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四 玄女故人
    凌冲笑道:“此事我自有打算,叶师兄已是神仙中人,我去求他,想必有手段令安然离家。只是我离去之后,十年八载怕是不得回转,如今家中冗事繁多,还要靠王叔护持。”

    王朝慨然道:“我受凌家两代大恩,自是粉身碎骨以报。只是那萧戾武功高强,又拜入魔道,若是日后前来寻仇,又当如何?”凌冲道:“此事王叔不必挂怀,我一并去求叶师兄便是。那萧戾甫入魔道,只是潜心修炼之时,只怕也无暇分心再履尘世。等他学成出世,想来我之剑术法力也已修成,那时便不怕他了。”

    王朝点头:“也唯有如此了。只是少爷你离家远游,只怕老夫人想念的紧。”凌冲默然片刻,说道:“入山学道,练就剑术,乃是我毕生之愿,若能修炼得道,也可带契全家,荫蔽后人。但祖母那边却又要尽孝道,等我入山几年再求掌教准我回乡省亲,那时再作商议吧!”

    王朝精通医理,这等真气走岔之伤更是家常便饭,当下自开了一副方子,凌冲拿了,吩咐下人抓药煎熬,送入房中。自己则回转书房,取了一本剑术秘册在手。那秘册只有薄薄几页,封皮甚是破旧,却未落一字,内里纸张已然发黄,显是年头已久。

    这本剑册便是当年王朝无意中得来的一部太玄剑法残经,转手赠给凌冲。他心中想道:“这本剑谱乃是太玄剑派之物,虽然流落在外,但我既已身入太玄,便该令此物回归山门。等见了叶师兄,便托他转呈掌教吧。”取了几张上好绢布,备好笔墨,凝神静气一番,挥笔而作。寥寥数笔,绢布之上便现出一个人形,手持长剑,作攒刺之势。他如今剑术日高,已为凡间绝顶,任意达之,皆能妙合要旨,笔锋之间,似有一股凌厉剑意透析而出。只凭这一个剑式,若是流落在外,便为无上武学秘典,足以催生出一大武学圣地,流传不息。

    凌冲心中空灵无物,笔锋连转,将一十三路太玄剑法尽数摘录其上,又将自己练剑心得录于其上,他不厌其烦,将自身所学太玄道法所感所悟务求书写详尽,直至日落西山,方才完成这一本剑术典籍。此时这一本剑谱已有数十页之厚,凌冲轻抚书皮,叹息一声,起身出房。

    凌冲又复来至王朝房中,将剑谱双手递上。王朝经一天调养,服药歇息,面色红润了许多,真气也自导气归元,已无大碍,双手接过剑谱,略一翻看,见其中满是剑术图形注解,不由讶道:“少爷,这是”

    凌冲说道:“我入山学道,家中要靠王叔照料,这本剑谱是我将太玄十三剑分别注解,王叔平日可自行参研修习,万不可贪功冒进,以免走火受伤。”王朝见如此,已知凌冲修道之心已决,万不可更改,叹息一声,说道:“少爷放心便是,我自会小心修炼,家中之事你也不必挂怀,若能修成神仙之流,还要带契你王叔一番呢!”

    凌冲哈哈一笑道:“自古求仙之辈如过江之鲫,我凌冲虽有一颗向道之心,奈何机缘、气运相佐,且不去管它,只一路走去便是!”他将剑谱交予王朝,自觉后顾无忧,心情大好,吃罢晚饭立时蒙头大睡,直至天明。

    凌冲洗漱已毕,打坐一番,自忖道:“如今离灵江之会还有三日,闲来无事,索性往高家走上一遭,看看那位高小姐究竟是何样人物,若能说动高家退婚,不惊动父亲,那是最好。”计议已定,也不吃早饭,手拿血灵剑,昂然出门。

    金陵城十分宽阔,千年前建政之初便有百万人口,如今千年以降,城内百姓已逾千万。当年修造金陵,太祖遗制,将城东划为官宦所居之地,以示与黔首之别。凌家是大富之家,凌真又官至礼部侍郎,这才获准在城东居住。

    高老太爷名讳高德松,高家世代耕读,良田无数,亦是一方巨富,因此在城东也有宅邸,只是自这位老大人告老还乡之后,地方上虽有许多门生旧识想要亲近一番,每日里提了各色礼品往高府等候,但高老大人放出话来,只在家颐养天年,闭门谢客。因此宾客如云,却是不得其门而入。

    凌冲一路打听,不过一炷香功夫便远远瞧见一处极大宅邸,修葺的并不奢华,却隐隐有种宁静致远的气息散发了开来。他将手中血灵剑用彩锦包了包,免得让人瞧出端倪,方欲迈步向前,眼光一扫,忽见一道人影闪出,往高家大门走去。

    那人头戴斗笠,遮住了面容,但身形婀娜,英姿矫矫,当是一名女子无疑。那女子身量极高,腰间悬着一柄短剑,绿鞘吞口,甚是古朴精巧。她一路行来,未见如何作势,却自有一股芳华之气飘散。高家大门之前原本熙熙攘攘,许多家丁、公子围着几个高家家奴高声呼喝,乱作一团。那女子只在门前聘婷一站,环首一望,场面便是一静。那些个老爷家奴们,原本对高家闭门谢客大为不满,正自大发牢骚,被这女子一望,不知怎的,心底忽有一股凉气翻涌,焦躁之意立时不翼而飞。

    凌冲眼光落在那女子身上,那女郎似有所觉,微微侧身往他存身处瞧了一眼。凌冲只见面纱微动,瞧不清里面芳容,但那女郎视线所及,凌冲忽觉周身如浸冰水,真气运转都有几分僵直不灵,手中血灵剑更是一声哀鸣,血灵之气拼命往剑内收缩,似乎怕极了那女子。

    凌冲闷哼一声,丹田中太玄真气陡然发动,太玄剑意最是刚强不屈,在经脉中穿梭往复,来回震荡,登时将那冰封之意消去。但心中却是骇然不已,那女郎仅凭一眼便险些令他真气走岔,若是生死相拼,只这一点疏忽,便不知要死上多少次了

    那女郎瞧了他一眼,微微颔首,转过头去向守门的家丁说道:“烦劳通秉你家老爷,就说二十年前玄女故人来访。”那家丁与各位老爷们打了半天嘴仗,正是焦躁不耐之时,但这女郎声音一落耳中,只觉悦耳之极,直如天籁一般,脑中一阵迷糊,顺嘴说道:“是!请姑娘稍待!”转身急匆匆往府中跑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