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一 持戒金刚 萧厉脱逃
    三嗔和尚本欲借着魔刀将其后星宿宗高手引出,谁知那人好不狡诈,居然不露丝毫痕迹,久战不下,这大和尚心中却生出几分焦躁,暗道:“罢了!今日还是先将这萧戾带回本院方是正经,那暗中高手是谁,日后得了闲暇再来追究不迟!”

    头顶牟尼珠忽的光华大放,佛光若水,层层叠叠,涓涓流淌,忽有一尊金身冉冉升起。那金身高有三丈,双头四臂,一手持戒刀,一手持金铃,另两手捏法印。这尊金身的模样依稀便是清净归真佛佛国之中持戒金刚。

    传说这位持戒金刚乃是清净归真佛次徒,性情暴躁,于佛国之中专司戒律之职,若有僧侣犯了清规,便由他来评判处罚。因此凡是供奉清净归真佛的寺院之中,便有一尊戒律堂,供奉的便是这位持戒金刚。

    楞伽寺佛法修持,讲求铸就金身,不生不灭。而铸就金身之法则有两种,其一便是以自身念力信力,与虚空之中铸成法相,相与神合,成就金身。这一种乃是上乘之道,成就远大。但定力、慧力缺一不可,非大智大慧之士不能为之。

    第二种便是观想法,以佛国之中金刚、菩萨、佛陀为基,观其形念其性,称为本尊,得其佛力加持,与自身形神相合,成就金身正果。这一种亦为正道,较之第一种法子更易,但成就金身正果飞升之后,便需为本尊麾下佛兵佛将,平白多了几丝束缚。

    两种金身之法皆为正道,殊途同归,只看根性钝利,悉凭自抉。三嗔和尚性子易生嗔念,自觉资质寻常,便取了观想金身之法。所选本尊便是这位持戒金刚。这尊金身一出,虽只是淡淡虚影,却也形容刚烈,气势无俦。

    那魔刀自金身虚影一出,气焰便自矮了几分,刀中有人说道:“持戒金刚?可惜你火候不够,只凝练出金身虚影,未能与自身舍利相容,不过发挥金身三成的威力。”

    三嗔和尚冷笑道:“便只有三成也足以扫荡魔氛!”持戒金刚金身一声叱咤,手中戒刀一挥,便有一道金芒生出,叮的一声斫在魔刀之上,那魔刀一声轻鸣,似是被斩痛。三嗔和尚大笑:“邪魔外道,倒要看你能撑到几时!”

    当日他于天机台与大幽神君、天欲教雪娘子激战,宁可多耗功力催动《楞伽四卷经》也未曾放出这尊金身应敌,便因这尊金身确是火候不够,遇上魔道高手,一旦受了魔法污秽,数十年苦功便要毁于一旦,如今《楞伽四卷经》呼之不动,对方又是魔道中有数高手,唯有兵行险招,以金身应敌。

    那魔刀一声厉鸣,星光迷离之际,陡然一分为七,呈北斗之形,刀光凛冽,寒气渗人,交相杀来。三嗔和尚喝道:“北斗天狱刀阵!阁下想必便是星宿魔宗莫孤月施主了!”

    暗中那人冷声道:“秃驴倒也有些见闻,不错,正是莫某。”二人言语之间,那七道刀光齐齐一滚,化为七点刀芒,厉啸声中,飞至三嗔头顶,如山岳崩摧,当头压来!

    这一招北斗天狱刀阵乃是星宿魔宗之中北斗宫秘传,非要魔法深厚,法力无边方可施展,讲求以堂堂之阵,正正之师,无论何等对手,尽皆碾压过去,纯以法力取胜,不带半分阴柔诡秘之色。

    三嗔和尚大叫一声,头顶持戒金刚金身一声断喝,牟尼珠光华大放,往上一合,那金身也自凝练几分,有了些许血肉之色,跟着金身双手一托,抵住两道刀芒,又有金铃之声大作,将第三道刀芒摇荡不止。戒刀飞舞之间,又自敌住其余两道刀芒。

    此时刀芒尚余两道,三嗔和尚只觉潜劲如山,四面压来,百炼之躯竟有丝丝鸣响,已是伤动筋骨,大惊之下,两道刀芒已如流星飞堕,望他面上杀来!心中暗叹:“可惜我法力不够,今日死在邪魔之手!”正要拼尽全力,至少落个两败俱伤。

    耳边忽然有人说道:“三嗔师兄,且将那《楞伽四卷经》放出吧。”正是三霞口音。三嗔闻言大喜,那楞伽经本在他识海**养,只是自点化萧厉之后便懒洋洋的不听使唤。

    三霞虽是入门较晚,但悟性超卓,法力教他尤高,既如此说,便有妙法退敌。心头一动,那《楞伽四卷经》便自识海之中放出,仍旧是一本古旧书册的模样,封皮之上以金色墨迹书就《楞伽四卷经》五字。

    此书一出,便有一道浩荡法力自虚空涌动,直入其中,经书震荡,封面之上顿有佛光流转不定,却是薄而不稠,聚而不散。与三嗔和尚全力催动此书,佛光大放不同,三霞和尚法力更显雍容,不带半分烟火气息。

    佛光明灭,次第闪现,只在七道刀芒之上照彻一番,那刀芒便如残汤泼雪,尽数消灭无踪。莫孤月冷笑一声:“好!这等法力已得楞伽真传,不想金陵城中尚有如斯高手。今日兴尽,改日再行拜会!”刀光敛迹无踪。

    三嗔和尚心神一松,正要收了金身,忽听得虎啸之声,侧目观瞧,却见那萧厉身化白虎,仰天咆哮,跟着星光如流萤崩散,人已杳然无踪。三嗔和尚大惊,正要追赶,只听三霞声音传来:“师兄,此乃定数,不必追赶,且回凌府再作商议。”三嗔和尚对这个师弟素来钦佩,闻言虽是不愿,却也不便再追,当下转身往凌府而去。

    到得凌府之中,自有王朝引领入得书房,只见三霞和尚端坐盘坐,凌冲面带微笑,说道:“大师回来了,不知可曾将那萧厉缉拿?”

    三嗔面上一红,临行前他曾夸下海口,要收服萧厉,度他入楞伽寺,就便除了凌家的祸根,谁知半路杀出个莫孤月,魔法高强,连带萧厉也领悟魔典,身化白虎而走,闹了个两手空空。当下惭然道:“贫僧无能,有负施主重托。”

    凌冲笑道:“大师不必自责,其中原委我已自三霞大师处得知,那莫孤月法力高强,萧厉为他所救也是意料之外,不关大师的事。”他方才一直与三霞同处一室,那老和尚始终微笑默坐,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