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九 望月楼上 见宝起意
    张亦如与还清之听得目眩神池,凌冲却是心潮澎湃,昨夜一位血幽子便将莫孤月等三位正邪两道掌教弟子困住,几乎无幸,儿行颠大师居然仅凭一人之力,连杀一十四位血幽子一般境界的魔道高手,佛法之高深,法力之雄厚,着实令人钦佩。

    凌冲又问:“师兄,昨夜七位有缘之人,分别取得癞仙遗宝。小弟也只知有星宿魔宗、正一道、噬魂道、以及玄女宫、少阳剑派与清虚道宗,至于最后一位当是散修,也不去说他。为何我太玄剑派从无人与癞仙遗宝有缘,能往金船之中取宝?”

    叶向天面上似笑非笑,说道:“非是我太玄剑派无有与癞仙遗宝有缘之人,而是自上代掌教荀真人起,便留有遗训,凡我太玄弟子,不得参与癞仙遗宝之事。那金船修成灵识,堪比纯阳真仙,也自知此事,因此历代有缘之人,皆非出自我太玄门下。”

    “至于其中因由,为何不许门下弟子争夺癞仙遗宝,其中隐情我也不知,你若是想知道,也可自去问掌教师尊。不过连清虚道宗这等素来不贪图外物之门派,也派人来取宝物,怕是有甚么微妙之处。你日后修成高深,也可自行查探一番。”

    凌冲闻听此言,心中隐隐觉得癞仙遗宝之事有些不对路,至于为何有此想法,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瞧癞仙遗宝选中的有缘之人大多是正邪两道中大派弟子,甚至许多宝物本就是这些有缘人前世随身之物,被癞仙搜罗了来,便等于是这些有缘人和他们背后的正邪两道欠了癞仙一个极大人情。只是癞仙已然飞升九天仙阙,这人情却又如何还上?

    凌冲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忽然心头一动,将怀中那本太玄剑谱残篇取了出来,双手递过,说道:“叶师兄,这便是小弟参照修习太玄剑术之剑谱。”叶向天伸手接过,用手在剑谱上轻轻抚过,点头道:“不错,这本剑谱的确是我太玄门中制式。不知凌师弟从何处得来?”

    凌冲道:“这本剑谱乃是我家一位管事年轻时,误入一处破旧道观之中,在供桌之下无意中寻见。只是其上所录,唯有一十三招,并一份内功口诀。”

    叶向天沉吟道:“本门对法诀传承向来极为看中。门中弟子若无掌教、长老首肯,私相授受法诀、剑术者,轻则废去法力,终生不得踏出山门一步,重则当场处死。因此千年以降,我太玄门中从无法诀、剑诀泄露之事。这本剑谱虽则只录下一十三招太玄守山剑,但外流凡间,已是天大之事。只怕二师伯百炼真人又要大动肝火,严加访查了。”

    清元子在一旁赔笑道:“叶师叔说的是,师祖他老人家执掌本门戒律,性子最是严峻不过,若是知晓本门剑诀外泄,只怕当场便要提剑杀人了。”

    清元道人师承太玄门二代弟子任青,而任青之师便是掌教郭纯阳之二师兄百炼道人。百炼道人修炼太玄门中玄机百炼元命剑匣功法,早已脱去数重天劫,法力深湛之极。在太玄门中执掌戒律,坐镇坤元殿。

    百炼道人生性严苛,门人弟子若是犯了门规,往往处罚极厉。据他所言,执行门规严峻,也好令弟子心存敬畏,不敢犯戒,自然便能修心养性,成就正果。

    只是如此一来,太玄山上凡是犯戒弟子对百炼道人莫不惧怕欲死。还有几次处罚犯戒弟子时,掌教郭纯阳求情,却也被百炼道人驳斥,还道:“你身为一派掌教,不躬亲垂范,恪守门规倒也罢了,居然还要替这些个不肖之徒求情徇私,委实不当人子!”劈头盖脸将掌教骂了一通。郭纯阳也自大怒,却也不好发作,只把袖一抚,回转自家太元殿中生闷气。

    如此一来,太玄门上下尽皆凛然,百炼道人连掌教的面子也不给,还有谁敢求情?门人弟子无有敢身犯门规者,一时门风肃靖,倒是令百炼道人清闲了好一阵子。

    这本剑谱虽只有一十三招剑法,却已包含太玄剑术之精要,尤其其中内功口诀,虽只寥寥百字,但落在凌冲手中,却仗以修成精纯之太玄真气,催动飞剑无往而不利。若是落入魔道中人亦或是其余正教手中,不免从中揣摩出太玄心法之奥妙,想出克制之法,日后太玄弟子遇上,便要束手束脚,甚至因此丧命也未可知。

    无论仙家凡间,任何门派对于自身法诀最是要紧,若有泄露,便是不死不休之大仇。何况太玄剑派这等强横惯了的剑道宗门?此事若是百炼道人知晓,太玄山上必要鸡飞狗跳,清元道人已然可以推测出,必有许多人因为此事人头落地。以百炼道人的心性手段,便是将二代、三代门人杀得干干净净,也要寻出幕后主使之人,将之灭门灭族。

    凌冲也未曾想到,剑谱之事居然牵扯如此之广,惊动太玄剑派长老一级的人物,不禁心下惴惴,嗫嚅道:“师兄有所不知,我府中那位管事得了这剑谱之后,心痒难搔,擅自修炼,连小弟的剑法亦是那位老人家所传。本门对剑谱外泄之事如此慎重,那位百炼二师伯不会遣人下山,对我家管事不利罢?”

    叶向天淡淡说道:“师弟不必担忧,我太玄门虽是行事霸道了些,但素来分得清善恶好坏绝非恃强凌弱的狗屁门户。你府上那位管事乃是无意中得道剑谱,便是他的机缘造化。百炼二师伯便再性子强硬,也拉不下脸面对付一介凡人。”

    凌冲这才长舒一口气,若是百炼道人性子阴沉,凡是偷学剑谱上太玄守山剑之辈皆要斩杀,只怕王朝也逃不过这一劫去。这才出言动问,得知太玄派也算讲些道理,不会一味滥杀,这才放下心来。

    凌冲昨夜与叶向天初会,恰赶上癞仙遗宝出世,接着血幽子来袭,闹得一塌糊涂。今日方有闲暇静坐品茗,他求道心切,便欲向师兄讨教太玄道法。

    叶向天摇头道:“大道至简,非在口舌,你入山学道,自有上乘法门传你,只看你自家可知自爱,能够用功精进,却不必急在一时。你不日便要随我往东海神木岛一行,之后返回山门练剑。只怕数载之内无有闲暇返家省亲,何不趁这几日,好好陪陪家中长辈,尽些孝道。”

    凌冲瞿然受教,一拜到地,说道:“若非师兄提点,小弟险些铸下大错!”叶向天伸手一指,一道剑气飞出,落入凌冲袖中,说道:“这道剑气与我心意相通,居正兄若是回信,我便借剑气发声,只等你料理完家中琐事,还在这玄天观中寻我便是。那玉匣乃是太玄至宝,师弟好生看护,不可懈怠。”

    凌冲躬身一礼,昂然出观,直奔金陵而来。叶向天一语点醒梦中人,若是他入太玄修道,数载之内无暇归家省亲,甚而索性出家也未可知,趁着还有几日团圆,好生侍奉长辈,也好减些心头遗憾。

    入了金陵城中,街上人流川息,他却沉思独行。忽然街角处转出一位少年,一身粗布衣裳,微微垂首,二人相对而行。那少年脚步极快,快要擦肩而过时,抬头望了一眼凌冲,眼中陡然放出欣喜之极的光芒。

    凌冲正自奇怪,这少年生的细皮嫩肉,肤光如雪,眉目如画,他便是再迟钝,也瞧出这少年实是少女改扮,忽觉怀中多了一件物事,耳边一个好听的声音说道:“烦劳道友保管此物,太玄弟子光明磊落,必不会贪图人家的宝贝,大恩大德容后图报!”

    凌冲伸手一摸,发觉那件物事硬邦邦的,似有四角,颇似一方木匣之类的东西。他有太玄玉匣在手,对此类之物便十分上心,方欲追赶那少女,却见那少女走得好快,眨眼间已不见了踪影。

    凌冲摇头苦笑,那少女所用分明是缩地成寸之类的道法神通,他未学法术,只会的几手剑法,却是追之无及了。背后忽有一个声音冷冷道:“你可曾瞧见一个丫头从此处跑过?”

    凌冲缓缓转身,只见面前站着一位少年,年方弱冠,面如美玉,生的十分俊美,身上披一件大红披风,潇洒利落之极。只是这少年面含鄙夷之色,口吻亦是居高临下,似乎凌冲生来便是他的仆厮,便该为他喝来喝去一般。

    凌冲少年气盛,养气的功夫也未练成,闻言亦自冷笑道:“你是谁?我瞧没瞧见一位女子,为何要向你通禀?”那少年冷笑一声,说道:“想来你以为身列太玄门墙,便是一步登天了?却不知山外有山,昨夜我在灵江之畔瞧见过你,需知太玄门人几百上千,成气候的却没几个,你也莫要得宠恃娇,乖乖说出那丫头下落,我也不为难你。”

    凌冲脑中灵光一闪,脱口道:“你是昨夜那练成剑气雷音的少阳剑派弟子!”那少年咦了一声,说道:“臭小子倒有些见识!”他正是昨夜以剑气雷音之术飞遁的少阳剑派传人。当时这等剑术曾令沈朝阳等人之分惊诧,诩为剑道天才。不知怎的,他取了癞仙遗宝之后,却未返回少阳剑派,又在此处追拿一位少女。

    少阳剑派、七玄剑派与太玄剑派,为正道六派之中以修炼剑术为上之宗门,门中所传剑法精奇奥妙,为此界顶尖。所谓同行相忌,这三家皆是练剑出身,彼此便不大瞧得顺眼,尤其剑修之辈,秉性火燥,常有一言不合,拔剑相向之事。

    千年以来,总有学艺不精之辈死于别人剑下,如此辗转相继,仇恨自然也就越滚越大。只是同为正道宗门,三派掌教不约而同,极力约束门下不得私自起衅,但若是左道相逢,却免不得一番争斗。

    这少年名唤杨天琪,乃是少阳剑派掌教杨轩之独子。自小禀赋极佳,天资过人,且天生少阳之体,最适合修炼少阳剑派镇派法诀“少阳烈焰洞虚剑诀”。这道剑诀乃是少阳剑派开派老祖所创,讲求以少阳之气演化太阳真精,修成之后,举手投足,太阳剑气四射,条条真火横空,当真无坚不摧。

    只是这道剑诀须要天生少阳之体,阳气充沛之人,方可下手修习,否则强自修炼,只会阳气郁积,最后烈焰分身而死。而传说之中,烈焰洞虚剑诀的最高境界乃是打破虚空,操控宇极,开派老祖便是凭了这道剑诀,撕裂虚空,飞升九天仙阙。

    杨天琪天赋异禀,得少阳剑派倾力栽培,哪里还不一跃千里?短短三十载时光,便已将少阳烈焰洞虚剑诀修至小成,体内少阳之气结成一枚金丹。只等碎丹成婴,便可勾动太阳大日真火,淬炼婴儿,那时剑法威力自又是一番气象。

    杨天琪如今奉了父亲之命,锤炼金丹,巩固境界,也好为日后冲击婴儿奠定道基,谁知他也真是得上天眷顾,居然一次顿悟之中,领悟了剑气雷音之剑术,门中长老十分欣喜,特意为他耗费功力,推算出癞仙金船此次出世,其中有一柄流焰剑,乃是一位有名散修采后天大日雷火所炼,最合杨天琪如今路数,便命他前来求取。

    杨天琪一路飞遁,进入金船之后,十分顺利,便将流焰剑取到手中,他躲在金陵城中一处客栈之内,用了一夜时间将此剑勉强炼化,虽不能身剑合一,出入青冥,却也勉强驾驭运用。这才施施然出了客栈,欲要领略一番世俗风光。

    凌冲见他目中微露得意之色,晓得自己搔到了他的痒处。杨天琪小小年纪,对自己修成剑气雷音之术最为自负,若是别人当面夸奖,他还要逊谢一番,内里早就乐开了花。虽是瞧着凌冲不大顺眼,瞧在他知晓自己练成剑气雷音之术的份上,也不好过分为难。

    谁知凌冲将眼一翻,说道:“我却是不知甚么少女丫头,这大街之上有许多大姐大女,这位少阳派的道友还是自己去寻罢!”拱了拱手,便欲离开。

    杨天琪登时恼怒起来,伸手往他肩头抓去,喝道:“站住!”五指发出五道剑气,分袭凌冲肩周五处大穴。这一抓却是有个名堂,唤作灵犀剑指,乃是少阳剑派之中所传法武合一之术。

    少阳剑派前几代有一位长老乃是人间武师出身,练就一身强横武功,后来投入道门,练成剑术。只是他仍旧不舍年少时所练武功,尤其双手之上更有玄妙功夫,于是苦思数十载,终于将少阳剑术与一路掌指功夫结合起来,化为这一招灵犀剑指。

    欲修成这一招灵犀剑指,先要苦练一套大擒拿手,将掌指练得灵动如蛇,继而还要将一股少阳剑气修炼的欲刚则刚,欲柔则柔,方能将这两种法门相合,练就这一路剑指之法。这灵犀剑指练成之后,威力颇大,专注方寸之间,擒拿夺命。当年那位长老便凭了这一套剑指功夫,不知斩杀多少强敌,闯下赫赫威名。

    杨天琪天资聪颖,最得那位长老喜爱,便将这一路剑指传了给他。只是他所炼少阳烈焰洞虚剑诀,讲求纯阳霸道,真气酷烈,不免失之阴柔灵动。因此杨天琪纵是苦练,也不过将这一路剑指功夫修到五六分火候,便再无存进。

    饶是如此,以他金丹修为施展出来,对付凌冲一个连门都未入的门外汉,却是易如反掌。凌冲只觉五道真气侵入自家肩周五处穴道之中,直入丹田,将太玄真气闭锁开来,自家便即僵直不动。

    杨天琪冷笑一声:“在我面前还想要走么?不给你些厉害瞧瞧,你也不知我杨天琪是何等人物!”忽然耳朵一动,笑道:“算你小子命好,我且引你去见一位绝世美人!”凌冲暗暗骂道:“见你娘的绝世美人!老子不去!”

    杨天琪也不管他,伸手在他腋下一托,凌冲便觉一个身子腾云驾雾一般,被杨天琪带了便走。凌冲自小长在金陵,可谓熟极而流,只听杨天琪走路声响,便知他欲去之处正是望月楼。凌冲暗暗苦笑:“这却是老主顾了,只是不知那掌柜的瞧见我这般模样,该作何想?”

    杨天琪走了片刻,抬头一望,果然便是望月楼三个鎏金大字。踩梯上楼,往日这楼上定必十分喧嚣,今日却是落针可闻,一个主顾也无,却是被人包了场子。杨天琪迈入酒楼,便有一位白衣少女婷婷走来,娇声笑道:“杨公子,我家小姐正在楼上恭候。”

    杨天琪大笑一声,似是十分欢愉,挟着凌冲迈步上楼。那侍女见了凌冲窘态,忍不住掩口娇笑。凌冲心下郁闷,被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瞧见自家的丑态,着实太也难堪。好在掌柜与伙计俱都不在,若是被那些老熟人瞧见了,凌冲宁可一头撞死算了。

    杨天琪来至顶层,便见桌椅俱都挪开,楼上中央摆着一张八仙供桌,围有四把大椅子。一位绿衣少女落座椅上,面上有十分慵懒之色,仿佛沐浴刚过,娇弱无力。她身后三位侍女,俱是白衣打扮,加上方才引路的,共是四名侍女。

    那少女正是拂真老道女徒,清虚道宗的小祖宗上官云珠。她昨夜自癞仙金船之中取了前世所炼宝物,拂意老道出手助她炼化,如今已可运用自如。依着拂意老道的意思,即日便要启程赶回清虚三山。

    只是上官云珠自小在清虚道宗之中修持,委实憋闷的坏了,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暗自打定主意,要借机痛快游玩一番。趁着拂意老道打坐运气,便带了最心腹的四名侍女,离了飞宫云阙,直投金陵城而来。

    那四名侍女自小长在清虚道宗,虽然修为不错,却也对人间无甚见识,只道听途说这处望月楼菜品做的十分可口入味,便撺掇小姐将望月楼包了,谁知上官云珠挑肥拣瘦的吃了几筷,皱眉说道:“这算甚么美味?烟火之气太重,这望月楼也是浪得虚名。”

    她却不想自己在清虚道宗之中,每日价吃仙果,饮灵水,涤荡九虫,无垢无尘,冷不防尝到这人间烟火滋味,却是有些不适。那四个侍女少女脾气,唯恐天下不乱,闻言先将掌柜的、跑堂的、连带后厨的厨子,一起臭骂了一顿,之后一顿乱棒打了出去。此时上官云珠正端着一杯清茶,慢慢啜饮。那清茶之上云雾翻腾,凌冲只吸了一口,便觉通体舒泰,显是了不得的宝贝。

    杨天琪身为少阳剑派掌教之子,修成金丹之后,曾奉父命,前往清虚道宗,拜谒拂真老道,偶然遇见上官云珠,也是前世姻缘,立时惊为天人,自此情根深种。

    玄门修士所求便是长生大道,但万万修士之中,修成纯阳长生者又有几人?大多数修道之人在半途不是因劫数陨落,便是自家资质不够,领悟不得上乘道法,因此也有人得了玄门传承,却不以长生为念,只修成法力,延寿百千载,便即广纳姬妾,纵情享乐。

    又有修士立身颇正,一心求索大道,无奈宿孽纠缠,为情爱所困,情丝纠结,终身无望正果。却也有修士相互爱慕,结为道侣,相互提携,虽则不曾双双证就长生,却也携手渡过许多磨难,合籍双修,留下许多佳话。

    玄门各派对自家弟子结成道侣之事十分看重,必要门当户对,还要两情相悦,否则修道人动辄数百年寿元,若无真感情在,哪能数百年中相看两不厌?

    拂真老道也算出上官云珠与杨天琪实是前世情孽纠缠,今世情缘强拦也是无用,若是清虚道宗与少阳剑派结下姻缘,还多了一大臂助,在正道六派中拥有绝大势力,也乐得撮合二人。早与杨天琪之父暗中商量妥当,杨天琪数次前来,每次逗留许久,拂真老道便派了上官云珠招待。

    也是数有前定,上官云珠见了杨天琪,也不觉此人碍眼,却也并非一见倾心,两人在清虚道宗三山之上游山玩水,感情与日俱增,只是上官云珠的态度始终云遮雾言,杨天琪几次暗示,欲结成道侣,都被她支吾过去。杨天琪见佳人无意,也只得罢了。

    此次癞仙遗宝出世,杨天琪得了一柄合乎心意的飞剑,用了一夜时间将之炼化,忽然得知上官云珠居然也来求取遗宝,这一喜直是非同小可,连忙赶来。

    正巧上官云珠西嫌弃拂意老道碍手碍脚,设计将他摆脱,自己带了四名侍女偷跑出来,二人以秘法联络,约定在望月楼上汇合。杨天琪兴冲冲赶来,却在半路遇见一位少女,本是擦身而过,谁知那少女居然其心不良,往他身上下手偷盗。

    杨天琪好歹也是修成金丹之辈,乃是正道年轻一代中有数高手,金丹修士动念之间,便有丹煞罡气护身,寻常之人莫说动手加害,便是稍一动念,便会吃丹煞罡气震得粉碎。

    杨天琪原拟对方不过是个小女孩,不予计较,还特意收回几分护身罡气,只打算将之震晕了事,谁知那少女亦是修成法力的修士,出手迅捷,真气充沛,杨天琪大意之下,险些吃个大亏。不由大怒,一道剑气飞出,往那少女头顶落下。

    那少女心知不妙,也不知用了甚么法术,左一晃,右一闪,居然避开他飞剑,撒腿便逃。如此一来,勾动杨天琪怒火把脚追赶。少阳剑派传人修炼少阳真气,本身火性便旺,性子冲动暴躁,唯有修至脱劫之境,自身少阳真气借劫数磨去棱角,方可去了燥性,心地清明。

    杨天琪虽然修成金丹,但远远未到心性通透之境,肝火大作,非要追上那少女,给她一个好看。路遇凌冲,见他明知那女子下落,却挺硬不说,一怒之下,这才出手将他制住。否则以杨天琪平日脾气,便算胆大妄为,也绝不敢私自扣押太玄弟子。

    杨天琪上得顶楼,随手一按,凌冲不由自主坐在椅上。上官云珠身后一位侍女见凌冲生的唇红齿白,十分可喜,笑道:“杨少爷却是从何处寻了这样一位俊俏少年回来?难不成是要收作弟子,自己调教么?”

    杨天琪笑道:“这小子乃是太玄剑派弟子,昨夜灵江之上跟随在叶向天身边。我方才被一个臭丫头戏耍,这小子明知那丫头下落,却又不肯实言,因此请他来此,也是小小惩戒一番。”

    上官云珠一双妙波在凌冲面上滚过,轻笑一声,说道:“杨师兄也真是没用,堂堂金丹高手,居然大意之下,险些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中吃了大亏。”

    杨天琪登时涨红了脸,期期艾艾道:“我却是一时大意,不过那丫头绝逃不出我的手心,待我抓到,定必令她知道我少阳剑派的厉害!”

    上官云珠未知可否,又望了凌冲一眼,笑道:“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便已拜入叶师兄门下,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你不必害怕,我名上官云珠,乃是清虚道宗弟子,这位杨天琪杨师兄,乃是少阳剑派门下,我们俱是正道弟子,绝不会伤害于你。”

    昨夜灵江之畔,上官云珠身在飞宫云阙之中,虽见凌冲跟在叶向天左右,却也只以为是叶向天新收入门的弟子,再也料想不到凌冲居然与叶向天位列同辈,以师兄弟相称。

    凌冲为杨天琪真气所制,丹田气息凝结,周身僵直,却还能开口说话,闻言道:“上官师姐有礼。凌某确是太玄弟子,只是并非叶师兄之徒。”上官云珠闻言一愣,说道:“你居然是叶向天的师弟?那你的座师岂非便是太玄门郭掌教了?”

    凌冲道:“凌某只是得叶师兄首肯,如今尚未入门,只定了班辈。还要趁本门开山大典之时拜师的。”上官云珠暗松一口气,她在清虚三山之时,曾听闻乃是拂真道人点评当今玄魔两道掌教一级的人物。

    谈至这位郭纯阳掌教之时,沉吟良久,说道:“这位郭纯阳道友面上虽是极为护短,睚眦必报,但内中深藏不漏,他的修为境界为师至今也瞧不出来。太玄剑派自血河一战,老一辈高手尽皆陨落,但郭纯阳横空出世,一柄长剑,维护太玄门数千年声威不堕,连星帝那等心高气傲之辈,也轻易不愿招惹,了不起啊了不起!”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