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 太玄母剑灵光!
    拂真道人何等身份,可谓金口玉言,这一句“了不起”三字,传扬出去足可震惊当世。上官云珠暗思:“连师傅都说郭纯阳深不可测,太玄剑派又是向来行事霸道,动辄灭人满门。杨天琪将凌冲制住,虽未伤其性命,却也大大落了太玄门的脸面。尤其以大欺小,凌冲又是与叶向天同辈,若是日后入了哪一位实权长老门下,记起今日之仇,只怕便是一场杀劫。”

    有心为杨天琪排解这一场隐患,哪知杨天琪心高气傲,凌冲言道自己是叶向天师弟,他只以为是借此威胁,心下冷笑:“我少阳剑派与太玄门下素来不睦,只是不曾生死相见罢了,你一个黄口小儿,连修道的门都未入,也敢威胁于我?我今日便是不放你,只要叶向天来要人,要好大大落一回姓叶的脸面!”

    凌冲不过是无心之语,却再也想不到反而激起杨天琪一股倨傲之气,出言问道:“不知方才那少女如何得罪了杨师兄?杨师兄如此气急?”杨天琪冷笑道:“那小丫头便是昨夜得了另一件癞仙遗宝的散修!她也认出了我,想用些手段从我身上将宝物盗去!岂不知我所得乃是一柄飞剑,早已练得身剑合一,便是元婴真君来了也拿不走,何况她一个不过刚能勉强御剑飞行的菜鸟!”

    凌冲暗暗叫苦,原以为那少女是受了杨天琪起舞,这才寻自己帮忙脱身,原来竟是她先起意不良,如此一来,自己岂非成了帮凶?

    方要出言辩解,只听杨天琪说道:“如此也好,你既是不分好歹,替她出头,她却拿你顶缸,我已瞧见她将一件物事藏在你怀中,以为能瞒得过我?我便将你扣下,不信那死丫头不来!”

    伸手一指,凌冲只觉怀中连动,几件物事从怀中钻出,漂浮半空。凌冲登时大急,他怀**有三件物事,一件便是那少女偷偷藏起之物,另外两件是万年温玉匣与太玄守山剑剑谱。那少女之物倒也罢了,万年温玉匣却是无上至宝,万万丢失不得。还有那一本太玄守山剑谱,虽只一十三招残谱,但方才叶向天曾亲口言道,若有外道之人得了,一个瞧了便杀一个,两个瞧了便杀一双。这倒也罢了,若是这剑谱在自己手中被人夺走,非但拜入太玄山门之事告吹,连带自己还要被太玄门责罚,失了性命!

    这三件物事漂浮半空,众人眼光便被吸引力去。那少女所藏物事乃是一本秘籍模样,外用锦布包裹,毫不起眼。太玄守山剑剑谱则是破破烂烂一本残书,更是默默无闻。唯有太玄玉匣,长有五寸,宽有三寸,内蕴淡黄光色,纹理条条,如川立阔原,十分玲珑小巧,却是卖相不凡。

    上官云珠一见玉匣,登时一愣,随机面色大变,陡然伸手去拿,口中叫道:“万年温玉!”清虚道宗乃是万年玄门大派,底蕴深厚,上官云珠自小得拂真道人亲炙,自是腹笥广博,一眼便认出那方玉匣正是以失传万年之久的万载温玉雕成。

    万年温玉罕见之极,尤其这一方玉匣通体以温玉雕制,更是难得。万年温玉功能调和阴阳,平益元气,更能镇压心魔,滋长智慧,无论正邪,皆是修道人之所欲得之宝。可说有此一宝在手,足顶百年苦功。

    杨天琪听闻“万年温玉”四字,心头便是一动,上官云珠已将温玉抓在手中,他脱口问道:“这便是失传万载之久的温玉么?”上官云珠轻轻抚摸玉匣,掩不住面上喜色,笑道:“自是不错。此宝稀罕之极,连我师傅数次遣人下山寻访,也无着落。不想今日在此得见,若能进献师傅他老人家,必是大功一件!”

    杨天琪见果真是万年温玉,心中也起了贪念。少阳剑派乃是精修少阳之气,最高境界为转少阳而为太阳,成就先天太阳之体,但所修功法过于阳刚,少了阴极调和,历代传人之中便有不少修至更高境界之时,驾驭不住体内真气,以致走火,真气暴乱,化为真火,焚身而死。

    若是他能将这块温玉到手,日不离身,修炼之时,便能除去火燥之气,事半功倍,再无走火之虞。日后冲击纯阳之境也多了几分指望。只是此宝既已落入心上人之手,却不好现下出言讨回,只得死死盯住那块温玉不放。

    上官云珠将温玉在手中把玩,越瞧越是喜爱,忍不住嘴角含笑,十分得意。身后四名侍女也围将上来,啧啧赞叹。凌冲心头一股怒意直冲霄汉,这二人直如强盗无异,将本门至宝据为己有,居然还要献与长辈。

    他原以为杨天琪忌惮自己太玄弟子身份,至多吃些苦头,绝不敢将自己如何,但如今看来,财帛动人心,万年温玉一出,此二人的态度便即大变,只怕下一步便是杀自己灭口了。今日之事已难善了,暗暗催动太玄真气,欲要冲破杨天琪所下真气辖制。

    杨天琪瞧他一眼,冷笑道:“你还是莫要挣扎,我在你体内所下的乃是本门少阳灵犀剑气,以你的功力,绝解不开,强行冲关,反而会震破丹田,毁了道基,得不偿失。那温玉想必是你昨夜所得,只是七位有缘之人中并无你太玄门人,想来亦是叶向天半路截杀,抢夺别人的罢?若是如此,我等取之无碍。你若是乖乖听话,还可留你一条性命,若是强要逞能,就莫怪我出手无情了!”

    凌冲听他颠倒黑白,心下反而宁定起来,自思:“我失了太玄玉霞与剑谱,本就无颜去见叶师兄,更莫提拜入太玄剑派。若是不得修道长生,我活着还有何趣味?左右是死,不如一拼,也好给这卑鄙小人一个教训!”只是充耳不闻,一意催动太玄真气。

    杨天琪见他如此执拗,也不再说,只微微冷笑。他以少阳剑气闭锁凌冲丹田,若是功力不到,强行突闯,引得真气反噬,立时会将丹田震破,从此成了废人,便有大罗天仙出手,也难解救。

    凌冲一意运气,丹田中一股太玄真气立刻躁动起来。杨天琪好歹也是修成金丹的玄门大高手,为这一辈中有数新秀,他也瞧不上凌冲的修为,只用一缕少阳剑气侵入其丹田,高悬其上,若是凌冲练成一缕太玄真气,便会被这股少阳剑气生生毁去炼化。

    少阳剑派与太玄剑派皆是剑仙正宗,但所修道法却是大相径庭。少阳剑气讲求以少阳合太阳,再以太阳入纯阳,纯是一股真火之力,因此爆发之力最强,也最善攻坚克难,只是刚不可久,若是遇上功力相若的敌手,抵住了前几波攻击,便不免锐气大挫,长劲不足。

    相比之下,太玄剑气则更重根基,以堂皇正道压人,其势煌煌,沛然莫之能御。以太玄剑术对敌,敌手往往在千变万化之剑招之下手忙脚乱。剑仙之道,大多讲求唯精唯纯,剑气如一,但太玄真气却是精纯浑厚兼而有之,不得不说是一大异数。

    因此历代以来,各门各派尤其七玄剑派与少阳剑派这两大剑修门派,对太玄剑派秘传剑诀实是垂涎良久,苦于太玄剑派势大,不好下手。凌冲怀中那本太玄守山剑谱,虽是残篇,但无论剑招或是内功口诀,皆已包容太玄剑派根本剑意根基,若是被两派长老到手,苦心推演,不出百年,只怕真能将太玄剑派剑术演算个七七八八。可惜上官云珠认出万年温玉之后,众人眼光皆被那一方玉匣吸引了过去,根本无人关注那一本脏兮兮又残破不堪的剑谱。

    杨天琪瞧不起凌冲那点微末修为,上官云珠更是好整以暇,在她心中,自家清虚道宗便是天下第一门派,便是星宿魔宗那等门户也比之不上,这万年温玉乃是前古至宝,以之为凭,不知能早就多少新生高手,若是呈献门中,便是旷古奇功。便是此物身属太玄剑派却也说不得了,郭纯阳再了不起,难不成还敢杀上清虚三山不成?她见凌冲满面通红,运气破关,也只是面含哂笑,毫不挂怀,只顾着把玩那一方小巧玉匣。

    凌冲丹田之中,一道少阳剑气高挂,每有一缕太玄真气生出,这道少阳剑气便是懒洋洋一斩,将之劈散了,自家方才慢吞吞吞噬起来。太玄剑气与少阳剑气本质之上各擅胜场,只是凌冲修为太差,这才被杨天琪克的死死的。

    凌冲屡试屡败,只觉丹田中太玄真气愈来越少,那道少阳剑气却是逐渐壮大,心下焦虑之极,耳边听得杨天琪懒懒的声音说道:“你若是再冥顽不灵,只等我将你丹田中所有太玄真气炼化,那时你功力全废,便悔之无及了。”

    杨天琪本是故意给凌冲难堪,顺便落一落叶向天的面子。叶向天修道二百载,在百年之前,便誉为正道当代第一高手。只是出手甚少,之后太玄剑派封山,便自杳无音信。杨天琪日常自负,常恨自己晚生了数十年,若是与叶向天同一时代,那第一高手的宝座便是属于自己。

    他故意折辱凌冲,亦是为了激叶向天出手,有借口与之邀斗,倒要掂量一番这位百年前正道年轻第一高手,如旧究竟是何等修为。只是他催动少阳剑气炼化凌冲的太玄剑气,忽然灵机一动:“门中数代长老,皆欲得窥太玄真气之妙,这小子练气有成,难得的良机,我何不趁机窥伺他的真气运转,若能领悟个几分,献给门中,岂非天大功劳?”

    如此一想,反倒不愿一下将凌冲全身真气练化,只拿话语相激,诱他练气抵抗,自己也好暗中窥探太玄剑术之妙。凌冲少年心性,虽察觉不出杨天琪的险恶用心,但他话中揶揄之意却是一听便知,心头大怒:“你不过早我几年修道,便来欺我年少,今日我便是拼了性命不要,也要给你一个狠得!”

    他本就是心志坚毅之辈,不然也不会凭了一本残谱,修至今日境界。这一存了玉石俱焚之心,便无所顾忌,只拼命催动太玄真气。丹田之中,太玄真气立似太古凶兽,降临人间,又如大浪翻涌,决堤猛冲。

    凌冲平日练气之时,将七成真气存于丹田,另有三成则分散于体内诸穴,这一次便是要调集诸穴之中的真气,反攻丹田,一举突破少阳剑气之桎梏。这一招乃是玉石俱焚之计,若是失败,非但他毕生苦修的太玄真气不保,便连丹田也要震毁,成了废人一个,再也无望冲击长生境界,但此情此景,却由不得凌冲有半点退缩了!

    凌冲心意催动之下,丹田之外周身穴窍一一躁动起来,内中所存真气化为一个个旋涡,疯狂吞噬天地灵气,炼化补益自身,只等穴窍溢满,便要一举反攻丹田。

    杨天琪察觉凌冲用意,冷笑道:“也罢,你既是如此意绝,我也不阻拦,只看你能够冲破我剑气桎梏,此皆是你自家决断,日后见了叶向天,他也说不出甚么话来!”

    凌冲此时已是充耳不闻,只觉周身真气欲沸,穴窍被天地元气撑得几欲爆裂,当此之时,他之心神反倒宁定下来,细心体味诸般变化。周身真气皆以太玄心法运转,愈来愈见浑厚,他的心神也沉浸在一个一个穴窍之中真气变化之中。

    天地元气本就芜杂之极,阳气、阴气、燥气、湿气,还有后天五行之气等等,混杂一处。凌冲平日修炼尚不觉得,此时却发觉,太玄心法乃是将虚空中游离之阳气、火气吸收,转化为精纯的太玄真气。任何一种心法在转化真气之时,皆有疏漏损耗,往往若是有五成天地元气能被转化为对应的真气,这种心法便已然可称之为精妙。太玄心法却足足可以将八成以上之天地元气化为本身真气,已足可称之为无上心法了。

    凌冲心神如同电闪,只在周身除丹田之外三百六十四处穴窍之中游走一番,体悟了真气运化搬运之妙,忽觉周身真气充盈之极,便欲行那反攻丹田之计。

    便在此时,丹田之中一直悬浮不动的那一股阴阳气旋陡然发作,化为一道旋涡,只一口,便将杨天琪所留的那道少阳剑气吞没,似乎有未满足,倏然从丹田中游走出来,将诸天穴窍游了个遍,每个一处穴窍,便将其中太玄真气吞噬一空,但似是极为挑嘴,随机又吐了出来,依旧是太玄真气的模样,只是比之前要少去三成之多。

    虽有三成真气损失,但经阴阳气旋吞吐之后,所余太玄真气似乎更见精纯,阴阳气旋只几息之间便将全身游走一遍,穴窍中的太玄真气经之淬炼,原本充盈欲溢,如今却是不得饱和。

    凌冲不惊反喜,这般淬炼真气,至精至纯,乃是修道人梦寐以求之事,且阴阳气旋吞吐太玄真气之后,似乎又见壮大,由米粒大小涨到豆粒大小,虽然十分细微,但内中所含真气比之前何止暴涨一辈?

    这阴阳气旋乃是他无意中以太玄真气为阳,血灵剑中血河真气为阴,炼化而来。两种真气一正一邪、一道一魔,本是势不两立,不能共存,但化为阴阳气旋之后,正邪两性消磨殆尽,阴阳二气变得温顺之极。

    凌冲存神内视,隐隐觉出这阴阳气旋阴阳二气纠缠运转不定之中,似乎孕有大道气数,无穷不测之极,造化之玄妙。但不等他细细体味,阴阳气旋将周身真气淬炼一遍,便安步当车,施施然返回丹田,依旧悠游自宁,一副万事不管的模样。

    丹田之中少阳剑气被阴阳气旋吞噬一空,太玄真气登时如脱缰野马,横冲直撞,直直冲出丹田,与其余三百六十四处穴窍之中所存真气相合,凌冲只觉耳边一声锵然剑鸣,眼前俱是真气,俱是灵光,周身真气陡然化合一处,自丹田破空而出,经任脉,破十二重楼,经喉腔喷薄而出!

    凌冲忍不住放声长啸,声如虎啸山川,神龙惊天,久久不绝。杨天琪突觉灌入凌冲丹田之中的少阳剑气消逝无踪,本就大吃一惊,就见凌冲口中发出龙吟虎啸之声,更是惊诧之极,脱口道:“武道先天?感应天地!”失态之下,也顾不得运使真气托住太玄守山剑谱和那少女的布包,任由两件东西掉落桌上。

    上官云珠本是好整以暇,听得凌冲长啸之声,也自面色大变,失声道:“怎会如此!”杨天琪所言武道先天与感应天地,实则是两大境界。凡俗之间,有修炼武道之辈,天资绝艳,将武功练至绝顶,进无可进,在万中无一的几率之下,可望成就先天境界,将一身凡俗真气化为仙家真气。到了此等境界,便算是修道羽士,兼且这等人物往往身经百战,对敌经验丰富之极。若是再得玄魔法诀,立时一飞冲天,成就不世仙业。

    传说之中,这等人物在修道人中亦是万中无一,比古往今来修成脱劫法力之辈还要稀少。一旦出了一个,便是惊才绝艳,无不为各派长老一级人物。凌冲发出如此啸音,分明将周身穴窍打通,真气游走如珠,粒粒浑圆,精纯之极,上应诸天,练成仙家真气。这一关踏破,日后修真之路便是平坦大道!

    感应天地则是修道练气之士所体悟的一重境界,指的是将真气贯通周身,反哺灵识,六识敏锐之极,已能穿破皮囊束缚,感应周天元气。这一关也被视为仙凡分界之所,要知练气士修炼打坐,便是炼化天地元气以为己用,这其中便要分门别类,何等真气适合自家法门,何等真气弃如敝履,唯有过得感应天地一关,方能自由炼化天地元气,为日后修道打下坚实基础。

    凌冲此时只觉眼前处处是光,处处是气,耳中所闻乃是天地万籁,心头油然而生大欢喜,大自在之意。脑中忽的记起幼时所读一本道经中所载一段话:“心遑遑而无动,气绵绵而徘徊,精涓涓而遗转,神混混而往来。开昆仑放七窍,敛元气于九垓。凿破玉关,神光方显,寂然圆郭,一任往来!”此情此景,岂不正应得此句?

    上官云珠只顾赏玩万年温玉匣,杨天琪更是暗中揣摩太玄真气运行法门之妙,二人皆不曾想到以法力封锁虚空,因此凌冲这一生长啸,如剑气破空,震荡虚空,一时之间,半个金陵城皆能听闻。

    野史传言,前朝一位大儒王守仁,统兵列阵,夜半之时,独自一人在军中练气。忽然纵声长啸,声震九天,一军皆惊。便是将真气节节贯通,气走如珠,成就武道先天之状。如今凌冲一声长啸之下,登时惊得金陵城百姓无不错愕停步,便是在喂乳的婴儿,也自止了哭泣,呆呆凝望。

    方才设计陷害凌冲顶缸的少女正躲在一户人家房梁之上,陡闻这一声长啸,险些自屋顶摔了下来,满面骇然叫道:“是谁由武入道,成就先天了!”

    不提金陵城中是如何鸡飞狗跳,凌冲周身穴窍之中真气满溢,丹田更是鼓胀欲破,只觉真气如水银泻地,无处不至,舒畅之极。一颗心活泼泼的,陡然一道灵光闪过,骈指作剑,捏成剑诀,一剑向杨天琪咽喉点去!指剑未至,已是嗤嗤有声,乃是真气破空之音,只这一手,在凡间武者之中,已无抗手之辈。

    杨天琪只觉一股剑气袭来,咽喉竟被刺的一疼,又惊又怒,喝道:“就算你由武入道,又能怎样?还想斩杀我这个金丹修士么!”心念一动,便要催动流焰剑将之斩杀,忽然自思:“是这小子向我出手,我将他杀了,叶向天也寻不出我的错处。只是我杨天琪何等人物,对付一个初入先天的小辈,若是依仗飞剑,日后被人知晓,只怕令人耻笑。”

    此念一生,便将动用飞剑的念头压下。眼见凌冲一指刺来,如剑上指,雄心陡起:“也罢,我自诩为剑道天才,今日便以剑招变化来将这小子击败,也免得被人说我以大欺小,不要面皮!”按下真气不发,亦是以指作剑,直刺凌冲手腕。

    剑仙之道,唯有两种。一种长攻远打,以飞剑剑丸之术,凌空直击,一击不中,便即远飏。要施展这等剑术,须有一口上好飞剑,真气亦复雄浑。第二种则是一手持剑,贴身近战。这等剑法最是凶险,一个不好,便易为人所趁,断手断脚,丢了性命。但这等剑法,亦是一等一的凌厉,世间罕有其匹。

    凌冲此时心境沉凝于天地感应,与万物相往来之境界中,只凭一股纯粹杀意,对杨天琪出手,势要将之斩于剑下。施展的便是近身搏杀剑法。杨天琪傲骨天生,也不肯示弱,依旧以近身搏杀剑法对敌,且自封真气,仅凭剑招之精妙变化,欲将凌冲压制。如若不然,以他金丹修士的法力,一个指头便将凌冲捏死了。

    凌冲剑到中途,杨天琪一剑袭来,自生感应,真气自然变化,剑诀上扬,直指天灵。这一招攻敌之所必救,杨天琪无奈,只得收剑回守。谁知凌冲剑势一发不可收拾,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剑诀连指,所用剑法皆是精妙之极。

    杨天琪越打越是憋闷,凌冲之剑法他心中有数,乃是太玄剑派入门三十六剑的剑招。少阳剑派千年以来,虽未到手太玄剑派根本剑诀,但这等入门心法剑术,早就烂熟于心,甚至他学剑之时,还有长老专门用这太玄三十六剑与他喂招。

    按理凌冲施展这套剑法,以杨天琪的资质法力,举手便当破去。无奈凌冲剑招之中比杨天琪所见的太玄剑法多了一丝不明之物,每当他自信满满,要破去一招,凌冲却陡然变化,瞻之在左,忽焉在右。偶尔还夹杂几招凡间江湖之上普通剑招,初时剑招之间颇不连贯,破绽百出,只是杨天琪方欲破去,凌冲反应快极,已然变招,令他追之不及。

    数十招过后,凌冲剑招越变越奇,剑势之间衔接亦如流水,破绽大大减少,连杨天琪自负眼界超群,也不似方才那么容易能寻到剑中破绽了。杨天琪心中焦急:“这小子短短时间,怎地剑术进步如此之快?他分明用的是太玄剑派入门剑法,最是普通不过,为何我就是不能将之破解?难不成我不用法力飞剑,还真要输在这小子手中不成!”

    心头发狠,将一丝法力运于指尖,运劲一震,将凌冲剑指震开,得了这一丝喘息之机,杨天琪登时精神大振,一口气连发三招,立时将凌冲剑势压制。他心头暗道一声:“惭愧!”究竟还是动用了法力,虽是只有一丝,但这以大欺小的罪名却是坐实了。

    上官云珠自凌冲发声长啸,气贯周天,一双妙目便直盯着凌冲观瞧,即见凌冲以指作剑,竟逼得杨天琪这等少阳剑派剑术大师不得不回剑自守,美眸中更是异彩涟涟。

    凌冲此刻对身外之事丝毫不知,眼中所见,意中所思,便唯有那三十六招太玄守山剑法。又将平生所学之剑法尽数化入其中,只觉这三十六招剑法,越是品味,越是奥妙无穷,似乎天下剑术之精华尽数囊括其中。一颗剑心逐渐通灵,恍如明镜去尘,映照大千。无论杨天琪剑招如何变化,太玄三十六剑之中总能生出对应招式,将之破解。到得后来,他已分不出太玄三十六剑与其余剑招之分界,毕生所学剑法尽数化为三十六剑之中,成为统御周天剑招之枢机。

    凌冲紫府泥丸宫中,本是一片虚无混沌,忽有一道剑光自虚空中生出,劈斩斫伐,极尽杀伐之意,接着又有一道剑光飞出,与最先一道剑光交相击刺,演化无穷剑术之道。虚空连震,宛如天地初开,又有三十四道剑光依次飞出。这三十六道剑光矫矢腾挪,变化无穷。剑气千幻,有的首尾互逐,有的交战连天,各自演化无穷剑法剑术剑招。

    三十六道剑光蓦然合为一处,化为一团耀目光华,倏然自泥丸宫中沉降,直落丹田之中,鲸吞海吸,将凌冲所修太玄真气一口吞光。得了同源太玄真气之助,三十六道太玄守山剑剑光越发光芒璀璨,内中似蕴有无数剑光,演化周天剑意,以至无穷。

    太玄守山剑亦名太玄母剑,内中藏有一个绝大秘密。这三十六招剑术便囊括包含了太玄派所有剑术之根本剑意。若有人将这套剑术修到极致,便会演化这一团太玄母剑剑光。无论何等剑招剑术,皆不脱此道光芒之藩篱,无论何等剑招,皆于此道光芒之中藏有破解之道。

    可说这道太玄母剑剑光乃是天下千万剑道之祖、之母。太玄派创派祖师天纵之才,以无上剑道修为,创下这三十六招剑法,将毕生剑意招式藏于其中。唯恐后人得之太易,不加珍惜,又易招感天妒,引来无穷劫数,这才将之分散打散,化为一套入门剑法。

    历代太玄弟子之中,唯有掌教一人知晓这个绝大秘密,皆不曾宣诸于口。只看哪位弟子有此缘法,修成这一道太玄母剑剑意,便会加意培养,作为日后掌教人选。此是历代掌教不落文字之隐规。连叶向天也不知晓。

    只是欲要修成这道太玄母剑剑光,所需条件太过苛刻。非但弟子要天资绝艳,于剑术一道极有天分,还要日夕锤炼三十六路剑法,明了其中真意。太玄门下弟子如今十分浮躁,早将祖师一片苦心抛却东海之中,人人只当这一套剑法不过是用于令弟子打磨真气,熟稔飞剑剑招之招,因此所有人几乎真气有成,便弃了这套太玄母剑,专修更加“高深”的剑道法门。千年以降,竟无一人从太玄母剑之中,领悟无上剑意。

    凌冲亦是机缘巧合,本身身具通灵剑心。这通灵剑心乃是每个剑修之辈所梦寐以求之物,凡是剑术剑道,一学便会,便如修炼了十几载一般,且对剑术的理解远超他人,可谓天生学剑之奇才。也是靠了这通灵剑心,凌冲方能在万中无一的情形下,将太玄守山剑三十六招融会贯通,练成太玄母剑剑光,成为太玄门中千年以来第一位修成此道的弟子。

    杨天琪此时指剑连晃,幻出数十道剑影,宛如分化剑光一般,齐齐向凌冲罩落。凌冲视之不见,丹田中太玄母剑剑光自生感应,内中数十道剑光飞舞,凌空刺击,居然与杨天琪所发剑势一模一样。又有一道剑光自下而上,如神龙摆尾,彩凰展翼,剑势轻柔之极,不带丝毫烟火气息,只迎着漫天剑光,一抹一切,便将数十道剑光尽数打灭!

    凌冲心神完全沉浸于太玄母剑剑光之中,剑光飞起之时,通灵剑心自生感应,右手剑诀也自下而上飞起,迎着杨天琪所幻化剑光,轻轻一抹,居然将他剑势尽数封死,数十道剑光看似恢宏浩大,实则没了后劲,便即湮灭无闻。

    杨天琪一惊之下,剑势不免一缓。方才那一招是灵犀剑指中一记杀招,若以少阳剑气催动,再辅以他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法,足可将一位金丹修士击破真气防御,当场斩杀。即便不用少阳真气,只剑势而言,亦足以斩杀金丹之下一切修士,谁知却被这少年轻描淡写的一剑,便即破去!

    杨天琪越来越是瞧不透眼前的少年,练气士练气士,玄门之中素来以练气为本,只有采纳天地元气化为自身真气越多,功力也越见浑厚,以此催动剑术、法术才会威力倍增。

    便是少阳剑派、七玄剑派两大剑仙宗门,亦教导门下弟子,以练气为本,其余皆为旁枝末节。便是剑招百变千幻,遇上练气有成之士,举手便可破去。因此杨天琪虽然苦心钻研剑术变化之道,但平日还是以练气为宗。

    “我枉自修成金丹境界,自以为剑术之高,已足可与叶向天、沈朝阳这等掌教弟子比肩,谁知今日遇上这个小子,虽然不用真气,但剑术变幻竟是处处针对我少阳剑派剑法,难不成太玄剑派居心叵测,封山百年之中,集合全派之力,钻研出专门破解我少阳剑术的法门不成!”

    杨天琪越想越对,禁不住冷汗直冒,若是太玄剑派当真思索出破解少阳剑派剑术的法门,对少阳剑派而言,当真是灭顶之灾!“无论如何,今日不能让这小子逃脱,便是叶向天来了,也要将他带回山去,交给父亲,逼问出破解本门剑术的大秘密!”

    杨天琪作如是之想,便息了剑术争胜的念头,指剑附着少阳真气,漫天遍洒,化为滚滚热浪,直袭凌冲面门。上官云珠本是笑吟吟瞧着二人对剑,这等比试在她而言,也十分新奇。一个是真气贯通周天,以武入道的毛头小子,另一个则是年纪轻轻,修成金丹,前途无限的道门高徒。双方不用真气,纯以剑招放对,惊险回旋之处,却不亚于修道人的斗法厮杀。

    及见凌冲剑气千幻,无论杨天琪使出何等少阳派精妙剑招,尽皆在他化腐朽为神奇的剑术之下,被破解的干干净净,这才有些惊诧起来。“这少年不过十几岁年纪,听闻郭纯阳那一辈的掌教长老已有百年不曾开山收徒,此次太玄重光,也是命叶向天一辈的二代弟子挑选门人,传授剑术。”

    “这少年未拜太玄祖师,居然便被叶向天引为同辈弟子,辈分之高,直追我与杨天琪,小小年纪,居然凭着一手太玄入门剑法,便将杨天琪逼到如此境地,假以时日,若是学会太玄剑派上乘法门,岂非又是一个叶向天?这万年温玉玉匣我是志在必得,这小子也就留他不得,若是将玉匣带回山去,便是杀了这小子,师傅他老人家也必会出面回护于我,说不得还是一件大功。”

    上官云珠心念转动,眼中便带了杀意。杨天琪久攻不下,又打算将凌冲生擒,逼问太玄剑派破解少阳剑派剑术之秘,此事事关重大,便是他再心仪上官云珠,也不敢令她知晓,心念一动,丹田金丹发出一缕天罡之气,自口中喷出,化为一团白雾,只一击,便将凌冲压倒在地。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