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 白虎星神法
    萧戾闷声不答,只拼命催动星宿真气,希冀能将那陨星刀收回。那飞刀经他真气祭炼,已然收发由心,与身相合,无奈被三嗔和尚收入钵盂之中,却似泥牛入海,全无半分回应。眼见这和尚度化自己之心甚重,只怕今日已然无幸,但他叠经大变,已是蛇蝎之星,反存了临死反噬之意,只将星宿真气运在左手,只待觑准机会,便要行那断腕一击。

    三嗔和尚面上仍是笑盈盈的,对萧戾阴狠面色似是全然不见,只催动重重佛光将他围绕。祥光如海,檀香似雾,将萧戾重重围堵,无论他如何左冲右突,皆突不出佛光屏障。

    三嗔和尚见时机已到,高宣佛号:“南无清净归真佛!”心念一动,佛光倏忽向内一合,如白莲含蕊,只需兜头一转,便可将萧戾禁锢于佛光之中,带回楞伽寺,交由方丈发落。

    萧戾也知此是生死存亡之际,稍有不慎,被这和尚捉了去,便是个剃度出家,在佛门为奴的下场,一声大喝,周身真气鼓荡,在体内转的三转,身化刀芒,向外便冲!他是存了拼死之心,不惜强行催动周天星力,引爆体内真气,只图突破桎梏,得脱牢笼。

    三嗔和尚摇头道:“这又何苦!”佛光如海,忽悠一轮明月升腾,却是一枚牟尼宝珠,照破三毒,灭尽褚苦,宝光盈盈,潺若流水。萧戾本是满心戾气,被那宝珠一照,登时神智一迷,便有几分清凉之意,心下大叫:“不好!秃驴使计坏我心性!”急忙咬破舌尖,借着剧痛之意将那清凉之感逐出六识之外,依旧合身外扑。

    三嗔和尚见他顽固不化,也有了几分嗔意,佛光闭合化为一朵莲蓬,已将萧戾裹在其中,伸手一招,那莲蓬愈来愈小,望他手中投来。

    便在此时,耳边传来一声冷哼,眼前星光似乎闪的一闪,三嗔和尚大叫一声,周身佛光喷涌,化为一座光幢,将他护在其中。一柄漆黑魔刀自虚无之中陡然闪现,只磨得一磨,便将佛光所化莲蓬绞碎。刀光又自一闪,便往三嗔和尚头顶劈来。

    三嗔喝道:“邪魔焉敢放肆!”光幢之中陡然伸出一只大手,足有三丈方圆,金光灿烂,往那魔刀刀身抓去。却是他动了真怒,施展大旃檀佛光要击溃强敌。那魔刀却不硬接,只闪的一闪,便已绕过大手,纵横如电,只听嗤嗤声响,已在光幢之上狠劈了三记。

    三嗔和尚微微冷笑,这佛光乃是由牟尼珠化生而来,此珠乃他性命交修之宝,又经楞伽寺历代高僧佛法祭炼加持,威力宏大,日后修成金身正果全凭此宝。那魔刀来势虽凶,却被他看出跟脚,乃是星宿魔宗高手以周天星光凝聚,看似锋锐绝伦,实则强弩之末,只需避其锋芒,便可一鼓而胜。

    三嗔和尚念及至此,便岿然不动,只念动佛咒,催动牟尼珠发出旃檀佛光,如蛛吐丝,将那魔刀紧紧缠困。那魔刀之主似也知久战不利,刀光腾挪之间,施展出一套精妙刀法,层层刀芒挥洒,竟将大旃檀佛光所化佛掌抵住。

    萧戾被佛光所摄,本是迷迷糊糊,睁开眼却见三嗔和尚正与一柄漆黑魔刀拼斗,耳边忽然有人淡淡说道:“你师承何人?既已传了你星辰噬元法,又为何不见你施展伏斗定星盘?一柄陨星刀也弄得乌烟瘴气,全无章法!”

    这声音辩不出男女,却自有一股崖岸自高、颐指气使的味道,显是那人身居高位,蕴含无穷威严。萧戾不觉冲口而出:“我并无师承,只是偶然得了一本《星宿魔典》”

    那人道:“原来如此,你既是得了本派秘典,便是本派弟子,岂容这秃驴欺侮!我观你戾气颇重,恰合本门白虎七煞法门的路子,你且听好,我传你凝练白虎监兵七煞元神之法,你以此法催动那柄魔刀,能否脱身全看你自家本事,五日之后可到灵江江眼处寻我!”

    萧戾正欲回答,脑中忽然多了一篇玄奥法诀,也不知那神秘人是用了何种手段种在他识海之中。那人之后便寂然无声,萧戾凝神观瞧,只见那篇法诀隐含无数文字,隐隐组成一只白虎形象,背插双翼,仰天咆哮,一股滔天杀意迎面扑来!

    萧戾哪还不知是星宿魔宗高手路过,见三嗔逞威,便传了他一道法诀。他所得星宿魔宗道法残缺不全,修成星辰噬元法之后便无以为继,秘籍中曾有云,星辰噬元法有成,便可修持星斗元神之法,以星斗之力滋养元神,成就法身。到了这一步,才算是入得魔道之门,有了长生之资。

    那暗中高手也未安的好心,若是星宿魔宗正式弟子,须得将星辰噬元法修炼大成之后,再以伏斗定星盘收摄周天星光,淬炼肉身元神,之后再选一座星宿斗宫为本命星神,日夜观想,使星宫斗神与元灵相合,方可成就星斗元神。此神一成,元灵稳固,道基便自稳定。

    星宿魔宗真传之**有周天三百六十五座星宫,亦有三百六十五尊星神,握阳掌阴,足踏五行,各有无穷奥妙,寻常弟子炼成一尊便足以横行当世。若是资质高绝,大可再炼其他星君斗神,若能合为阵势,更是如虎添翼。星宿魔宗以一派之力,执魔道牛耳,更与玄门佛宗争斗无量岁月,凭的便是这一套星君斗神之法。

    萧戾也知那人传了白虎星神凝聚之法,并非好意,若是他能修成此道,自可从三嗔手中逃脱,去寻那神秘高手。若他练不成星神,被三嗔捉去楞伽寺,做了佛门弟子,青灯古佛,也与那人无干。只是如今势成骑虎,说不得也要搏命一次了。

    三嗔和尚催动佛光所化大手,与那柄魔刀纠缠。那魔刀乃是星光汇聚而成,用的正是星宿魔宗嫡传之法,但那人只将法力遥遥传递,而非真身来此,因此威能不显。只是那一路刀法却是狠辣刁钻,对佛法佛光全无惧怕,丝毫不受克制,三嗔和尚十分精神之中倒有七成来对付那魔刀刀法。

    萧戾心神沉寂,只观瞧那篇法诀。那法诀陡然化为无数字篆符箓,漫空飞舞,聚散离合。萧戾根骨资质皆是上乘,不然也不会仅凭一本星宿残典,便将星辰噬元法修成,那法诀所化符箓杂乱飞舞,却硬是被他看出其中种种玄妙,一时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