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九 便宜师侄
    正一道乃是正派大教,执正道牛耳数千载,论得声威名望,只在清虚道宗之下,比起太玄剑派这等封山许久的门派还要超出许多。门中所传道法分为符、剑二宗,皆有玄妙传承,门中弟子可择一有缘之门而入。

    沈朝阳为人雄心万丈,只想以自身所学光大正一道,压过清虚道宗,因此选了符剑双修之法,只是符剑双修虽是前程远大,但破关精进也自难了太多。沈朝阳资质极好,也足足耗费百年光阴,方才结成一粒剑符金丹,剑中有符,符中蕴剑,两两相合。但如何孕丹抱婴,却仍旧不得要领,只能耐心打磨真气。

    此次癞仙遗宝出世,正一道中两位长老静心推算,发觉其中一件宝物正和沈朝阳如今破关之用,若是能得此宝相助,沈朝阳便可省却数甲子苦功,大道可期。因此不惜费尽心力,又推算出与宝物有缘之人所在下落,领回正一山中,收为弟子,便是那位秦钧。因此此次表面是秦钧来碰机缘,实则却是关乎沈朝阳日后修道成败之举,由不得他不上心。

    沈朝阳打个稽首,说道:“程仙子远道而来,沈某不胜欣喜。贵宫所传道法极尽精妙,沈某心慕已久,此间事了,还望仙子法驾鄙门,沈某也好讨教一二,以增见闻。”

    程素衣语音清冷,说道:“沈道友客气了,贫道此来专为点化这位高玉莲师妹,只等她取了癞仙遗宝,便要回宫回缴法旨。正一道玄门正宗,贫道不过学了家师三成功夫,又岂敢班门弄斧。”

    凌冲自程素衣、高玉莲现身江上,便直盯着她们。那日在高府之外,他被程素衣远远瞧了一眼,险些真气冰封,走火坐僵,仍旧心有余悸。耳听“高玉莲”三字,目中立时神光暴涨,只死死盯住程素衣身后的高玉莲不放。

    高玉莲在大师姐身边显得十分乖巧,半句话也不多言。凌冲目光如剑,不离她左右。立时便被感知,随即回望过去,却见一位不相识的少年冷冷瞪视自己,目光之中全是森然寒意。

    高玉莲自思:“这少年却是谁家弟子?怎的对我似乎颇有敌意?也不知我何处得罪了他?”倒是程素衣也瞧见凌冲目光,轻轻一笑,说道:“师妹,这位是凌冲师弟,乃是金陵府中凌家少爷。凌师弟,不知贵派叶师兄可到了么?”

    此言一出,高玉莲立时恍然大悟:“我道这少年与我有何深仇大恨,却原来是凌府之子!”思及自己与萧厉做下的丑事,登时又羞又气,只是她前世性子刚愎,这一世复了前生记忆,依旧十分倔强。

    “我与萧厉一段孽缘,乃是前生冤孽纠缠,今生虽是**于他,但此时师傅尚有用我之处,我若能将癞仙遗宝平安取回宫中,师傅必定大加赏赐。我只需求用门中一颗覆水丹,便能补足道基,回复完璧之身,日后大道有望。至于萧厉那冤孽,日后被我遇上,也要一剑杀了,以泄我心头之恨!”

    “今生我好容易得师傅恩典,准我再入道门,势不能遵从高家之命嫁入凌府,好在师姐言道,不就高家就会有新子降生,延续香火,也不算我对不住高家。至于凌家那边,日后我修道有成,赠了几粒延命长寿的仙丹便是了。”却是对凌家婚约之事毫不在意。

    凌冲见高玉莲先是面色一变,继而面上浮现满不在意之深情,早知其意,暗暗恼怒:“这娼妇却是丝毫不知羞耻了,定是当我凌家好欺,随手便可打发了。你做下那等丑事,我只要你高家主动退婚便罢,若是还要敷衍了事,当我凌冲手中长剑不利么!”

    便在此时,有人说道:“不劳程道友过问,叶某已然到了。”此言一出,凌冲登时大喜过望。只见虚空晃动,一道身影挺然而出,此人高有七尺,周身渊渟岳峙,只随手一立,便如山岳般屹立挺峻。

    凌冲还未见过这位叶师兄真面目,此刻瞪大了眼去瞧,只见太玄剑派的大师兄生的面相普通,只是眉眼粗大,粗手粗脚,气势非凡,但有一点,却是双目紧闭,也不知是天生瞽目,还是有其他原因。不过修道之人,凡事不可以凡理测度,以叶向天之法力,有目无目,皆是一般。

    叶向天手中挽着一位少年,缓步而出。那少年瞧来与凌冲、秦钧一般年岁,生的唇红齿白,却是个罕见的美少年,只是面色倨傲,谁也不瞧上一眼。

    叶向天身形一出,立时震慑当场。程素衣、沈朝阳皆是面色微变,他二人竟不知叶向天何时到来,显是叶向天趁着太玄剑派封山之时,修成极**力,心下皆是盘算不已。

    倒是叶向天开口说道:“叶某下山之时,家师赐了一道灵符,专能藏匿气机,隐去身形,方便行事,两位道友不必多虑。”如此一说,程、沈二人方才释然。

    凌冲忙抢上两步,躬身施礼:“见过叶师兄!前日金陵城中救命之恩,小弟铭刻在心!”叶向天点点头,说道“凌师弟不必客套,你有缘得我太玄剑派传承,便是我太玄弟子,若是任由邪魔外道欺侮,为兄却不加伸手,只怕回山之后郭师便要将为兄狠揍一顿了。”

    凌冲噗嗤一笑,叶向天言语幽默,浑不似当日面对大幽神君之时的霸道,反而令他有如沐春风之感,暗思:“看来这位叶师兄为人外冷内热,倒是颇好相处。听他言下之意,似乎太玄剑派自掌教以下,颇为护短,入了这等门派似乎也是不错。”

    叶向天向身旁少年道:“亦如,此是你凌冲师叔,还不上前见过?”那少年满面不情不愿,却只能上前一步,抱拳躬身,口中道:“弟子张亦如,见过凌师叔!”凌冲见他不情不愿,暗暗好笑:“瞧他年纪与我仿佛,却要叫我师叔,若是换作是我,也要有些脾气,倒也怪不得他。”以手相扶,口中道:“张师侄免礼!”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