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一 癞仙金船出世
    先天乙木精气对修道之人大有裨益,比如玄女宫弟子修炼《太阴玄冥神章》与《天一玉微真经》两部道法,还要先修后天灵水,再看有无机缘成就先天真水。若是修炼木系道法的修士得了一缕先天乙木精气,与自身真气相合,挑选一门上乘道法修持,便有极大可能在纯阳境界之下便修成先天乙木道法。日后无论对敌祛魔或是求问纯阳道果,皆要占了无数便宜,足可见此物之珍贵。

    沈朝阳有心再问太玄剑派求那先天乙木精气究竟为何,却也知不好再行开口。他与叶向天皆是门中大弟子,若是无有差池,数百年后必能执掌门中掌教大位,互相之间也自别着苗头,若是开口询问别派**,着实不大妥当。

    便在此时,程素衣忽然开口道:“先天乙木精气珍贵无比,神木岛自创派祖师以将,便不曾听闻此物流落外间。既是叶兄出手,想必已有完全把握,只不知叶兄欲以何物交换?换来此物,却又用作何处?”

    沈朝阳暗松一口气:“是了,玄女宫地处北冥,与中土各派不相往来,程素衣又是一介女流,有此一问,叶向天必然不会怪罪,倒要看叶向天如何回答。”

    叶向天仍旧双目紧闭,只微微转头,程素衣只觉他目光如剑,在自家面上扫了一扫,似笑非笑说道:“实不相瞒,家师与神木岛穆掌教早有飞剑传书,约定以本门珍藏的一颗先天庚金来换那先天乙木精气。至于用在何处么”

    顿的一顿,说道:“叶某参悟本门道法,最近几年心潮忽至,自觉破境天时将至,欲以先天乙木精气以逆反五行之法炼入本身真气之中,助长功行。”

    常洪失声道:“难不成叶师兄欲要冲击元婴真君之境么!”沈朝阳淡淡望他一眼,常洪面色一白,急忙低头,不敢出声。沈朝阳歉然道:“我这师弟性子急躁,言语之中多有冒犯,请叶兄勿怪。”修道之人,修为境界、所修功法,俱是禁忌,外人若是轻易动问,必是心怀叵测,不免令人不快。沈朝阳暗恨常洪失态,也怕得罪了叶向天,不好出场,这才出言服低。

    叶向天面上并无恼怒之色,只道:“叶某既是说了此事,便不怕别人起甚么心思,沈道友多虑了。不错,叶某此次求得先天乙木精气之后,便要回转山门,冲击元婴之境。”

    沈朝阳心下五味杂陈:“这叶向天入道比我还要晚上数十载,如今居然也得窥元婴境界之妙,我修成金丹多年,却一无寸进,当然惭愧。我正一道道法乃是玄门正宗,恢弘大气,绝不在太玄法门之下,只等秦师弟取了那件宝物,我回山之后亦要闭关苦修,断不能让太玄派专美于前!”

    程素衣赞道:“太玄一门素来英杰辈出,叶兄厚积薄发,胸怀又是光风霁月,必可成就元婴位业。”叶向天摇头道:“程仙子谬赞了。今日之来,是为凌师弟与小徒增广见闻,诸位道友可自行其事,叶某绝不插手。”

    沈朝阳道:“不错,今夜癞仙遗宝出世,我等还是先取宝物,回山也好复命。只是尚有五位有缘之人不曾现身,难道皆是魔道中人么?”癞仙遗宝每百年出世一次,每次皆是七人入内,仙魔两道皆有,但从无一次仙道占了两人,魔道却占了五人,若真是如此,怕也不是甚么好兆。

    此时星光遍洒,亦是子丑之交。常洪忽道:“诸位道友留神,那金船出世在即了!”话音方落,只见灵江之上陡起风浪,银珠遍洒,江心之中现出一道极大漩涡,方圆数百丈。当时江面上雪涛千丈,骇浪壁立如山,一艘庞大金船晃悠悠自江心飞出,那金船长有百丈,宽有数十丈,高有六层,一杆长帆招展,通体金光遍染,望去气度恢弘,卖相十分之佳。

    众修士立时被那金船吸引了目光,秦钧少年心性,更是看的呆了。张亦如满面雀跃之色,若非叶向天事前言明他并无缘法去取遗宝,早就一马当先,御剑而去了。凌冲也顾不得其他,眼望金船,伸手推推张亦如,悄声问道:“张师侄儿,那便是癞仙金船么?”

    张亦如对“师侄儿”三字腻歪之极,但在叶向天面前不敢翻脸,耐着性子答道:“那自然便是癞仙金船了。传闻乃是癞仙成就纯阳正果之后所炼法宝,已然开了灵智,法力之大,不下于一位纯阳真仙。”

    那金船在江上虚空之中落定,周身金光灿烂,只照的半边天穹如层霞遍染。癞仙此人一生经历甚是传奇,传闻此人资质不高,学道不成,学魔又不成,俱被门中赶了出来,令其自生自灭。癞仙发了狠,就在一处山中结庐闭关四十年,居然被他道魔双修,创出一门惊天动地的道法,阴阳既济,又过百年,居然修聚无量法力,一举突破人天屏障,成就纯阳真仙。

    他临飞升之时,有感自身学道之苦,便耗费极大精力,祭炼了这一艘癞仙金船,将毕生搜集的宝物、道书、丹药,连带自身所创道诀,尽数封存其中以待有缘。

    那有缘之人或是前世与癞仙有过交情,转世投胎,又或是被金船看中,情愿相助。如此广施恩泽,方有这百年一度的取宝大会。凡是有缘之人,只等金船现世,便可自行飞去,由金船发出接引神光,引入其中,自然便会得到有缘之物。再由金船送出,在此期间,若有居心叵测之辈欲要对有缘之人不利,金船便会以真仙级数的法力,将之击杀。

    金船出世前一二次,有许多旁门散修,意图对有缘之人不归,其中不乏修至脱劫境界的高手,俱被金船一一杀死,身死道消,这才震慑了一干邪徒,不敢妄动。但亦有心思阴沉之辈,专等有缘人取了宝物,金船沉寂水眼之中,这才下手夺取。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