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八 正一道 沈朝阳
    三人最前一人乃是常洪,生的赤红脸膛,他身后便是赵、钱二人,三人对视一眼,眼中皆有惊奇之色。凌冲年纪幼小,见识自然不多。太玄剑派乃是正道剑宗第一大派,力压少阳剑派、七玄剑派数千载。门中所传剑诀精妙之极,乃是直指纯阳大道的无上法门。

    太玄剑派封山二百载,纵有几名与上代掌教荀真人同辈的长老,也已久不出世。门中便以郭纯阳这一辈五人为尊,这五人平时醉心修行,早已不收弟子,门下传人不过一二名。此次太玄重光,考校门人,收录弟子,便是以叶向天为首的二代弟子挑选传人。这姓凌的小子无论是走了****运,拜入郭纯阳门下,亦或是拜入其余四位长老门下,至少辈分上便与自己三人相当,可谓一步登天,日后成就必定超出自己三人甚多。

    念及至此,三人丝毫不敢托大。常洪笑道:“原来凌师弟亦是来等叶道兄的。我等三人奉了本门大师兄之命,先行来此打探,并非我三人与癞仙遗宝有缘。而是我们一位小师弟有此缘法,稍后沈师兄便会携他来此,凌师弟也可亲近一二。”

    凌冲点头,暗忖:“看来玄门之中最重长门弟子,叶师兄也好、那位沈朝阳沈师兄也好,皆是门中掌教嫡传,日后问鼎大位要比他人多了许多把握,这才威名素注,门下弟子景从。”

    正思忖间,忽闻丝丝剑气破空之声,常洪精神一振,笑道:“是沈师兄与秦钧师弟到了!”凌冲抬眼望去,见北方极天之处似有一道剑光闪得一闪,随即不见。不旋踵间,耳中又闻剑气破空之声,愈来愈近,数息之后,一缕剑光自九天垂落,直射江边,光华敛处,现出两人身影。

    当先一人身量极高,身穿青布道袍,上锈先天八卦,颌下微须,剑眉朗目,极是英俊,望去不过三十许人。他身后跟着一名小道童,头梳道髻,腰间悬着一柄短剑,形式奇古。

    常洪三人忙上前见礼,当先之人正是正一道当今二代首席大弟子沈朝阳,一身道力精妙绝伦,许为正一道下代掌教不二人选。他抬手道:“三位师弟不必多礼,不知这位小兄弟是哪位高人门下?”他一眼望见凌冲挺立一旁,神疏毓秀,矫矫不群,更兼周身剑意精纯,居然是个上好的剑仙种子。

    常洪方欲开口,凌冲已抢先躬身施礼,说道:“太玄剑派弟子凌冲拜见沈朝阳师兄!”沈朝阳目中神光一闪,举手虚抬,笑道:“既是太玄传人,便不是外人,无需如此客套。叶道兄方才与我一道,中途似是去接引甚么人,你只稍带片刻便可得见了。”

    那小道童秦钧不过十四五岁年纪,自见凌冲便总是拿眼偷望他,显得很是好奇,只是有四位师兄在场,不敢开口说话。

    凌冲也瞧见这位正一道的小“同道”,看来与自己年纪相仿,正要开口搭言,沈朝阳却是面色一变,目光往灵江江中一转,开口说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道友控水之能已然出神入化,沈某险些便当面错过,想必是玄女宫程师姐了,还请师姐上岸一叙。”

    话音方落,只听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道:“既是沈道友相邀,贫道敢不从命。”灵江之中忽然涟漪泛起,一道晶莹水柱刺天直上,继而化作漫天琼珠碎玉,水气飘渺间两位玉人翩若惊鸿,迤逦而来。

    当先女子长身玉立,面带轻纱,身姿婀娜,周身散发凛凛寒威,风姿无双。身后一位少女年方及笄,亦是生的十分美貌,低眉不语。正是程素衣与高玉莲二人。

    高玉莲得了姬冰花法符之助,前生记忆尽复,她前生生性鲁莽,刚愎自用,以至为人所算,与萧厉前身结下孽缘,身犯教规,被姬冰花一柄飞剑万里斩杀。一点真灵投身高家,原本要历三世轮回,方得准许返归山门。

    只是癞仙遗宝出世,姬冰花静中推算,宝船之中居然有一件干系自家劫运的宝物与高玉莲有缘,特意命大弟子程素衣往中原之地寻访高玉莲,助她恢复前生记忆,去取那件宝物。

    高玉莲前生虽是任性妄为,资质却也真好,短短五日功夫,已将道基铸就,练就《天一玉微真经》中第一重境界,修成万化灵水真气。已可勉强御剑飞行,又得了程素衣赐还前世所炼飞剑,正是志得意满之时。

    玄女宫乃是玄门正宗,所传功法偏重阴寒水系,因此历代高手皆为女子。所修两大先天真水,先天玄冥真水与先天天一贞水。玄冥真水奇寒酷烈,冰封乾坤,天一贞水海纳百川,化合万物,两大真水各有厉害,也分不出孰强孰弱。

    只是以人身之道,绝难修成先天奇物,因此玄女宫历代祖师殚精竭虑,阐发幽思,创下了以后天成就先天的法门。譬如欲修成先天天一贞水,先要修炼后天万化灵水,待得修至待诏洞天之时,磨练精纯,直到冲破纯阳天限,成就真仙道果,方有良机得到天地间那一丝飘渺机缘,得先天造化,将后天万化灵水转化为先天天一贞水,那时方算是得了大道之机。

    玄女宫能以女流之辈,跻身正道七大门派之一,靠的便是门中所传两道精妙法门,只是数千载以来,能够有机缘修成两大先天真水者,百中无一,唯有宫主姬冰花一人而已。程素衣身为姬冰花嫡传大弟子,一身道力亦是十分浑厚,只是玄女宫地处北海,靠近北极,历代传人极少涉足中原,因此她究竟修到了何等境界,中原道门之中却是无人知晓。

    沈朝阳见程素衣现身,眼中精芒暴涨,却是以正一道秘传法术窥探其道术境界,只是他所发真气一至程素衣周身,便被一股柔韧至善,化纳万物的意境所破,根本不得要领。

    沈朝阳心中一凛:“这程素衣所修乃是《天一玉微真经》无疑,只是道术境界却非我所能窥知。玄女宫身为正道大派,精修先天真水,虽是女流之辈,却也不可不防。她身后之人恐怕便是与癞仙遗宝有缘的弟子,我还要吩咐秦钧师弟小心谨慎些,莫要被这些女流争了先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