑后现了佛光,层层叠叠,共有七道,轮转不休。佛光之中又现出庄严净土,隐约可见内中种种妙法享受,极乐世界。他面上微笑,说道:“施主,你与我佛门有缘,何不皈依,同享极乐?”

    萧戾面色苍白,冷笑道:“和尚,我再问你一遍,若我皈依佛门,你楞伽寺可会助我杀尽仇雠?”三嗔断然道:“我佛门乃向善之道,入得门来,便需放下屠刀,岂可以恶念再起杀戮?施主为仇怨所迷,不知回返,若是修持了上乘佛法,便可勘破迷障,日后正果可期,些许仇怨,自有因果相报,又何必在意?”

    萧戾一声狂笑:“你说的倒是轻巧!杀父之仇,灭族之恨,岂是那么容易抹消的?你也莫用那等花言巧语来欺瞒于我,无非是骗我回去,做个念经敲钟的呆鱼,我岂会上你之当!”

    三嗔叹息一声:“施主入魔已深,积重难返,贫僧唯有以**力将你制住,待得回返山门,住持方丈佛法无边,自能化解你的戾气。”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